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

  • 但求两耳不闻窗外事

      我一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当然没有一心只读圣贤书。只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不过是关起门来,过自个的日子,至于那些看了生气又无能为力的,或者净增添负面情绪的,便选择了不闻,不问,不看,不思罢了。说句玩笑话,不知这是不是跟我长了一副双耳紧贴脑门,就是传说中的“正面不见耳”有关?哈哈哈。   这心态保持许多年,直到后来做公众号,…

    2022年6月13日
    19812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