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原创

  • 几厢参照读东坡(2)苏家那气流

    (林语堂《苏东坡传》、李一冰《苏东坡新传》、莫砺锋《漫话东坡》, 在下文中分别简称“林传”、“李传”、“莫话”。) 谈到家风或一个人的秉性, 往往会用到一个“气”字, 这气对家而言是气氛, 对个人而言是精气神。林语堂认为: 孟子所谓浩然正气之“气”, 类似于柏格森(法国哲学家)笔下的字眼“蓬勃生气”, 那是人类品格中生动的力量。杰出人物与平凡人物的区别, 往…

    2天前
    966270
  • 不朽

    朱新建说有一种薄的毛边纸画起画来很舒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家都爱用。那时他在北京,有一次好像是在意大利使馆的文化处做一个小小的展览,冯其庸看到他画的一个古代“村长”类型的料峭小老头,一个人坐在山泉边上做很深沉的单相思状,很是喜欢。但一看他用的是那种最为便宜的毛边纸,就跟他急起来,说这种破纸,过二十年就是一把灰。朱新建呢,奇葩一个,在肚子里却说,再过一百年,…

    3天前
    90830
  • 我们如何做老人

    今早,天麻麻亮,我住所旁的休闲广场又来了一帮跳广场舞的老女人。烦死我了! 雷霆般的声音又让人想起几年前一群中国大妈在卢浮宫广场大炫“中国风”的情景。火红的褂子、火红的绸带、火红的脸庞,不仅引来了洋佬们的侧目,也让国内的网民脸上一阵阵发烧,习惯热闹的中国人不仅没有因此享受到饱受诟病的广场舞因为占领了欧罗巴的自豪,反倒让很多中国人觉得无地自容。 坦白交代,吾生老…

    3天前
    2.2K50
  • 红尘遗梦,浮世成殇 ——读《萧红传》

    第一次读《萧红传》,是在香港浅水湾的文学小径。“文学小径”是后人为张爱玲铺设的,但适合坐在它的吊椅上读《萧》,因为这里是浅水湾,这里有萧红的故居,附近的一所女中的墙院内,还曾安顿过萧红的遗骨。 这次再读《萧红传》,我又觉得是再次拜谒了她留给读者的精神遗址。 掩卷之时,仿佛晚清的落红残霞,血一样坠入了时空的山垭,而民国的文化星空却始终灿烂着,梁实秋、鲁迅、徐志…

    5天前
    1.4K70
  • 鬓云松令 · 楝风来(外一首)

    – 鬓云松令 · 楝风来 – 楝风来,惊岁序。 谢了荼蘼,几朵榴花吐。 二十四番风信去。 入夏繁花,重写群芳谱。 – 坐南亭,听杜宇。 柳絮多情,欲把来生许。 隔树鹁鸪啼不住。 颗颗樱桃,羞面凝眉语。 – 樱桃 – 入夏樱桃熟,猗猗露颗丹。 垂枝娇欲滴,满树簇成攒。 玛瑙凝琼液,真珠粲玉盘。 啖尝知…

    5天前
    1.4K230
  • 几厢参照读东坡(1)又遇《东坡》

    总有一些人和事是读不尽的,读不尽的莎士比亚,读不尽的《红楼梦》。苏东坡这个人及作品以及与之相关的事,也是读不尽的,就连为他写传,也是写不尽的。 30多年前,我读林语堂写的《苏东坡传》(题图左),就爱不释手。这本传记,可与法国作家罗曼·罗兰享誉世界的《贝多芬传》、《米开朗罗琦传》、《托尔斯泰传》相媲美。在一本译林出版社出版的,由著名翻译家傅雷翻译的三传合集中,…

    2024年5月10日
    1.5K380
  • 宝瑛,我认识的名模

    – 昨天,有同学在高中同学群里贴了一张照片,惊动了我们一众老同学。站在2024年中国新丝路NSR海外国际模特大赛悉尼赛区比赛获奖队伍中的一位女子,竟然是我们的同学陈宝瑛。 宝瑛,是你吗?经不住老同学们的呼唤,宝瑛才在群里回了一条微信:“向老师和老同学们汇报一下:2024年中国新丝路NSR海外国际模特大赛悉尼赛区比赛,去年12月份报名,今年2月25…

    2024年5月10日
    1.3K190
  • 职场感悟点滴

    – 衡量务虚工作的成绩,不是看做了多少事,而是看做的事有多少是受基层、企业和百姓欢迎的。 产值是领导的面子,利润和收入是企业和百姓的里子。有了里子,才有真正的面子。 “君闲臣忙国必治,君忙臣闲国必乱。”党校听课时,这句话让我顷刻产生共鸣,并一直作为工作中的座右铭。从各方面调动下属的工作积极性,与出好主意同等重要。 当副职的好比足球运动员,进攻时不…

    2024年5月9日
    1.7K340
  • 下笔如有“神”是哪路大神?

    很喜欢读美友韩先生的文章,她的文字干干净净,不枝不蔓。今晨,读她的一篇回忆美文,很亲切。文中所历之事,有极强的画面感,像一部微电影。 我给她留评,说的是“下笔如有神”。老伴见了,说这五个字最初的意义不是用来夸赞别人文章的。我以为她在诓我。我说,世人都是这样用的,我历来也是这样认为的。 老伴说,你不妨问问老师。我立马电话请教我的雀友黄君。他是浙大中文系出身,还…

    2024年5月9日
    3.0K100
  • 憨棨的故事(12)病逝

    转眼又过去三年。 1991年秋天,我的叔伯舅舅憨棨再一次回到了他的老家。 这次,他在首都国际机场兑换了一万元人民币,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钱每家五千元分给了大哥书德和三弟书尧,让他们贴补家用。然后他片刻未歇,径直到了自家的坟茔地,他要看看给父母立的那通墓碑。但是,在墓地他只看到了父母那不大的覆盖着一层衰草的坟丘,并没有见到墓碑的影子。 他无限失望地回到大哥…

    2024年5月9日
    3.4K45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