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
尤今

尤今

尤今 写散文、游记、小说。 个人信念:“以微笑面对人生,以爱心拥抱世界。”
42 文章
335 评论
24 粉丝
  • 玉米和香蕉

    玉米和香蕉 尤今 里斯多夫和妻子裘丽丝在九月初回返美国探亲,十月尾回来,带来了一份让我惊喜莫名的礼物。 六根玉米。 这些玉米,与我们惯见的截然不同。剥开质如纱布般的米黄色外皮,呈现在眼前的玉米棒,竟像是以奇珍异宝镶嵌而成的,每一颗圆圆的玉米粒,都有着迥然而异的色泽,红黄褐紫青蓝黑,五颜六色。乍看之下,像足了塑料装饰品,然而,它们却是如假包换的农产品。 原以为…

    2022年11月10日
    35570
  • 爱,有时是毒药

    爱,有时是毒药 尤今 开学第二周,我便接到了她的电话。 她以又急又快的语调,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是健晖的母亲,听说今年你是他的级任老师,不知道你可以每天给我拨一通电话,报告他在学校的情况吗?“ 我一听,头颅立马膨胀了五寸。 我教五班,每班40人,如果每个家长都提出同样的要求,一天即使有一百个小时,也不够用啊! 我委婉地告诉她,有事情,我自然会联络她,在风平…

    2022年11月5日
    618190
  • 两场大火

    两场大火 尤今 那一年,我十岁。 住在金殿路斜坡上面一所红瓦屋顶的公寓里。 当时,那一区还没有发展,周遭鳞次栉比的都是简陋破落的木屋,鸡粪和猪粪恶臭的味儿,终日不识大体地氤氲在空气里。 那一天,炽热的太阳突然翻脸无情地化为天边一头狰狞的恶兽,向大地伸出烙得通红的魔掌。掌风所过之处,都“滋滋滋”地冒着滚烫的烟气,处处涨满了一种近乎沸点、一触便爆的剧热。 正当我…

    2022年11月1日
    477160
  • 马蹄铁

    马蹄铁 尤今 在大雪初降的冬季里,到澳大利亚一家农场住了好几天。 农场主人伊丽莎白原本在悉尼担任教职,厌倦了大都市喧嚣紧张的生活,放弃教职,移居南部海岛塔斯曼尼亚,买了一大块地皮,养牛、养羊、养马;种菜、种花、种果树,过着朴实的畜牧与农耕生活。 她以自豪的语气告诉我,她在农场里为残缺人士开办了一个“骑马训练班”。 “他们身有残障,又怎能骑马呢?”我好奇地问道…

    2022年10月27日
    415170
  • 爸爸的手杖

    爸爸的手杖 尤今 家里的旧相册中,有张照片,我十分喜欢。 照片中的爸爸,身穿戎装,手握短枪,英气勃勃。爸爸是一三六部队的成员,在新马沦陷的那三年零八个月当中,他积极从事抗日工作;这张照片,便为那段战争岁月留下了痕迹。 严峻的军训赋予爸爸一副强壮的好体魄,几十年来,大大小小的手术动过好几次,次次都安然过关。 70岁那年,进行心脏绕道手术。手术前,家人寝食难安,…

    2022年10月23日
    1.3K200
  • 非洲奶奶

    非洲奶奶 尤 今 负笈英国的女儿,课余之暇,到伦敦医院当义工,给缠绵病榻的病人打气、陪孤独无依的老人聊天、替不谙英语的华籍病患当翻译、为身染痼疾的儿童讲故事…… 就在这个愁云满布的地方,女儿邂逅了她的“非洲奶奶”。 非洲奶奶年逾古稀,从非洲的坦桑尼亚千里迢远至伦敦打工,告老而不还乡,扎根于伦敦。 在女儿的信里,这名长着大脚板、顶着大肚…

    2022年10月21日
    957120
  • 游戏的规则

    游戏的规则  尤今 “妈妈,快来,快来看!” 孩子兴奋的喊叫声将我从书本那虚幻美丽的世界里引了出来,我搁下书,冲出屋外。 庭院里,有棵芒果树。此刻,孩子正仰着头,盯着树上看,晶晶发亮的双眸闪着快活的笑意。 树上,寥寥地挂着几串果实,圆、小、青涩、不起眼,但是,有一种活泼已极、蓬勃已极的生命力,正渴切地、迫不及待地蓄势待发。 五年前,把旧居夷为平地而重建新屋时…

    2022年10月17日
    1.1K230
  • 捕鼠行动的反思

    捕鼠行动的反思 尤今 新加坡武吉巴督区发生了引人瞩目的鼠患。 在地铁站后面的山坡上,数目惊人的老鼠,硕大、邋遢、馋嘴,快活无边地窜上窜下,肆无忌惮地嚼食好心人送去喂饲野狗的饭菜。雄的雌的,全都吃得脑满肠肥。饱食思淫欲,开枝散叶,繁殖出满丘横行无忌的大小老鼠。 住在花园城市的幸福子民,哪容得下猥琐鼠辈如此猖獗嚣张? 灭虫公司派人深入鼠丘,诛杀九族。大举歼灭之后…

    2022年10月10日
    1.8K180
  • 只有相思无尽处

    只 有 相 思 无 尽 处  尤 今 在 怡 保 祖 宅 的 大 厅 里 , 外 祖 父 与 外 祖 母 的 巨 型 照 片 , 齐 齐 并 列 。 拍 照 时 ,  外 祖 父 正 是 意 气 风 发 的 “ 而 立 ” 之 龄 , 不 论 从 任 何 角 度 去 看 、也 不 管 以 哪 一 个 标 准 来 衡 量 , 外 祖 父 都…

    2022年10月6日
    2.5K140
  • 踢踢踢

    踢踢踢 尤 今 有一回,在飞机上,坐在一名五六岁的小童前面。 小童因为穷极无聊而不断地用脚踢前面的椅子,一下、两下、三下、无数下,我就好像坐在颠颠簸簸的小舟上,晕头转向。在忍忍忍而无法重新再忍的情况下,转过身,礼貌地要求他不要再踢。可我一坐下来,便听到他大声说道:“前面那个人好讨厌啊!”万万没有想到,他的母亲竟细声附和:“是啊,真是讨厌,别理她!” 我默默地…

    2022年10月4日
    90422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