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任何时候,阳光入心,努力做一个精神有光灵魂有香的人。
7 文章
170 评论
37 粉丝
  • 我做班主任的那几年

    我因为评职称的需要,做过几年班主任,有些事和有些学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记得高一刚开学不久,有一天的大课间,学生闲谈打闹,教室里乱哄哄的。在教室的行间,一个男生正对着另一个男生练拳击。“拳击手”身材高大,有一米八以上,身体健壮,肌肉结实;“靶子”身材矮一截,身体瘦弱。我看到的时候,“拳击手”上下几拳,拳拳都不轻,雨点般打在“靶子”的前胸、手臂,“靶子”只是…

    3天前
    158200
  • 怀念我的父亲

    (我是一个不怎么拍照的人,既不拍别人,也不拍自己。这是我偶尔回去偶然帮父亲拍的照片,没想到这是在我手机里仅有的几张照片。) 明天是父亲节,我的父亲离开人世已经5年4个月了。 5年多来,我很少能梦到父亲。父亲去世前2天,看到大嫂下班回来没有进堂屋,就问大哥:“粉和是不是怕我啊?”大哥当然否认,大嫂要准备晚饭呢。父亲向大哥保证:“我不会让你们怕。”父亲相信人去世…

    2022年6月18日
    1.9K200
  • 我的高考我的兵

    其实我初三毕业后即读了师范中专,没上过高中,并没有亲身经历高考。工作后我通过社会大自考,获得了南京师范大学的中文大专与中文本科学历,得以在高中学校任教,经常教高三毕业班。因此高考就常常是我的高考,我有一届又一届学生参加高考。 语文是一门特殊的学科,每个人都能懂一些,又好像不不太懂。说来可能有点玄幻。不下功夫似乎也不会太差,下功夫了也不一定效果明显。甚至有同学…

    2022年6月11日
    801200
  • 头发的那些事儿

      记忆中,母亲曾经说过,我小时候头发又稀又黄。母亲坚持用生姜擦我的头皮,于是我有了又黑双密的头发。 我十七八岁时,头发浓密又倔强。剪那种叔叔阿姨头,理发师通常先把我的头发抽剪掉许多。头发剪好了,我的座位四周的地上,凌乱的头发一堆一堆的。一直到我工作后谈了恋爱,我也想长发飘飘长发及腰了,意志坚决的忍过了长了不成发型又短得不能扎辫子的过渡期,扎起了马…

    2022年5月31日
    3.8K180
  • 吾爱吾家:我是家里的墙头草

    女儿在家,经常喊我和她一起睡。冬天里,睡前要开电热毯暖场。女儿最喜欢开到40度,定时两个小时。我和女儿商量:“能不能调低一点,36度怎么样?”女儿拒绝,“我喜欢暖烘烘的感觉,焐后背舒服。”我无奈,适应女儿的设置。 我其实喜欢把电热毯调到34度,设置个时间,温温的让我入睡。可是,先生不喜欢,一上床就让把电热毯关了。我也申请保持一会儿,先生说这样他不舒服,睡不着…

    2022年5月25日
    2.6K220
  • 相濡以沫期几许

    我常光顾的水果店的门前,坐着一位老女人,脸色苍白,目光呆滞,衣服可以看到明显的岁月。水果店开在菜市场的入口处旁边,人流量很大,我不认识也很正常。 我在挑水果的时候,听到一城管的女子和女店主在小声谈论。“脸上有淤青,肯定是被打的。”门口的那个老女人?“糖尿病并发症,眼睛瞎了。”“她的男人对她恶声恶气,凶得要吃掉她。”“打了她几下子。”“这个女的也不识相,自己眼…

    2022年5月23日
    7.7K190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兄妹四人,母亲排行老三。外公家还算殷实,我的大舅和小舅都读了书,在那个时代也算是有文化的人。建国后,大舅做了窑厂的厂长,小舅做了生产队长。旧时代偏见,女孩子读书无用,况且女孩是要嫁出去的,因而我的母亲和姨母没有进过学堂,大字不识一个。 我爷爷在我父亲五岁时就去世了,孤儿寡母守着三亩薄田艰难度日。我的太外婆做主,让她的两个女儿亲上…

    2022年5月13日
    513191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