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没有宏大的叙事,唯有清浅的絮叨……
33 文章
806 评论
40 粉丝
  • 知青岁月——西北一锅子面

    北方的冬季,农活重点是平田整地。于种地,知青还是生瓜蛋子,虽然也都十七、八岁,论体力,甚至赶不上村里十五、六岁的半大小伙儿。 除过干农活,我们还要学会自己开伙做饭,劈柴、烧火,擀面条儿,蒸馒头。也要算计好有限的生活资源,油啦、面啦,调料啦。其实调料很简单,只有食盐和醋,醋是乡亲们这家、那家送给我们的家酿醋,从来没断过顿。从油田下乡插队的孩子,父母工作性质基本…

    6天前
    546180
  • 知青岁月——蓝天与绿军装

    插队不久,听说距我们生产队东头三四里的荒地那儿驻有部队。清一色男兵,是炮兵,但没见到有炮。具体多大建制,不详。那块听起来有点神秘的地界,一开始我们没去过。 翻过年春节之前,大队抽调知青为主力,组织宣传队排练节目参加公社汇演。汇演之后,又搞军民联欢。在大队干部带领下,我们去村东头的部队慰问子弟兵。由此,见到了炮兵,依稀扫过一眼,似乎也见到了戈壁荒野边儿露出炮筒…

    2022年11月21日
    382310
  • 知青岁月——俺村那些文化事儿

    一、冯志新与张秀兰 俺们插队的地方有文化人。这印象,第一天刚下车就感觉到了。村口黑板报大幅“欢迎知青”的内容,一顺儿漂亮板书,十分扎眼:“空心”字,粉笔写的。不知道那字怎么写空的,勾画的么?挺纳闷儿,心下暗琢磨。嗨!谁叫俺在校读书时,也被打着鸭子上架,“板书”上过黑板!曾经还有过沾沾自喜呢,这一比,觉出自己的矮小没见识来。后来知道,写板书的是个老三届的高中生…

    2022年11月17日
    405271
  • 黄河谷的风

    整理电脑资料的时候,发现被自己遗忘太久的一篇未曾发出的关于文友万老先生诗歌的读后感。暗暗责怪自己的不敬和怠慢,遂以检讨自己的疏懒。 (1)蝶儿蝶儿,飞…… 那年,万先生的邮件,俺期待了有些日子才到。那是他的沥血之作——《多梦的黄土》。酝酿诗集题名的时候,听说俺有幸和西部诗人马兆玉先生一起被老先生征求过意见。届时,俺也在某文学网站丫丫趋步,傻傻地驻扎着。遇有佳…

    2022年11月9日
    523210
  • 这本书与那些树

    早年间购得止庵先生《茶店说书》在手,而今复读,虽是08年前后的文字,但书香犹浓,茶味亦醇,不过时的感觉,好书经久。 那时候社区还有书店,每每光顾,必有所得。那时候老母尚在世,偶尔也会陪伴着一起去书店,也就是那次买得这本书。 买了书,挽着老母手臂返回路上,见沿山边郁郁葱葱的树木被砍去有四分之一,山露底色,切成斜坡,顺势栽了十几排棍子粗的新苗。老母直咂舌,面带不…

    2022年10月31日
    554100
  • 难得同学聚,糗事一箩筐

    老张秋日返乡办事,约了几个小学同学,巴巴儿地驱车前往七、八十公里之外的某地相聚。乍见,不过几年时间,老几个眉宇、发间、脸颊、身子骨,皆秋光又添。各自打趣,互相吹捧兼自我批评,先“开涮”了一番。言辞间,一个比一个有精神头儿呢! 其中尽地主之谊那位同学,正在某即将开张的酒店里当“师叔”,行参谋之能。所以,这一圈儿老同学权当也做一次品嚐倌儿,就地解决吃饭问题吧。 …

    2022年10月19日
    472410
  • 三个辣椒,四个少年

    十一长假前,公司里出外勤的人多,乐得清静,午餐独自去了“三个辣椒”,一个湖湘风味的餐馆。在喜食辣椒这一点上,湖、湘之人与西北人同,米粉则是湖湘特色。 去了好几次才记住这个店铺名字。常常被同事老王有意说成是“六个辣椒”,合着三个还不够辣,瞧这人,把别个都带偏到沟里了。 平时曲曲弯弯转一大圈儿,这次直戳戳找到了。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了。然后扫码点餐:“霸蛮辣椒炒粉,…

    2022年10月9日
    707410
  • 生活有N种打开的方式

    经历了两个“庚子年”的五〇后,咱还能体验到什么?隔空喊话式的“抱团取暖”;短期组团相伴的“真人版”聚餐、旅游;候鸟般的迁徙;坐地不动终老在“根据地”的居家;继续早早晚晚背着牵着带孩子——尽管这孩子和咱隔着辈分,可咱身不由己地,启动“讨好式”、倒贴式,离家出走式,轮班式等等模式……且说不定呀,还几下里都得不到个百分百的好评,也是有的! 要论,重要的还是内心必须…

    2022年9月24日
    399200
  • “戏说”梵蒂冈

    那些年,如果跟团去德国法国旅游,梵蒂冈和卢森堡两国择其一,被作为顺带搭配上的路线,形成“五日三国游”这样一个结构。我跟的团恰好不是梵蒂冈,而是卢森堡。不知何故,偏生记不住卢森堡这个名字,对梵蒂冈却记得清楚。于是,在某视频上看到有位老先生讲梵蒂冈这个国家时,不由兴致勃勃仔细看了好几遍。话说,那老先生的话风十分诙谐有趣。他操着满口京腔京韵讲道:“梵蒂冈算是这个星…

    2022年9月23日
    1.9K240
  • 老张的闲“拉呱”

    老张有些日子没有“拉呱”家长里短啦!老张看了一部电影叫《菊次郎的夏天》”,那里边音乐是久石让作曲,老张特别喜欢。电影和音乐激发起老张许多联想,于是老张也想写一篇《老张的夏天》。无奈壬寅年这个夏天气候忽凉忽热,好似老天爷也情绪不稳,老张是个容易被不相关的事物干扰的气质。所以,把个大好的时光过得有点儿清淡乏味。转眼近仲秋季节,老张写了一丁点儿缺盐少醋的“秋天的文…

    2022年9月20日
    66722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