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脚楼
吊脚楼的头像

吊脚楼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46 文章
50 评论
16 粉丝
  • 的姐

    在襄城新吉阳喝喜酒,接到朋友电话,他约我去市郊的光彩城搓几圈。乖乖呀,太远了,喝酒了,不敢开车,打个车恐怕得要四十五元。抵不住诱,也耐不住软磨硬缠,还是去了。 的姐是个小媳妇。我坐定后刚报出去所,她猛地“哎呦”一声。我的心脏不太好,向来怕突如其来的大声响,她的一声“哎呦”,几乎把我吓了个半死。我连连拍胸口、喘粗气。我说,你若是把我惊吓过去了,我家人要起诉你的…

    1天前
    16250
  • 我的母亲系列之一—我的性情母亲

    姆妈冯姓,名莲芝,八十有五,高不及五尺,油黑脸,发厚密而粗,已是古稀了,才有银丝夹杂其间,看上去就像七十岁的年纪。 姆妈精瘦,声音脆生生的,中气十足,是远近闻名的“高音喇叭”,她唤猪回槽的声音两里地外都能听到。她说话时总有丰富、夸张的肢体语言。媳妇跟我说,妈若是做了领导,肯定是坐主席台讲话的高手。 她一生爱整洁干净。她说,笑破不笑补,笑懒不笑贫,把自家整干净…

    1天前
    17430
  • 遭遇“留言党”

    早些年,我在新浪有个博客,有空了就在里面贴篇小文章。我在浪博里混了十几年,还有点小人气,不时有些博友留言鼓励,我也礼节性地回几个字。 有个博友跟了我大几年,我的每一篇博文他都有留言,一篇都不曾落下过。我回访过几次,才晓得他是个老博人,博龄比我还长,可是他只发过六篇文章。我觉得蹊跷,不写文章的人,为啥窝在博客里专事评论? 他的执拗我一点都不感动。因为他的留言都…

    2天前
    99470
  • 我们如何做老人

    今早,天麻麻亮,我住所旁的休闲广场又来了一帮跳广场舞的老女人。烦死我了! 雷霆般的声音又让人想起几年前一群中国大妈在卢浮宫广场大炫“中国风”的情景。火红的褂子、火红的绸带、火红的脸庞,不仅引来了洋佬们的侧目,也让国内的网民脸上一阵阵发烧,习惯热闹的中国人不仅没有因此享受到饱受诟病的广场舞因为占领了欧罗巴的自豪,反倒让很多中国人觉得无地自容。 坦白交代,吾生老…

    3天前
    2.2K50
  • 红尘遗梦,浮世成殇 ——读《萧红传》

    第一次读《萧红传》,是在香港浅水湾的文学小径。“文学小径”是后人为张爱玲铺设的,但适合坐在它的吊椅上读《萧》,因为这里是浅水湾,这里有萧红的故居,附近的一所女中的墙院内,还曾安顿过萧红的遗骨。 这次再读《萧红传》,我又觉得是再次拜谒了她留给读者的精神遗址。 掩卷之时,仿佛晚清的落红残霞,血一样坠入了时空的山垭,而民国的文化星空却始终灿烂着,梁实秋、鲁迅、徐志…

    5天前
    1.4K70
  • 爱穿偏襟的婶娘

    婶娘周姓,我至今都记不起她的名字。旧时的乡里人称呼结了婚的女人,都是以年龄、辈分和她的姓氏为依据,要么是周家妹、周家姐,或者周家婆。婶娘非我嫡亲,只是因为她和我母亲的交情好,我就一直把她当作自家的婶娘。 说是婶娘,年纪只比我的奶奶小十来岁,要多出我近四十岁。没办法,再老的资历,再大的年纪,都过不了辈份这道坎。 婶娘这个年纪的人,她是少有的没有裹足的女人。据说…

    2024年5月11日
    1.5K30
  • 下笔如有“神”是哪路大神?

    很喜欢读美友韩先生的文章,她的文字干干净净,不枝不蔓。今晨,读她的一篇回忆美文,很亲切。文中所历之事,有极强的画面感,像一部微电影。 我给她留评,说的是“下笔如有神”。老伴见了,说这五个字最初的意义不是用来夸赞别人文章的。我以为她在诓我。我说,世人都是这样用的,我历来也是这样认为的。 老伴说,你不妨问问老师。我立马电话请教我的雀友黄君。他是浙大中文系出身,还…

    2024年5月9日
    3.0K100
  • 私塾之趣

    我小时候读过一年私塾,全缘于我那村落地处水乡,村子碧水四合,前后都是河流,汛期时一片汪洋,每年都有成人或者小孩溺水而亡。父母担心儿子被水阎王收掳走,就把我送到私塾里去。 说是学堂,其实就是靠一家住户的山墙搭建的一间一坡溜的小瓦房,四十多平米,里面有一堵隔墙,墙内是私塾先生的卧室兼厨屋,墙外是教室。教室的桌凳都是学生自带的。说是课桌,其实大多都是高板凳,家庭殷…

    2024年5月1日
    4.1K90
  • 厕所琐记

    黄永玉出恭画之一 吃五谷杂粮的人,非得排便不可,排便就得有厕所。但厕所的诞生,肯定不与人的排便同步,人类在茹毛饮血的时代,排便当是遍地开花,只是当人类进化到知了羞耻后,才有真正意义上的厕所。 很早前,我的农村老家把厕所叫做茅屎(有的写作茅司)、茅房,或者茅缸。每家每户都有自家的茅屎。所谓茅屎,就是挖个一米多深的土坑,用青砖砌成一个地窝,或方或圆,或者将一口破…

    2024年4月30日
    1.1K60
  • 寻梦浅水湾

    因为萧红,我一直想去香港的浅水湾看一看。 二十多年前的深秋,我假道香港去德国看“德甲”的途中,揣着萧红的《呼兰河传》以解寂寞。那时,很想顺便去一趟香港的浅水湾,无奈行色匆匆,与浅水湾擦肩而过,我自是觉得万般的遗憾。 三年之前,连续七年去香港,也不曾去过浅水湾。不是不想去,只是觉得时过境迁,人文景观的过度开发,人文不敌商业的窘境,早已让许多名人故居失去了本来应…

    2024年4月23日
    1.4K50
点击查看更多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