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生活在城市的农村人,喜欢历史,旅游,文学,体育,摄影,艺术,七零后
61 文章
109 评论
14 粉丝
  • 人生需要跟着走

    有些时候我们在想,我们的未来在何方,我们应该怎样走完人生的路。 其实你要先想到,今天早饭要吃什么,这个月能否拿到全额的工资。先把这些事想好,再去想远大的理想。 其实做到这样也不容易,也需要你付出更多的努力的汗水,而且你要跟对人。 但是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在现实面前,理想往往不堪一击。我们要先保证生存,然后再谈发展。所谓的家国情怀,人生理想,先要填饱自己的肚…

    21小时前
    39340
  • 长白山游记

    长白山是东北最高的山,也是传说中的神山,而长白山天池就是神山中一颗耀眼的明珠,镶嵌在山巅。 天池海拔2700米,是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的发源地。水面面积9.2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00米,最深处403米,是中国最深的湖泊,同时也是海拔最高的火山湖。 我与天池有着不解之缘。作为吉林人,当年上中学时就听说天池有怪兽的故事,了解到不少关于天池的传说,诸于是王母娘娘…

    21小时前
    38850
  • 没有来日方长

    忙忙碌碌回到家,处理一个又一个事,本以为有些时间用于联系朋友,但是忙完之后已经没有了时间,只能抱歉地通知,来日方长…我们总以为自己有时间,所以就忘记了时间的残酷,实际上人生来来往往,真没有那么多来日方长。我们总以为未来很久,可是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习惯说来日方长,却不知可能就是后会无期。身居尘世,杂事缠身,无法独善其身,无法置身世外,所以我们总有忙…

    1天前
    51230
  • 一切的不快乐

    一切的不快乐,其实都是自己引起。生活的艰难,工作的不易,表面是因为客观原因,实际上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自己不够豁达,所以导致了不快乐。一切的不快乐,都是因为不满足。看到别人的成功,再想到自己的境遇,所以对自己现状不满意。都说知足常乐,但那是给穷人说的,你看哪个富人知过足,钱越多越想多,事业越大越想大,没有人想停止不前。 活得越简单,心就越快乐。汝之蜜糖,尔之…

    1天前
    50020
  • 辽河入梦来

    辽河是我年少时最为快乐的回忆。 春天时在清晨,到河边,在朝阳升起的时候,放牧骏马,躺在青草地上,倾听布谷鸟的欢叫;夏天时在烈日之下,纵身河水之中,享受水中的清凉;秋天时趟着草丛中的露水,用潜网到河边捕鱼,品味辽河鱼的鲜美;冬天时顶着严寒,在冰面上滑冰车,在冰面上打滚,任凭寒风肆虐。 父亲常对我说,这辽河水一直流到大海。我也在幻想着,什么时候我能沿着辽河去大海…

    2天前
    57340
  • 留住乡愁

    年近半百,人生已经过半。父母已逝,人生只剩归途。 唯一还能让自己牵挂的就是那一缕淡淡的乡愁。著名诗人余光中说: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对于我来说,乡愁就是对亲情的一种缅怀。父母现已在家乡长眠,我就对家乡愈加思念。但是漂泊半生,…

    2天前
    58000
  • 经典老歌:《万水千山总是情》

    每每听到这首经典老歌,我就怦然心动,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回忆起当年的岁月。 当年播放这部电视剧时我刚十一、二岁,小学四年级,那时农村还没承包到户,还叫生产队。我所在的小村还没有几台电视机。当时的业余文化生活除了看电影,就是看电视了,我们把电视叫做小电影。我清楚的记得是八三年,我家的四叔买了村中的第一部电视机,我每天都要缠着父亲去四叔家看电视,在播放新闻联播…

    4天前
    16480
  • 小时候的手

    小时候,我的手不敢示人,尤其在冬天。 那时我的手总是黝黑的,有裂纹的,特别粗糙,而且上面还有些冻伤的痕迹,与别的小朋友的手不一样。所以我不好意思轻易把手显露出来,总在把手藏匿在衣袖中。这种现象直到初二时才有缓解。 原因很简单,当时家庭条件艰难,我在冬天从不戴手套,手就被恶劣的天气冻伤了。直到今天,我的左手面上还有一个冻伤的疤痕。另一个原因是我在家里干农活,也…

    4天前
    81560
  • 回家的路

    小时厌倦家乡的破旧和落后,厌倦了家乡一成不变的山水,厌倦了家乡土里土气的人。总觉得故乡配不上我的梦想,总想冲出贫困的家乡,去闯荡外面的世界。年轻的我们总觉得自己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落后的故乡是困住我的牢笼。离开家时,踌躇满志,左手梦想,右手世界,立下誓言,不衣锦决不还乡。 现在的我们终于明白,他乡放不下灵魂,故乡容不下肉身。时过境迁,洗尽铅华,多年以后,我们才…

    4天前
    94650
  • 老屋后的杏树

    又是一年芳草绿,又是一年百花香。 时光过得是如此短暂,又是如此漫长,外面的世界,已经绿意盎然,花红柳绿,我也不禁回忆起老屋后面的那棵杏树。这棵杏树是父亲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种植,在我出生时已经长的很大了。每到四月末,杏树吐蕊绽放,遍满枝头,格外美丽,但杏花的花期很短,几乎是昙花一现。在春天的一场大风过后,便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和很小的叶子。美丽的花瓣洒落一地,…

    4天前
    1.1K2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