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亲 情

    大半年没见二哥了,今天是他的生日,我和先生都想过去看看他。 对亲人的眷恋,或许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的;或许就是在这一次次的交谈、一次次的回忆中与日俱增的。 二哥住荆州,那地方是全国24个古都之一。荆州保留着完好的三国古城墙,风景很是优美,一年四季总会变换出层出不穷的花样,因此哪怕去过多少次,看过无数遍,一再光顾,不会厌倦。 昨天晚上,我打了侄儿学峰的电话…

    2天前
    1.2K200
  • 遭遇“留言党”

    早些年,我在新浪有个博客,有空了就在里面贴篇小文章。我在浪博里混了十几年,还有点小人气,不时有些博友留言鼓励,我也礼节性地回几个字。 有个博友跟了我大几年,我的每一篇博文他都有留言,一篇都不曾落下过。我回访过几次,才晓得他是个老博人,博龄比我还长,可是他只发过六篇文章。我觉得蹊跷,不写文章的人,为啥窝在博客里专事评论? 他的执拗我一点都不感动。因为他的留言都…

    2天前
    99470
  • 地震记忆:唐山大地震(1)

    (唐山大地震——1976年) 闷热的夏夜里,大地在晃动 唐山大地震那年,我13岁,在村里的学校读初中一年级。 记得那年到7月中旬刚入初伏时,天气就变得很热了。到了中伏以后,更是闷热难捱。那些日子,虽然间或下一阵儿小雨,但也丝毫不能缓解那种蒸笼般的让人透不过气来的酷热。 记忆中,7月27日那天傍晚,因为天太热,我们的晚饭是在院子里吃的。吃过饭,父亲从村子东街口…

    2天前
    1.1K270
  • 几厢参照读东坡(2)苏家那气流

    (林语堂《苏东坡传》、李一冰《苏东坡新传》、莫砺锋《漫话东坡》, 在下文中分别简称“林传”、“李传”、“莫话”。) 谈到家风或一个人的秉性, 往往会用到一个“气”字, 这气对家而言是气氛, 对个人而言是精气神。林语堂认为: 孟子所谓浩然正气之“气”, 类似于柏格森(法国哲学家)笔下的字眼“蓬勃生气”, 那是人类品格中生动的力量。杰出人物与平凡人物的区别, 往…

    2天前
    966270
  • “而立之年”话园区

    30年前,这里是一片农田。 如今,这里已崛起一座被称为“洋苏州”的现代化新城区,115万常住人口中,就业人口约95万,其中人才比例过半。 “而立之年”的苏州工业园区,占地278平方公里,其中80平方公里合作区,为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间的重要合作项目,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国际合作的成功典范”。 数据是枯燥的,但枯燥的数据能让我们对事物的发展有一…

    3天前
    1.1K250
  • 不朽

    朱新建说有一种薄的毛边纸画起画来很舒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家都爱用。那时他在北京,有一次好像是在意大利使馆的文化处做一个小小的展览,冯其庸看到他画的一个古代“村长”类型的料峭小老头,一个人坐在山泉边上做很深沉的单相思状,很是喜欢。但一看他用的是那种最为便宜的毛边纸,就跟他急起来,说这种破纸,过二十年就是一把灰。朱新建呢,奇葩一个,在肚子里却说,再过一百年,…

    3天前
    90830
  • 我们如何做老人

    今早,天麻麻亮,我住所旁的休闲广场又来了一帮跳广场舞的老女人。烦死我了! 雷霆般的声音又让人想起几年前一群中国大妈在卢浮宫广场大炫“中国风”的情景。火红的褂子、火红的绸带、火红的脸庞,不仅引来了洋佬们的侧目,也让国内的网民脸上一阵阵发烧,习惯热闹的中国人不仅没有因此享受到饱受诟病的广场舞因为占领了欧罗巴的自豪,反倒让很多中国人觉得无地自容。 坦白交代,吾生老…

    3天前
    2.2K50
  • 玩博客:文友情谊无国界,有缘万里来相会

    – 昔月是个外嫁女,生于黑龙江,嫁在德国。她才华横溢,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是个孜孜不倦的海外作家。我们是十几年前在新浪博客里认识的,我是她的粉丝,我很欣赏她的为人及才华。相处久了,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们都有一个成功的再婚家庭,都有一个优秀的女儿,母亲同岁,父亲都是老革命。我俩还同姓陈,她呼我姐姐,我称叫她妹妹,如昔月所说“我们陈家姑娘做人很实在…

    3天前
    2.5K400
  • 艾菲尔铁塔“云中牧女”

    有人说法兰西是最浪漫的国度,卢浮宫、巴黎圣母院,塞纳河等等,都被誉为世界最富浪漫的地方,就连这座钢铁建成的艾菲尔铁塔也是被浪漫的云雾繚绕。塔下的塞纳河桥畔、塔顶的瞭望台上,成了情侣们互吐衷肠的专门打卡地,仿佛这里的河水、这里的空气流淌的都是柔情蜜意。 有意思的是,浪漫的法国人,他们不称这耸入云天的艾菲尔铁塔为自豪的“钢铁英雄”“钢铁巨人”,而是亲切的称呼它为…

    4天前
    1.2K640
  • 红尘遗梦,浮世成殇 ——读《萧红传》

    第一次读《萧红传》,是在香港浅水湾的文学小径。“文学小径”是后人为张爱玲铺设的,但适合坐在它的吊椅上读《萧》,因为这里是浅水湾,这里有萧红的故居,附近的一所女中的墙院内,还曾安顿过萧红的遗骨。 这次再读《萧红传》,我又觉得是再次拜谒了她留给读者的精神遗址。 掩卷之时,仿佛晚清的落红残霞,血一样坠入了时空的山垭,而民国的文化星空却始终灿烂着,梁实秋、鲁迅、徐志…

    5天前
    1.4K7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