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鸣鸣
自由的鸣鸣的头像

自由的鸣鸣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8 文章
0 评论
6 粉丝
  • 张新颖 “我这边,候鸟回来了……” ——怀念黄永玉先生

    一 二〇二一年,我从上海文艺出版社拿到两本《要是沈从文看到黄永玉的文章》快样书,马上快递给黄永玉先生。我微信黑妮,遗憾赶不上黄先生生日。黑妮说,赶上啦,农历七月初九,今年是八月十六日。我记得二〇一四年参加黄先生九十岁寿庆,那天是八月四日。 黑妮拍了张黄先生倚靠在沙发上看书的照片,发给我。过了一会儿,又发来一张:“我爸说,这张好。”——黄先生的臂弯里多了一只猫…

    文化 2023年7月4日
    47850
  • 陆正伟:难忘,在巴金故居温暖的时光里

    我每次到巴金故居,仍怀着十多年前看望巴老时的那份愉悦。看到沾濡巴老手泽的桌椅板凳等家具物件,依旧摆放原处,一成没变的陈设尤感亲切。如让我在展品中选一件最为熟悉的物品,不用说,非巴老坐的那辆多功能轮椅莫属。 1995年,巴老胸椎骨折尚未痊愈,又因体位性低血压引起脑供血不足,严重时会造成突然晕厥。于是,医生建议在血压下降时除了用药外还可采取物理措施,即马上躺平应…

    2023年5月23日
    64750
  • 马小起:独留明月照江南

    – 马小起 独留明月照江南 ——怀念我的李文俊老爸爸 一 我的李文俊老爸于2023年1月27日凌晨3:30分安详离世。我的先生“傻天使”喃喃地说:“再也听不到老爸的声音了。”泪水止不住。我们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老妈,清醒的时候故作坚强地说:“你悲伤没用,颓废没用,纪念他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自己活得好好的。”迷糊的时候,她会问我:“爸爸去哪儿了?找不到…

    2023年2月13日
    5.1K40
  • 万伯翱 《刘绍棠“立雪程门”》

    前段时间在“夜光杯”上发表了一篇回忆刘绍棠的文章。忆文中,我提到了两次陪他看京戏的情节,最近则有幸再次采访到仁兄的曾夫人和她的小女儿等人,从而获得了大量鲜为人知的一手生动资料。以前仅写了他酷爱京剧的九牛一毛,这次下笔也只能是“九牛二毛”了。 用今天的话说,对于京剧,绍棠兄也称得上是一位“专家学者”了。他在写作书桌的玻璃板下,一直放着一份“民国选四大明旦”的剪…

    2022年12月4日
    97750
  • 陆正伟 《此时无声胜有声 ——漫忆黄裳与巴金的交往》

    2021年10月18日,我在徐汇区旅游公共服务中心展出的《薪传:鲁迅与巴金图片展》上,看到自己拍的巴老在鲁迅先生墓前敬献的花篮的图片,不禁想起二十多年前黄裳先生为拙作《世纪巴金》作后记的情景……             2000年初夏,上海…

    2022年11月18日
    84110
  • 邬峭峰 《他让我再等等》

    – 两年前,阿张在海军医院走的时候,是个秋日晴天。午后的阳光,落在刚刚离世的阿张脸上。没有人忍心将他鼻端的氧气管除去,我们围床注视着他。 护工说,请上来两位男人。同学海波托住阿张头部,我俯身抱住阿张穿着新皮鞋的双腿,有42码字样的鞋底,抵住我的胸口。两名护工分立两侧。 整个上午,阿张肺功能迅速坏死,呼吸难上加难。而此刻,阿张已经永远不需要令他无比…

    2022年11月8日
    68820
  • 人艺院长任鸣去世:一生只做戏剧的仆人

    他离世的时间是19点29分,1分钟后 正是首都剧场话剧开场的时刻 有人说这是冥冥之中的意念 场铃

    2022年6月21日
    88430
  • 沈轶伦《曹景行:朋友圈停更》

    “一个人的通讯社”停更了。资深媒体人曹景行每天的朋友圈,不间断地转发中外时事新闻,好似一家通讯社。有时曹景行一天要发400条朋友圈,几乎达到发送上限。直到2020年8月,曹景行在长征医院体检时发现胃癌,之后接受手术和化疗,从不停歇的“通讯社”闲了下来。但也只在治疗当天停一下,第二天,新闻又开始“轰炸”朋友圈。可即便生病,他也像雷达一样不断搜集新闻线索,他和患…

    未分类 2022年6月6日
    1.1K2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