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不写最累,勤奋是人类的救星。未经尝试,勿轻易言败。人弃我时勿自弃。
18 文章
360 评论
40 粉丝
  • 香港夜景,全球榜首

         据有关部门根据网络民意测评,香港夜景一直蝉联全球三大夜景榜首。其他两处是日本函馆/长崎和意大利 那不勒斯/摩纳哥(新老三景)。另两景我没去过,香港我则迄今住了五十年。从它们的夜景图比较,另两处与香港相差甚远。不是我老黄卖“香”瓜,自吹自夸;香港不是我的私人家当,只是家园、祖国的一个·特区;百年前她只是一个小渔村、被“租…

  • 香港文化是一盘香喷喷的炒杂烩

    东瑞       在香港居住快半世纪,如果以一句话比喻香港,我会说,香港是一盘炒杂烩,热辣辣的色香味俱全;当然,形容香港是杯鸡尾酒,诗意盎然,也美;炒杂烩比较中式,有点普罗大众的市井味。 香港以前被误读没有文化,只被认知是购物天堂;八十年代,有一大作家路经香港,只是走马看花,就大放厥词,断言香港没有文化。读了…

  • 走访香港寻常巷陌人家

    东瑞     以前有一位女文友知道我在家常负责洗碗,非常惊讶。我说,这有什么奇怪,我们没请女佣,什么家务事还不是两公婆分头来做。后来才知道,她二婚,嫁给了一个四肢不勤的大男人,难怪她会这么说了。 男人做点劳力活,如买菜、吸尘、拖地板、晒衣服之类也很正常。我们是锻炼过来人,能吃点苦。大学读书年代下乡,插秧、挑土、割稻、打谷、踩水等…

  • 香港,早安 ——街巷掠影

    东瑞 早晨,街巷动态、市民繁忙的身影,最能书写出一个活力香港。 早晨,沿着我一手摄影、一手敲键的文字,大概也不难窥探出一个香港市民生活的烟火味。 随便从一个角度拍摄,都会感觉身处钢筋水泥的森林,天空变得狭小。一些不知名的绿色植物穿插其中,有时很有海滨城市的味道。天气好的日子,天空的色彩非常精彩,白的像雪,蓝的如海,红的地砖和儿童书包,绿的树木和草地,组成了香…

    2022年6月24日
    450330
  • 东瑞小小说:臭豆之恋

    一股浓烈的尿味弥漫杜家屋内。芳洁带着十五岁小儿子小均来小岛做客,第一家探访的就是大粉丝兼老友老杜、岚沁夫妇家。一进屋子,嗅觉特别敏锐的小均就叫起来,哇,谁撒尿!这么臭!芳杰暗中用力捏了小儿子的手,让他住口;幸亏主人岚沁没有听到,而老杜又有点耳背,他们夫妇俩迎进他们时,小均已经乖乖地闭口。 从南洋来的芳洁将一个沉甸甸、饱实实的大环保袋,递给朗沁。她带来了怡保白…

    2022年6月23日
    1.5K420
  • 一门特殊课

    一门特殊课    东瑞 子女的教育,我们经历了两代。意思是,我们培育儿女成长后,如果被上苍关爱,依然苟活于世,就会再和第三代(孙辈)结缘,除非儿女举家移居到地球另一端,否则,在教育孙辈方面,都需要和子女磨合磨合。 与子女是亲人,有血缘关系;孙儿们又是小心肝儿肉,都不同一般男女生,于是配备学校正规教育的家庭教育,一般的解读几乎就是育儿。时代发展,各种观念不断变…

    2022年6月20日
    1.3K323
  • 香港作家东瑞作品《创作:一座迷城》

    最近与晓舟老师闲聊写作、文字等有关话题,得益不少,收获颇丰。感觉写作(狭义理解即指创作)就犹如一座迷城,一旦走入,产生兴趣,就一辈子再也走不出来。 如果从1972年底算起,我的业余写作生涯已经长达半个世纪。有不少文友看到我多产,都以为我是专业写作人,其实哪里是?在香港,以前纸质媒体全盛时期,报纸专栏写稿匠靠稿费养家活儿,也不出一两百位。现在,网络发达,靠卖文…

    2022年6月16日
    569401
  • 牵手,人世间最温馨的一抹阳光

    东瑞     每天早晨,我都准时出发,送孙女上学,风雨无阻;每天午后,我也按时进入学校,接她放学;每天早晨,是我一天最愉快的时刻,虽然在不知不觉的岁月流逝中,她渐渐长大了,我们慢慢地老去;但就在大手小手齐相牵的那一刻,我感到了极大的幸福,比诸被什么大总统接见;那是因为,我见证了人类子孙的代代繁衍,而新生命的快乐和健康成长,就是人…

    2022年6月12日
    456330
  • 两餸饭(小小说)

    东瑞 【注明】“两餸饭”是香港一种著名的午晚餐经营方式,即一盒白饭,自选两种熟菜。很受欢迎。       老杜没想到疫情会这么严重,确诊数字节节上升,社交距离解除令遥遥无期;反而在五天前,由于爆发数字大增,新措施下来了,餐厅由只准两人餐食及晚上六时后不准堂食改为只能外卖了。既然没有生意,他只好暂时遣散了所有员工(也不过…

    2022年6月8日
    3.9K320
  • 身外物,几时弃

    东瑞    印度诗哲泰戈尔说过,人,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都是赤裸裸的,一无所有,但他是最大的富翁,有着最多的爱。 我想,赤裸而来,空手而去,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不是一样?只是一身干净体面的衣服,予以最后的尊严,向他最后的致敬;其他——再有金山银海,一律带不走,最后化为一缕青烟,浓缩在一个小骨灰罐里。大概只有秦皇一类的帝王例外,陪葬的除…

    2022年6月5日
    4.3K27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