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治权

  • 新雨堂书事(三三一)

    这几天天气晴好,心情也好,很适宜于写书事。不过气温还是有点低,昼夜温差大,就像某个神经病人,情绪不稳定,喜怒无常,一阵儿一阵儿地,让人捉摸不透。这种天气,有些墨客骚人一定也会以“春寒料峭”来形容它,虽然他并不明白“料峭”是什么意思。凡事较真就没有多大意思了,会显得自己多少有点孔乙己的,亦只是调侃则个。 言归正传写书事。好长时间以前,到万邦旧书店转了一回,是看…

    2024年3月12日
    1.5K40
  • 新雨堂书事(三〇六)

    十月下旬,疫情稍有反弹,小区按照中风险区管理,出不去,上班亦受到影响。居家就是喝茶、看书、看电视,累了就下楼走几步,抽几支烟。这样的生活很好,很像是退休状态。想着再有几年就可以有这样的生活模式了,心里倒是有几分欢喜。只是希望,疫情不要再延续下去了,没意思。 莫谈国事。大清早看朋友圈,马治权先生为美院教授李鸿照的一幅花鸟画题款,很长的一段文字,字太小,看不清写…

    2022年10月28日
    7921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