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修高
周修高

周修高

一个种过地,当过兵,做过工,教过书的人。
14 文章
60 评论
19 粉丝
  • 【随笔】清水河畔的陈年旧事

    【随笔】清水河畔的陈年旧事   把日历翻回到公元一九一九年,即民国八年十月的某日。 时有凑巧,天气好得不能再好,正所谓阳光明丽,秋高气爽。 “清水湾有百年难逢的喜事。”路人议论着今天的事,好像并非未卜先知似的。 永兴桥、福履桥、上志桥上,今天来游玩看景致的人比往常多了好多,像是相互邀约了一样。各地的不同口音的人,在这清水河畔信步闲游,黄发垂髫相携,…

    1天前
    53120
  • 秦隶简说

    秦隶,是汉隶的祖先。 汉隶,后秦隶两百多年才出现。 秦隶,据说是秦时狱吏程邈研创出来的字体。程邈曾经当过狱吏,就是管犯人的档案之类的小吏。他因对赢政有些意见,管不住嘴巴,赢政对此不高兴,就叫他在离秦都不远的云阳县监牢里老实待着。程邈坐在黑屋里,无事可做,就回忆他记录犯人档案的事,那真是一段很烦人的经历。李斯那家伙为了让六个国家不同的字能“书同文”,便改造了文…

    2天前
    607100
  • 前池水悠悠

    择了个天气晴和的日子去户外走走,是我想望已久的。时值雨水旺盛的季节,山溪多流瀑,景色正待人们观瞻。正巧有好友相邀:“去柴埠溪入口处玩玩吧!洞河电站的前池是溪口一景,有些看头的呢!” 说走就走,从享有“小汉口”美称的古镇渔洋关出发,踏着旧时由宜都府通往长乐邑的悠悠古道,徒步而行。历王家冲,过汉阳桥,顺茶店坡拾级而上,走走歇歇,用了两个多钟头,终于来到了前池堤下…

    5天前
    56480
  • 【古籍拾遗】笑山公八秩征诗启

    这是一篇民国初期的征文启事,主人公许笑山在前清时期是翰林待诏,进入民国,是县教育会长,这篇文章,是县里的一班文人为笑山先生作八十大寿征集诗词楹联的征文启事。

    2022年6月23日
    16640
  • 退休后才是作文涂鸦的好时光

    退休后的好处,就是时间充余,可以做以前想做而没有做的事。 退休后,不像上班时那样,为了不误人子弟,所有时间都花在备、教、批、辅、考上,为了应付检查,还要做一些供上面人看的文案,对业内职务熟练的老职工来说,这些作展示品的东西根本不起作用,只苦了一线的“战士”。那时想弄一下那点业余爱好,还生怕被领导批评为不务正业,生怕扣掉本来数额不多的德、劳、勤、绩奖,真是小心…

    2022年6月22日
    234140
  • [随笔】白荇岛上的军垦战歌

           1965年我们四十二军一二六师卫生科驻扎在广东省东莞县黄江镇鸡啼岗上,当时四十二军军部在惠州驻扎。后来,我们师的一部分单位移防到斗门县去了,为啥移防,那是军事秘密,作为普通士兵的我,没理由弄得蛮清楚。67年的四月的一天,我们医院一百多号人,开跋到东莞的一个码头,上了一艘拖驳(前面有动力船牵引,后面是一艘能…

    2022年6月21日
    13480
  • 【随笔】雨中重访永兴桥

    雨中重访永兴桥 一 驱车去清水湾,事先没有作细致的规划,是临时决定的。 请了小车,车到南区时是上午九点,这时,小河两岸,阳光朗照。车上了牛颈崁,山上有薄薄的雾,牛颈崁共十三道拐,到了天堰顶上,感觉我们乘坐的车像是在云中穿行。好在这行驶的路是241国道,道路平坦宽阔,安全无虞。 车朝清水湾方向行驶着,云雾遮掩着车旁的山崖和田野,远处的樱桃山和黄岭山,在云上飘浮…

    2022年6月15日
    46560
  • 【随笔】乡村书话

    【随笔】乡村书话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在乡下中学教学。 这个乡下,你用“穷乡僻壤”来形容一点也没错,你说它是“塞上江南”,也比较贴切,总之是属于有些古老,也有些缺少现代气息的那种状况。 这里,一条清水河,潺潺地流,流到南河,流到松滋,原来它是洈水的源头;这里四面是山,靠南的那面山叫南岭,站在南岭的山顶,可以看到壶瓶山的“九姊妹尖”。靠北的山,…

    2022年6月12日
    980100
  • 【随笔】少年伙伴曾凡金

    那是一个热火朝天的时代。土墙上刷着白石灰水的标语,地头飘着红旗;生产队里的男女一齐上阵,村子里除了下不了田的老头老太太,基本没有了闲人。 在铁矿厂急须赶工的日子里,学校组织学生去背铁矿石。这时,便可以看到一个小男子汉正背着半竹背篓的铁矿石,走向第一号炼铁炉。炉火映得他的脸红彤彤的,小锅铲形的头发里,正沁出豆粒大的汗珠。一双大脚“蹬!蹬!”地爬上石级,小手紧紧…

    2022年6月7日
    37060
  • 【随笔】情钟仿拓

    碑文拓片是历代书家们典藏的文化珍宝。那黑底白字的拓片,要一张张拼凑,才是一篇完整的作品。那已经编订成册的拓片,虽然色泽苍黄中带着墨色、样式朴拙,却也弥漫着一些古奥和神秘来。 书法拓片,现在多半只能看到一些印刷品了,大多是些集字名帖。可惜,总是见不着整幅的规格较大的拓片作品,每每参观书画展,我都要找一找三尺整张或者四尺整张的拓片书法,却总是不如意,这东西没人弄…

    2022年6月6日
    2.3K4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