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世界

  • 亲 情

    大半年没见二哥了,今天是他的生日,我和先生都想过去看看他。 对亲人的眷恋,或许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的;或许就是在这一次次的交谈、一次次的回忆中与日俱增的。 二哥住荆州,那地方是全国24个古都之一。荆州保留着完好的三国古城墙,风景很是优美,一年四季总会变换出层出不穷的花样,因此哪怕去过多少次,看过无数遍,一再光顾,不会厌倦。 昨天晚上,我打了侄儿学峰的电话…

    2天前
    1.2K200
  • 玩博客:文友情谊无国界,有缘万里来相会

    – 昔月是个外嫁女,生于黑龙江,嫁在德国。她才华横溢,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是个孜孜不倦的海外作家。我们是十几年前在新浪博客里认识的,我是她的粉丝,我很欣赏她的为人及才华。相处久了,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们都有一个成功的再婚家庭,都有一个优秀的女儿,母亲同岁,父亲都是老革命。我俩还同姓陈,她呼我姐姐,我称叫她妹妹,如昔月所说“我们陈家姑娘做人很实在…

    3天前
    2.5K400
  • 母亲节,寄往天堂的思念

      亲爱的妈妈  今天是母亲节,对于我来说,当母亲成了一种回忆,当母亲成了一种奢望时,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心中的酸楚只有自己知道,一别五年了,在这感恩母亲的日子里,却再也看不到您的身影,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伤痛。今天,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这样,只能隔空相望,默默祝福。 我希望用这封信向您表达我内心深处的思念,这个世界,任何一种离开,都有再团聚的可能,唯有天人永…

    6天前
    893120
  • 母亲节的礼物

    二十天前同学聚会,百名同窗参加,并邀5位老师出席,堪称盛况空前的毕业五十周年大庆。承蒙组委会陈大中等同学客气,将周某人列为会议发言的同学代表。 诚惶诚恐。当年,我不是班干,更不是学霸,学渣里面倒有我一枚。毕业以后混出大名堂的人物里也没有我,这次毕业五十年大庆,我纯属是回老家凑热闹蹭饭吃的一个闲人。 自知我这二货不能代表谁,只能代表自己,上了讲台,天马行空胡说…

    6天前
    2.0K130
  • 母亲琐忆(下)

    母亲琐忆(下) – 母亲是18岁那年嫁给父亲的,嫁过来3个月后,47岁的奶奶因病去世。那一年,是1944年。奶奶去世时,我最小的叔叔不足两岁,小姑也只有四岁过一点。命运就这样不容你分说,把一副家庭重担搁在了一位新婚不久的弱女子肩上。 从此以后,忙碌成为母亲绕不过去的一个词语:她必须早起,必须晚睡,必须忙完锅台上的油盐酱醋茶之后,继续忙总也忙不完的…

    6天前
    2.0K280
  • 母亲琐忆(上)

    母亲琐忆(上) – 以前写母亲,都是采用诗歌的形式。即使诗写母亲的文字,也多在母亲去世之后。母亲在世的时候,写她的文字寥寥无几,付诸文字的情感好像沉睡中没有醒来。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有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总以为太忙顾不上,以后有的是时间。当时的情形是:先忙于读书工作,早日为自己谋得一个衣食无忧的铁饭碗;尔后又忙于进修拿文凭,为自己谋得的铁饭碗镶一道…

    2024年5月11日
    1.7K230
  • 那年母亲节母子对话

    母亲黎燕给小儿子的回复: 看见晓文发自心底的母亲节感怀,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那年那月那天,是你孙守英阿姨,组织孩子妈妈带孩子到沈阳参观故宫。我们坐有轨电车,到立山,电车突然不走了。我领着你那个跑啊,跑了一站路,终于跑到了立山站(这样的小站,早就没有了),登上即将启动的绿皮火车,才随大队伍到了沈阳。 你说的那张照片,就是我们母子在沈阳故宫门前,亲密相拥的定格…

    2024年5月10日
    2.2K900
  • “好帮手”成了好朋友

    . 长假期间应邀前往张老板家做客。张老板是“好帮手家政”的老板,跟他认识挺有戏剧性的。 2018年的年底,公公生病住院。我发愁他出院后咋办。一个耄耋老人独自在家,生活不会自理,得雇个居家保姆。我上网查了本地的家政公司,不知怎么的就打通了“好帮手家政”的电话,对方是个男的,言语温和,听声音还很年轻。后来我知道这就是张老板。 当他得知我要请居家保姆,感到有些为难…

    2024年5月5日
    1.2K400
  • 三学友温馨小聚

    . 英子来电,她在金华得住上几天,希望跟我见上一面。 中午11点滴滴打车前往。英子约定在金华世贸城市广场四楼的粤畔餐厅共进午餐。她还叫了周周。大学里我们仨同寝室。现如今交通便捷多了,不到12点已经到达世贸城市广场兰溪街和李渔路交界口。上四楼A区,找到粤畔餐厅,见到了望眼欲穿的英子。半年多没见了。上次见她还是大学同学会。这回觉得英子似乎老了些,定是带孩子辛苦。…

    2024年4月30日
    1.7K380
  • 五十大庆醉吟春

    – 早上八点四十分,组委会的同学来电话查问我在哪,说同学们已在会场外排队准备拍照合影,快来!哦,提前行动了,我急忙走出下榻的宾馆呼车赶去。 车到新词大酒店门口,但见合影的阵势已基本成型,五个层叠的队伍已站好,只是按摄影师的要求在调整站位。我见第二排边端有空档,爬上搭架站了个边桩。这时坐在前排的夏永和同学回头看见了我,忙告诉另两位主事的同学,他们招…

    2024年4月22日
    1.7K181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