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

  • 和李禾老先生聊天

    小田前些天就打电话说李禾老先生家里有一幅字让他装裱,装裱好了,他要送过去,如果我有空,想带我认识认识老先生。小田是西安城里有名的书画装裱师,圈子很广,平时也很忙,我们已有十几年的交往,我乐于陪他,昨天下午我们就一起到老先生家里去了。先生原来是甘肃省作协的副主席,现在已退休多年,平日里在家看看书作作学问写写文章,也挺自在的,去年作家出版社给他出了本小说《风颠和…

    2023年8月23日
    2.0K20
  • 读书:清新俊逸《抱散集》

    这是贾平凹较早的一部散文集子,作家出版社一九九一年四月第一版,就体裁和题材而论,是全面的。苏州大学的王尧教授,认为还应该加上一本漓江出版社出版的《贾平凹散文自选集》,这当然没有错,因为此书曾经多次重印,说明市场行情也好。贾平凹的散文集子,用“铺天盖地”来形容,当不为过,在中国当代作家中,人气之旺,实属罕见,但就早期的他的散文集子而言,这两个集子,是经得起时间…

    2023年3月28日
    1.6K40
  • 记费秉勋先生

    二零零年左右费秉勋先生在书院门给市文史馆员们有过一次讲座,翟荣强先生带我去了,我是旁听,是慕名而至的。那时费先生也许退休不久,骑着一辆红色的儿童玩具模样的自行车,车的两个手把很夸张地勾出个马面形,很个性,车头挂一硬纸质的袋子,装了讲义。感觉他不爱说话,但讲座却讲了约有两个钟头。语气很舒缓,声音也不高,他只是讲他的,完全不管听众席的秩序。讲座的内容和舞蹈有关,…

    2023年2月27日
    3.8K30
  • 老贾的字

    这是在五星街天主教堂对面一家餐馆中见到的贾平凹的一幅字,着于东墙之上,靠里,几乎与操作间距离最近了。墙面上还有几幅字与画,当然都与老贾无关。 老贾的字在西安很常见,但以假的为多,尤其是书院门的字画店中,大多兜售老贾的假字。有人说有与老贾的合影为证,仍不可信。字都可以做假,合影有什么不能做假的。 老贾的字贵,这是人们都知道的,而且从不讲价,即使讲价,看你面子,…

    2023年1月29日
    3.0K30
  • 起名

    我的一位年长的同事给我说他女儿的名字是从《诗经》上取的,我也觉得很有诗意,正合了女子的心性。我听好多人对我说,给男娃取名,翻《庄子》,给女娃取名,读《诗经》,我认为很有道理,中国终究是中国,一些看起来是不起眼的事,轻轻翻动,都成文化。青女士常对我说,“楚图南”这个名字起的太好了。我也找不出它的不好。不过中国有十三亿人,要取一个独特的名字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22年9月30日
    6.0K80
  • 西关往事摭忆

    前几日在一个群里见有人说自己淘书,淘得的一册中夹有一帧书法作品,书写者为王心白,显然是捡了个大漏。这人在群里问询王心白为何人,亦无人能答得出。我亦不知王心白为何人,但对于这名字却是熟悉的,并藉此想起在西关的旧事来。 几近三十年前了,我由学校毕业,就在西门外的一个单位工作,单位虽说不在西关正街上,但距离西关却是很近的,平素生活亦是去得最多。这里有缘由即是,在附…

    2022年8月19日
    3.4K7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