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秉勋

  • 新雨堂书事(三二三)

    国庆中秋长假往鄠邑一趟,即停即离。年少时颇喜欢回乡,想不到晚岁寂寥,数不尽伤心处,倒很是排斥这一处所在了。画家李峰自延安归,招饮,新朋旧友于高新路一家酒店相聚,席间与雷和平先生有较深交流。他正在撰写一部陕西大事记,带有通史性质,已有数百万字的规模,是以平民视角观察与挖掘历史的。 数天后雷先生微信发来民国十五年四月份文字内容,有幸一览。有很多的历史细节颇有价值…

    2023年10月10日
    1.7K30
  • 新雨堂书事(三一九)

    费先生停驻香积寺后,大半时间大致亦处于半昏迷状态,于此期间,即按佛门仪轨助念、放生、追思,作了多场法会,七月十六日上午,费秉勋先生追悼会在西安殡仪馆仰止厅举行,“书生风味,前辈典型”(贾平凹语),溘然隐去,让人悲痛不已。 在费先生追悼会上,贾平凹作了简短发言,马河声情动于衷,悲伤涕泪,亦作了简短致词。追悼会由费先生生前单位西北大学文学院主持,又,费先生为市文…

    2023年7月24日
    1.8K00
  • 新雨堂书事(三一八)

    费先生医院住得久了,觉得泼烦,便强求家人将自己转移至香积寺内歇息。得到费先生情状险危的资讯,便联系草木君前驱探问。原来这些天他一直为这事奔波着,情况是最为了解的。中午时分至香积寺,费先生在梵音吟诵中昏睡,于是和家人叙谈约一个时辰。见终南山书院白梓霖先生,因受费先生委托,亦在全力处理此事。稍后,归途中得知,费先生在我们离开后清醒,由家人推出屋外,阳光明媚,他于…

    2023年7月13日
    1.5K30
  • 换书记

    和费秉勋先生有好长时间不见了,但网上的问候却还是一直持续着,小书《与书为徒》出版以后,迟迟地给先生没有送去一册,似乎终于惹得先生不大愉快了,有一天就在空间中的一篇文章评论栏留言说:“理洵:今天就利用这块地方给你写一封短信。你的书出来没有送我,我是最能摸到你的心底的,因为咱们是同一种人。我的书就常常未送该送的人。这是一种自尊,同时是一种谦卑心态。所以我就在这里…

    2023年7月6日
    2.0K50
  • 记费秉勋先生

    二零零年左右费秉勋先生在书院门给市文史馆员们有过一次讲座,翟荣强先生带我去了,我是旁听,是慕名而至的。那时费先生也许退休不久,骑着一辆红色的儿童玩具模样的自行车,车的两个手把很夸张地勾出个马面形,很个性,车头挂一硬纸质的袋子,装了讲义。感觉他不爱说话,但讲座却讲了约有两个钟头。语气很舒缓,声音也不高,他只是讲他的,完全不管听众席的秩序。讲座的内容和舞蹈有关,…

    2023年2月27日
    3.8K3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