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复

  • 清玩

    有心无心地想弄清兰和蕙的区别,真让我茶饭不思,回家用功甚勤,翻陈从周,翻邓云乡,还有四川文艺社的本子《清玩》,忙得不亦乐乎。不忙了,却躺着发呆,青女士笑着说,至于吗?连我也不理了?我还是看着她发呆。 邓云乡《草木虫鱼》中有篇《话兰》的文章,说《红楼梦》大观园里香菱斗草,喊叫“一箭一花为兰,一箭数花为蕙。凡蕙有两枝,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

    2023年2月21日
    4.9K4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