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骅

  • 人间烟火

    北方的冬天终究最像冬天,冷也冷得有道理。火炉子烧得正旺,老人时不时地过来还要换换火,屋里温度正好。版画家在忙活,给他的作品照相,装裱师的两个徒弟给他帮忙,嘀嘀咕咕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装裱师忙他的活计,偶尔也看一看窝在沙发中的我,找话题说些有用无用的话,我可以不理,也可以打盹,也可以用眼睛看看操作间墙壁上正在装裱的字画,他也是可以不在乎我的。我喜欢这种懒洋洋…

    2023年1月9日
    2.2K6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