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罗河
梭罗河的头像

梭罗河

工作着是美丽的。
17 文章
109 评论
13 粉丝
  • 我亲爱的妈妈是最美的花

        我亲爱的妈妈是最美的花,花朵的芬芳伴我长大。妈妈的笑脸像彩霞,我沐浴在温暖的霞光下。 妈妈的话语是最动听的歌,歌声的抚爱伴我长大。妈妈的笑脸像春天,春光洒满我幸福的家。

    2024年5月12日
    19880
  • 一张照片引起的无限感慨

    – 今天收到一对住在上海一家养老院我六十年代的老同事老朋友的夫妻照,无限感慨! 两夫妻是上海人,退休后回原籍上海养老,儿时他们是邻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直至如今恩爱如初。 男士88,是歌唱演员;女士85,为后台工作人员,当年我们出演样板戏【红色娘子军】时的芭蕾舞鞋全是她亲手缝制的。 女士几年前中风坐轮椅,后双目失明。他们有三个儿子,两个在身边上海,…

    2024年5月3日
    227140
  • 没有中国血统的客家华人熊德龙

    “虽然我没有一丝一毫中国血统,但我对中国有着特殊的感情,我永远是客家人的儿子!”高鼻梁、大眼睛、雪白的发髯的美国熊氏集团主席,美国、印尼《国际日报》总裁、印尼中华总商会主席熊德龙先生如是说。 – 养育之恩 他1947年11月生于印尼,出生不久便被遗弃于印尼雅加达的孤儿院,不久被旅居印尼的广东梅县籍华人熊如淡、黄凤娇夫妇收养,取名熊德龙,寓意是“希…

    2024年4月4日
    674120
  • 难友情 不了情

    廖建章 (前排左一)、司徒达生  (前排中)、梭罗河 (后排右二) 1942年,父亲黑婴(张又君)因“抗日”罪名被日寇关押在印尼爪哇华侨集中营达三年之久。在狱中,父亲结识了著名爱国企业家廖子君和教育家司徒赞。狱中,他们忍饥挨饿、生死患难与共,成为挚友。 当年父亲26岁、廖伯伯41岁、司徒校长42岁。 在父亲遗作【爪哇华侨集中营纪实】中有这么一段描写…

    2024年1月31日
    1.2K140
  • 《月光光》- 我的童年记忆

        《月光光》- 我的童年记忆 中国文学史上,吟月、颂月、唱月、写月、画月的作品,浩如烟海,但对我来说,唯客家的童谣《月光光》,最让我痴迷、最让我陶醉、最让我难忘。 《月光光》,它几乎是客家童谣的代名词,它是客家人的摇篮曲和思乡曲,是一幅精神家园的耕织图,是千年中州古韵的乡音回响 …… 可以说,几乎没有一个 客…

    2023年11月24日
    1.9K120
  • 乡愁

     –   乡 愁             文- 梭罗河     小时候 乡愁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在这里 “唐山”在哪里? –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小小的船票 我在这里 爪哇岛在那里 – 那个年代 乡愁是两条长长的铁轨 我在山里 北京在那里 – 如今 乡愁是百花园中一尊墓碑 我在这里 双亲在…

    2023年9月15日
    1.7K00
  • 爱国是一种人生信仰——记爱国侨领许东亮

    有一位老人,他一生驰骋商界,成绩斐然,却低调务实,谦逊稳重;他时刻关注国家命运,情系归侨民生,倾其一生关怀华侨大学的创办和发展,默默奉献,善行善举,却从不张扬;他德高望重,荣衔满身,却虚怀若谷,淡泊名利,连与自己相关的宣传报道和纪念留影都鲜有保留。他,就是著名爱国侨领、德高望重的许东亮(乃昌)先生。 许东亮先生生前系粵人大代表、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中国…

    2023年9月3日
    1.5K90
  • 梅县,我的 “唐山” 故乡

    – 苏门答腊,多么美丽的地方!她养育了我家几代人。但从我记事起,长辈们就告诉我, 我们家的”唐山”在广东梅县, 我是广东梅县正宗客家人。 可是,梅县在哪里呢?她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一无所知。问妈妈,她也回答不出,因为她也出生在印尼,从没去过梅县。 1923年8月,母亲出生于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的棉兰市,祖籍广东梅县。至于梅…

    2023年8月28日
    2.5K110
  • 深圳,生日快乐

    今天,2023年8月26日,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3周年纪念日,也是全体深圳人的节日。 深圳是人类建城史上的一个奇迹,43年前,这里还是一个经济落后的边陲小镇。党和政府兴办经济特区、推进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为深圳劲健了腾飞的双翼。 一九八五年的早春二月,提着一个旅行箱,我来到刚满五岁的深圳。 在罗湖区建设路的单位大院里,我分到了一间几平米的房。没有厨房,没有洗…

    2023年8月26日
    484100
  • 我父亲在印尼爪哇华侨集中营的日子

    汗青留丹心——记父亲在爪哇华侨集中营的日子 作者 /梭罗河 每当看见作儿女的带着年迈的父母到茶楼饮茶吃饭、每当看到身边朋友的父母九十多岁依然健在,女儿的心就充满悲伤。父亲77岁就与世长辞,女儿痛惜父亲实在太早离开人世。谨以此篇,寄托对父亲无限的敬意与无尽的哀思! (一)被日寇视为“敌性华侨” 父亲一九一五年三月五号生于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棉兰市,祖籍广东省梅…

    2023年7月14日
    2.4K30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