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仁恺

  • 新雨堂书事(三三一)

    这几天天气晴好,心情也好,很适宜于写书事。不过气温还是有点低,昼夜温差大,就像某个神经病人,情绪不稳定,喜怒无常,一阵儿一阵儿地,让人捉摸不透。这种天气,有些墨客骚人一定也会以“春寒料峭”来形容它,虽然他并不明白“料峭”是什么意思。凡事较真就没有多大意思了,会显得自己多少有点孔乙己的,亦只是调侃则个。 言归正传写书事。好长时间以前,到万邦旧书店转了一回,是看…

    2024年3月12日
    1.5K4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