梦菊
梦菊

梦菊

退休教师,喜欢文学。
23 文章
326 评论
21 粉丝
  • 简述汉字的演变

    汉字演变大致经过篆书、隶书、楷书三个阶段。 一、商代文字 商代文字有殷墟甲骨文和商代青铜器文字两种。 青铜器文字一般通称为 金文,也称 “钟鼎文、钟鼎款识、彝文、吉金文”等。 青铜器文字按其性质可分为两类: 一类是作为部落氏族标志或名称的族徽文字,一类是用于一般记事的文字。 商代文字已经具备了“六书”的各式结构,尤其是大量出现假借字,形声字也逐渐增多,说明商…

    2022年11月24日
    208161
  • 简析汉字起源

    汉字起源有图画说、八卦说、结绳说、书契说、仓颉说五种。其中,公认的是图画说,后四种为传说。 那么,如何确定某中说法是不是汉字起源的正确说法呢? 人们造字是用来记录语言的。语言有音有意,判断某种符号是否表示文字,首先要看它是否与语音相结合,其次看它能否构成语言的单词。 比如一幅下雨的图,它是不是汉字呢?不是。象形字的“雨”,其中的一种写法是上面一横表示天,下面…

    2022年11月17日
    193161
  • 我的老师周仁

    我的老师周仁      1964年秋,我上小学五年级,周仁是我的班主任老师,带语文和音乐。     那时,周老师刚从中师毕业,二十岁出头,同学们都说他像电影《平原游击队》里的李向阳。     周老师不爱说话,很严肃的样子,好像从来都不笑,但我们班的同学都尊敬他…

    2022年9月9日
    6.9K190
  • 笑一笑

    笑一笑 老者 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一天,我在村里碰到个老人,我管他叫财叔。 财叔问我:“闺女,广播里报点时总说‘大太师邮箱几点几点整’。那是什么意思啊?”我告诉他是“刚才最后一响”。他又问我:“中央那个村子在什么地方啊?怎么广播里老说‘中央人民光烧片柴?’” 我忍着笑告诉他:“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老公 一天中午,收音机里正在播出相声, “那可真是‘包子上了…

    2022年8月10日
    2.4K170
  • 梦菊学论语(4)——孔子其人

    – 孔子其人 –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  &  & 孔子的一生挺不容易的,这和他的家世有关。 孔子的出生时,他的父亲近66岁,他的母亲十几岁,《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的父母野…

    2022年8月2日
    723200
  • 梦菊学论语(3)——吾日三省

    (3)吾日三省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曾子说:“我经常反省自己:为人谋事尽心了没有?和朋友交往讲信用了没有?老师教我的本领实践了没有?”   &  &  &   在儒家学子中,曾子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有子的“忠孝”理论奠定了儒学成为几千年封建社会…

    2022年7月28日
    424150
  • 路 灯

    我和百里的聊天记录 百里: 你好,大象(我的头像是大象)。我们这边在下雨。下着雨的夜,路灯撑起一把光的伞,而路灯下的人儿,撑着一把把小花伞。昨天遇到一个打扮得像日本女学生的,哇,短裙与长袜之间,细瓷一样质地的腿,真是如在梦中。那短裙也像一把小伞了。呵呵,最近有点儿色,别笑话我哦。   我: 哦,下着雨的夜,路灯光华如伞。如伞的光华下,悬着的小花伞象一朵朵彩色…

    2022年7月23日
    877150
  • 梦菊学《论语》(1)— 学而时习之

    (1)学而时习之   《论语》是孔子去世后,他那些当了老师的弟子们编的教材。 开学第一课,给小子们讲点什么呢? 还是从祖师爷孔子讲起吧。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yùn),不亦君子乎?” 开学伊始,首先要激发孩子们上学的愿望。 孔老师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学习。说学习是件愉悦的事…

    2022年7月12日
    5969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十:回首

    十  回首 光阴荏苒,转眼间蕙芹已是个80多岁的老人。她的孙儿孙女都已成家,孙女的儿子都6岁了。 这个女人象一棵老槐,几十年的岁月,风雨雷电都没能把她击垮,反倒锻造了她豁达、开朗、乐观的性格。 苦难是有价值的。经过时间的发酵,苦难就酿造成醇香的美酒。 老年的蕙芹,常常会回到过去的岁月里去。 人老了就这样,刚发生的事记不起,久远的事反倒记得清。如果你发现她目视…

    2022年7月5日
    41610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九——儿子

    九、  儿子 1947年5月,蕙芹的家乡解放了,人们终于可以过个安生的日子了。凭着蕙芹的勤劳,她和婆婆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 几年后一个夏天的清晨,蕙芹要去地里干活儿,路过一片玉茭地,见地边缘放着个蓝底白花儿的印花布包裹。 四下里没一个人影,蕙芹觉得奇怪。走近了看,见包裹皮是一个半新不旧的小被子,包裹的一端露出个婴儿的小半边脸。那小人闭着眼,睡得正香…

    2022年6月30日
    6168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