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

  • 读书:诗中的爱情

    谷林《书边杂写》中有篇《诗有别才》的文章,是读过舒芜古典文学论文集《从秋水蒹葭到春蚕蜡炬》后写的。舒芜先生的书我接触不多,《串味读书》认真读过,《回归五四》和《哀妇人》只是随便翻了翻,这本《从秋水蒹葭到春蚕蜡炬》压根儿从来就没见过。 前些年买了本周作人小品集,是西北大学的刘应争教授编写的,厚厚的书前加了舒芜先生一篇长长的序,纯粹是一篇扎扎实实的有关周作人的论…

    2023年2月6日
    7.1K30
  • 起名

    我的一位年长的同事给我说他女儿的名字是从《诗经》上取的,我也觉得很有诗意,正合了女子的心性。我听好多人对我说,给男娃取名,翻《庄子》,给女娃取名,读《诗经》,我认为很有道理,中国终究是中国,一些看起来是不起眼的事,轻轻翻动,都成文化。青女士常对我说,“楚图南”这个名字起的太好了。我也找不出它的不好。不过中国有十三亿人,要取一个独特的名字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22年9月30日
    6.0K8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