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洵
理洵

理洵

书评人、作家。
56 文章
16 评论
23 粉丝
  • 口罩

    这两三年,口罩大致是生活中最为常见的物品了。我对口罩没有特别的喜爱与排斥,情势紧张的时期就自然地天天戴,环境稍有放松不戴亦无妨。不过有时是真的由不得自己的,比如非常时期,需乘坐公交车辆或到一些场所去,便须按要求佩戴,倒亦不觉得是十分累人的事情。 说累人应该是真的,以重量说,是真的不重,但戴的时间太长,耳朵、鼻子都是非常难受的,防疫人员最是感受深刻,长时间的佩…

    3天前
    1.5K60
  • 辞年(壬寅)

    窗台上放着的一盆长寿花是从家里带过来的。原来有一盆,长得很不景气,有段时间,索性不再浇水,连看也不想看它一眼,它终于死掉了。这个花盆,是在大院上班时,有天中午到西仓的花市买的,瓷盆,圆柱形,通体乳白,盆面哑光,高度不超过三十公分,看起来也是舒服的。但这只花盆,不长的时间里,换过好几种花,总都是病怏怏的,让人怀疑是土质出了问题。 我把它拿回家,把盆里的土和储存…

    2023年1月19日
    1.9K30
  • 午间的行走

    中午吃完午饭,照例到城墙上走了一回。从西门上,至含光门而下。前些天歌者微信说,倘有可能,可在西门瓮城内,把张凤翙所书的“安定门”三字门额拍下来,他有用。且说最好是用长焦镜头,清晰一些。这当然不是难事,城墙上每天都会有十来对新人拍摄仿古婚照,专业的摄影师多的是,可以请求帮助。不过有天中午,偶然遇见湖南的几位年青人来西安玩,一位正拿了长焦对着“安定门”拍照,就让…

    2023年1月16日
    1.6K20
  • 新雨堂书事(三〇九)

    在南门外SKP的书店中作短暂停留,书店几乎一直是原来的老样子,平台、书架上的书也不丰满,茶座显得空落落的,偶尔会稀稀疏疏地坐一半个人,但豪华、安静。曾经在这里听过几位朋友的讲座,效果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这里的一切,最有目下实体书店的精神面貌,给人以期待,亦给人以江河寥落之感。 和一位店员聊上了。他从学校毕业没有多长时间,就来这里做工,说是喜欢读书的缘由。我忽然…

    2023年1月11日
    1.0K30
  • 人间烟火

    北方的冬天终究最像冬天,冷也冷得有道理。火炉子烧得正旺,老人时不时地过来还要换换火,屋里温度正好。版画家在忙活,给他的作品照相,装裱师的两个徒弟给他帮忙,嘀嘀咕咕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装裱师忙他的活计,偶尔也看一看窝在沙发中的我,找话题说些有用无用的话,我可以不理,也可以打盹,也可以用眼睛看看操作间墙壁上正在装裱的字画,他也是可以不在乎我的。我喜欢这种懒洋洋…

    2023年1月9日
    2.2K60
  • 大吉祥

    陈子林先生是花鸟画家,百余幅作品装裱时我细细地看过了,有恬静而素淡的美,装裱师说是文人画,我就觉得真是说到了点子上。纤尘不染的,棉里裹着针,意象是柔中刚,特立独行。这百余幅作品,是他八十周岁办画展用的。他一九二七年生人,今年也是九十七岁高龄了。在西安美院,他是资深的老教授,有些学生都很出名了,但他在八十岁前却没有出版过自己的画集,这是不多见的。老先生许是工于…

    2023年1月6日
    2.2K10
  • 俗世的目光

    再说萧红其实就真有些俗了,但亦无法,因为在俗世,俗人说些俗话亦在所不免,目光还是聚焦在有关的萧红的绯闻上。电影《黄金时代》中,萧红已是死期临近,她躺在病床上,对人说,“当我死后,或许我的作品无人去看,但肯定的是,我的绯闻将永远流传。”这些话,本来是出自她写与友人的一封信中。 这些天一直在下雨,雨天里把萧红写的《回忆鲁迅先生》看了一遍又一遍,想从琐碎的文字中读…

    2023年1月3日
    2.1K20
  • 老先生

    老先生题写完字,口里就吐了血。许是身体一直不好,一直养着病,题字后没有多少时日,就去世了。现在,他写的“人民大厦”四个字,一直被来来往往的人看着,一天比一天透发着神奇的力。他老年用心写了这四个字,用他一贯书写的隶书字体。这事发生在一九五三年,成了西安城一桩有名的旧事。 他还题写过“止园”两个字。上世纪三十年代,杨虎城在长安城里给自己修了公馆,因刚从胶东一带领…

    2022年12月28日
    2.4K30
  • 虚无的侠客梦

    最近看张恨水一组关于《水浒》人物品评的文章,倒亦有闹中取静之味。这些文章大多是他解放前期发表于报刊上的短章杂碎,组合在一起,虽然时间跨度要大一些,但并不觉得零散,相反却像是集中着写出来的。数十篇文章,仍然读着有味,于是前几年有人把它编辑起来做了本书,称《水浒小札》,很有价值。 书中文字,除了《水浒》人物品评的文章外,另一辑则是张恨水关于小说艺术的文字,亦有数…

    2022年12月24日
    2.4K40
  • 想象的魅力

    北宋文人范仲淹脍炙人口的名篇《岳阳楼记》,描景状物,极尽声色之美,且骈散兼行,偶亦用韵,自成一格,尤其是文末提出的忧乐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一直为世人所称道,大忠者以其为灵丹妙药养心励志,大奸者以其为虚言假语粉饰太平。有着完美的艺术形式,有着深刻的思想内容,优秀文学作品的标准算是达到了。不过,有学者考证说范仲淹当年写作此文时并没有去过岳阳楼…

    2022年12月19日
    3.7K3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