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没有宏大的叙事,唯有清浅的絮叨……
8 文章
127 评论
30 粉丝
  • 荔枝红,鸭头绿

    羊城六月,水果当值荔枝。菜市场里妃子笑、桂味、糯米糍,琳琅满目,很是抢眼。买哪种呢?拿不定主意,不甚懂。“妃子笑”已然过气,还桂味吧,糯米糍咋样?甜吗?水果摊位里的妹子们,仗着荔枝红的阵势一般,再不肯耐烦你的询问。她们眼里“都好啊!哪种都好啊!”但见一扎一扎的,每扎足有三、四斤重。恨不得让你几嘟噜全拎了走。今年雨水多,气候凉,荔枝介于不大不小的年份。价格就一…

    2天前
    712170
  • 恐扰了海棠幽梦

    本不懂器物之类,却喜欢看。之所以说是“看”,就是因为不懂。如果懂,就该说是观赏了。然而器物之美,终归于心。所以,遇到美的器物,每每驻足或浏览不已。昨夜闲来逛街,进到一家瓷器店。店铺装饰,颇有古风。然器物却并非古董之类,皆为近作。除过店家,已有一男一女俩客人在里。店家的注意力在那倆人,显见得是熟客回头。因不受拘谨,自己反倒觉得自在。但凡觉得还入自己眼目的,便顺…

    5天前
    1.1K240
  • 老张的夏天——最字头上长了草

          壬寅之夏,羊城阴雨连绵不断,十天里有八、九天都在下雨,或大清早儿,或傍晚,夜半更是电闪雷鸣,雨下得哗哗啦啦的。抑或你正路上走着,猝不及防,大雨劈头盖脸就浇下来了!哈!凉水澡!蹚着水回家的! 你说它这是尽情地宣泄吧,它却又憋闷着、抽抽着,一副爱下不下的样子。这都什么情绪?搞不懂!老伴不管这个,自打那日老张出门买菜淋了雨,湿了鞋,不由分说,…

    2022年6月24日
    28160
  • 红妆

    这些天总唤身边一起工作的女孩儿丫蛋、丫蛋儿的,就想起二十年前一个人的一件事来,那是乳名叫“丫蛋”的丫蛋儿。到底是鸭蛋还是丫蛋儿?实在也是没整明白过。我想还是叫丫蛋儿确切。那么就丫蛋儿吧。 丫蛋儿结婚是我给化得新娘妆,因为那时候还没专业化新娘妆的地方。也是赶巧,丫蛋儿结婚前一天,我正好借休假去探望婆婆。小姑将丫蛋儿带家来,说是丫蛋儿明儿大婚,姐呀你给化妆吧,今…

    2022年6月22日
    2.3K140
  • 入驻新博,再续情怀

    诚实地说:自己行文写字,从不讲章法,率性为之,絮絮叨叨,长长短短地,难免索然无味,大有搪塞自己之嫌!有博友曾嘲笑俺,说“哈!你这是写语录呢吧?”“什么啊?俺这是勤俭节约呢!不行么?”嘿嘿,不认账,还耍贫地说。于写作,俺还是个“懒惰”之人,久久荒草”“博园”,也是常事。一早时候俺老师就批评过俺的不勤奋,木有办法,秉性使然,一大缺点!改不了啦!好羡慕每天都能有话…

    2022年6月22日
    201150
  • 萍 聚(小说)

    当一个人年老失偶的时候……

    2022年5月26日
    2.5K260
  • 退休老张的新生活

    榕树下回味,卯酉河散步……

    2022年5月25日
    2.5K70
  • 端阳粽子

    遥远的思念……

    2022年5月16日
    3.4K15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