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热爱文学绘画的退休教师,内蒙古美术家协会会员
45 文章
523 评论
27 粉丝
  • 美院学生混日子者居多

    吴教授是我们自治区首府美术学院的青年教授,他的老家在我们这个三线小城。 德艺双馨的青年教授对我们这些退休多年的美术老师彬彬有礼,是个很有修养的后生。 他的画室在我居住的小区,每年寒暑假,他都从呼市回到家乡的画室安静的搞创作。我从菜市场拎着水果和菜回家,经常路过他的画室,他透过画室的大玻璃一看到我,总是老远的迎出来打招呼,很有礼貌的把我让到里屋说话,我一边欣赏…

    4天前
    667220
  • 我在北京卖艺画长城

    – 这些年我画了好多商品画,也多多少少地挣点小钱,以此来改善家庭生活。画那些商品画时,一手交钱、一手交画,画完就收钱走人。画完了也没留下什么念想。 一生中印象最深的一次画油画是在北京,虽然是商品画,可我一分钱没有收。 那是1983年夏天,我领着6岁的儿子,陪妻子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一家人投奔到大学同学王世民那里。老同学通过熟人,把我们安排在地处永…

    2022年11月20日
    239210
  • 回忆我的恩师胡勃先生

    – 惊闻胡勃先生仙逝,几天来心里不好受,夜里难受的睡不着觉,脑海里总是浮动着先生的音容笑貌…… 认识胡勃老师,是在1964年初夏的艺术系招生考场。印象里考试好像是在6月,刚刚在师院艺术系毕业留校的胡勃老师当时很年轻,青春洋溢的脸庞棱角分明,两眼炯炯有神,嘴角轻轻的抿着微笑,白上衣蓝裤子的学生装显得很干练,他20岁的年龄和我们考生年龄相仿,一开始根…

    2022年11月14日
    459200
  • 补材料

    – 这事儿发生在90年代中期。 年关腊月的肯节儿,工薪族的大脑生物钟都在过年上。 从领导到职工,谁也别说谁,脑子里都塞满了孩子老婆的吃喝穿用,和那盼过年的小孩崽子心情没啥两样,每天悠悠沫沫地掰着指头翻日历,心思都没放在工作上。 这时候团市委书记抓我一个“官差”。办公室主任出差不在家,临时把我从少年宫调出来,派我参加市政府办公室召开的年终工作会议。…

    2022年11月8日
    572190
  • 难忘的青工补习班

    – 八十年代初国家发文,要求对前十四年毕业的青年工人集中补习文化课。 政府部门的所属各个大局都闻风而动成立了青工文化补习学校,只是多年没有大学毕业生分配了,没有那么多合适讲高中课初中课的教师任课。我读中学时的老教导主任赵吉惠先生,当时在市教师进修学校当校长,老领导专门找到我,想把我派到轻工业局青工文化补习学校,说已经两个老师在那里任课干不下去了,…

    2022年11月5日
    599180
  • 我与书的情缘

    喜欢了一辈子书,书架上每一本书都是我精心购买收藏的,那上面有我的体温,有我的手指印痕,有我的欢乐,有我的无奈。 每一本书都能讲出一个动人故事。 把从少年时期到现在收藏的书,一本一本地按时间顺序摆在书架上,那就是我个人成长的简历。 我买的第一本书是在小学一年级读书的时候,新华书店到我们学校摆摊儿售书,我蹲在地上翻看带有彩色插页的儿童读物就不撒手,听到上课打铃声…

    2022年10月24日
    486210
  • 有子行孝在沪上

    在上海工作的儿子四十五岁了。 从他考上大学离开家,到本科毕业后继续去上海读研究生最后取得硕士博士学位,期间在沪娶妻生子,置房安家,前前后后离开内蒙古的老家已经过去了二十六年的光阴,虽然每年的寒暑假都携妻带女回来探亲,但都是来去匆匆,父子之间说不上几句话。 这次来上海做手术,是我们爷俩住在一起最长的一次。 儿子在同济大学工作,还担任上海市政府古建筑保护专家组成…

    2022年10月3日
    971280
  • 在上海,手术前涂了三幅画

    在上海儿子家里住了将近两个月,主要任务是做个小手术,术前待在家里无事可做,就拿起画笔涂抹了几幅水彩画打发时间,这两天刚刚回到内蒙古老家,术后恢复还得些日子,就把在上海画的几幅练习翻出来,作为恢复自己的“卯酉河博客”生活的“投名状”,向各位博友老师报到啦!祝福各位老师节日开心快乐!! 《上海街头——钢笔淡彩写生》 《古遗址》 下一幅《炊烟又起》

    2022年10月2日
    391190
  • 知青同学王世民传奇

    – 王世民和我是上下年级的初中同学,但那时候我们不认识,1965年秋季师院开学,迎接大一新生时才知道他是我的赤峰老乡。后来知道他在入大学之前曾休学一段时间,跟着自治区劳动模范的老父亲在车床厂当过一年学徒工,在有百十号工人的机床厂生产车间端过铁包、轮过大锤、扛过钢筋,开过车床,是个见过世面的厉害角色。    一个人,有…

    2022年9月11日
    591220
  • 解个馋——七十年代的加班奖励

    新来的项主任性格随和,刚上任不久,就和我几个小年轻的打成一片。 老项四十多岁,瘦溜溜的大高个儿,长瓜儿脸,乌黑的大背头收拾得一尘不染,随身带把小木梳,经常整理自己的发型。上下班时,他骑在自行车上时也是目视前方、腰板儿溜直,很有风度。 老项的风度翩翩和我们几个不修边幅的邋遢形象形成鲜明反差,几个坏小子就常常呸呸地吐唾沫往头上捋,恶作剧地模仿老项,老项不急也不恼…

    2022年9月7日
    31213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