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
莺的头像

山东省威海乳山市原住民,女性,52虚岁。
65 文章
293 评论
19 粉丝
  • 女儿

    女儿腰圆膀阔,丰肥挺拔,虽谈不上强壮健美,至少气色润泽,看上去并不孱弱。 可是,她一回家就变成了个林黛玉,三天两头闹毛病。真不知独自住校的日子都是怎么过的。今儿嗓子疼,明儿肚子疼、腰疼、咳嗽、牙疼,要么,手背蹭破皮,膝盖拧了,脚趾头蹴了,洋相百出,不一而足。 我大都不予理会,任其自便。可是她的父亲却很好糊弄,每每坐不住。嗓子疼,调一杯蜂蜜水端来;肚子疼,红糖…

    2024年2月24日
    1.4K70
  • 个人主义

    - 把书页翻好,“小菜板”(即楠木阅读书架,因规格、材质类似切熟食的小菜板而名之)架起,黑皮笔记本在左,字典辞典居右,双脚便往踩脚凳上一搭,向生命的炉火伸手取暖,且看起来。 这跟吃饭没什么区别。 书好比是一日三餐,笔记本是取菜盘,字典辞典是刀叉汤匙。 这几天的“肴馔”非同一般,格外滋补精美。是毛姆的《刀锋》。 看的时候不相干地忆起酒席桌上的青岛妹夫。其时菜美…

    2024年2月20日
    1.4K190
  • 表演

    幼时,年初四是我们一家五口去姥娘家“出门儿”拜年的日子。 那天姥姥家人很多:三姨小姨两家六口,大舅二舅两家七口,姥姥姥爷和光棍小舅三口,再加上我们一家。 人到齐了,一番笑语喧哗,问好不迭后,女人上灶,男人孩子上院子。屋窄炕小,坐不开。 亲戚里只有三姨姨夫两口子是双职工,城里人。其余都是庄稼汉。我爸算半个庄稼汉。他是公办教师,城市户口,在县城上班。妈和我们仨是…

    2024年2月14日
    1.1K200
  • 刹那时光

    . 去   年 【一、腊月二十三:卖五香面的东北人】 集上一个卖五香面的东北人真有意思。 上集我就注意他了。 他除了卖五香面,还卖枕巾、塑料花、强力胶水、鞋垫儿等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他的枕巾卖15块钱一对儿。一个大姐说了句什么,大概是嫌贵,让他再便宜便宜。他说:“已经够便宜了。你快走,我的枕巾不卖给你。走。”东北口音。东北人果然脾气爆。 那个大姐以为听错了:…

    2024年2月11日
    1.2K90
  • 婆家

    从婆家回来,俺把大衣一甩,家居服一换,拿本书往那一坐:“烧水!泡茶!”——呵,大地春回,风和日暖,换了人间! 这才是人的日子。 跟高踞神坛的老太婆多待一秒也是熬煎。 其实,准确说来,应该是从大伯哥家回来。 婆母在大伯哥家过年。她家和大伯哥家比邻而居,仅一墙之隔。 老头儿死后,老太太再也不动烟火,指靠本村的一儿一女递茶奉饭。 婆母生性吝刻寡淡,一向与人无恩。家…

    2024年2月10日
    1.3K150
  • 声声慢

    一 女儿壮硕的虎躯往地上一戳,鼓胀胀的行囊撒手一撂,巨象入蛇腹,我们家这70平米的小屋陡为之色变;如同貂蝉的樱桃小口迎来一只孙二娘的人肉大包,雅而静的美风姿顿失,从此添了一段西子捧心的愁容。 女儿就学期间,丈夫在她的房间起居坐卧。游子归来,老候鸟只好搬出金闺绣阁,来就老妻的素榻寒舍。 柴米夫妻半世,我俩却修得一个只愿同船渡不愿共枕眠的啼笑姻缘。在天在地,为比…

    2024年1月29日
    1.2K200
  • 进化——读倪湛舸诗歌《进化论》有感

    读完原诗,我在心里说: - 我是一只世界尽头的海豹 日日闭着眼睛吞咽彩虹颜色的鱼群 想睡觉了 就躺到水面的礁石上 敞着嘴让口水滋养青苔 - ——这是写给我的诗。我喜欢这首诗。 诗人俯仰天地,观照万有,从自然事物身上看到了抽象无形的思想,运用象征的手法娓娓道了出来。 造就一首诗歌的,并不是音韵,而是一种充满了激情与活力的思想。诗人有自己独特的思想,展现给我们全…

    2024年1月27日
    33630
  • 李菱(小说)

      当李菱觉得自己的人生不该只是埋在一堆表格里调度车辆、安排出库、销售什么苹果汁时,她递上辞职报告走开了。 她并没有确切的计划;只是觉得眼前这份工作已给不了她更多的东西,不愿再靡费生命而已。 李菱不知道要找寻的是什么。自由?悠闲?或者不用负责任的轻松感? 但她知道已经找到了什么。 多年以来,她过的完全是一种精神的生活。 - 换了份清闲的工作以后,李…

    2024年1月25日
    344190
  • 感冒戏作

    - 自染风寒,情思不快,茶饭少进。恹恹瘦损,罗衣宽褪。况值严冬,更临岁暮。风饕雪虐(雪虐风饕,成语,形容风雪交加,天气酷寒)正愁人,彤云低垂深闭门。无语凭栏干,目断行云。 - 堪怜。翠被生寒压绣茵(绿草如茵的茵。茵:垫子,褥子),如玉人儿(“书中自有颜如玉”之“如玉”。莫翩翩作绮丽想。)难亲近。清减了癫英精神,涸干了砚池墨痕。真个是,坐又不安,睡又不稳,欲待…

    2024年1月24日
    50490
  • 春在溪头荠菜花

    - 一 我在镇上的工厂上班,上下班乘坐本厂通勤班车。车程约四十五分钟。 四十五分钟,整整一节课的时间,虚度可惜。我用来阅读。 起初,神凝气定我做不到。人们都在聊孩子刷手机打瞌睡,就我,哗啦哗啦掀大白纸页子。太不和光同尘啦。 后来,读晓风先生(张晓风,因尊敬而称“先生”)的一篇文章,说她也坐通勤车上班;她在车上读宋词。我释然了。 我喜欢晓风。敬她一颗灵心,爱她…

    2024年1月22日
    1.8K15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