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犁

  • 新雨堂书事(三二二)

    这些天把徐迟译《瓦尔登湖》从书柜中翻出来,竟然可以安静地读上几节。仔细体味它语言的味道,体味他营造的自我的小世界,心里竟有些恬静与舒展,亲切感又增加了许多。读书是讲心境的,一颗浮躁的灵魂是无法安放静谧的世界的。好些年了,这本书一直读不下来,是与自己的心境与状态相关的。那是一种隔离了世俗的美,是一种个体摆脱了各种束缚而回归自然的天性的放飞,是有很多人排斥,而又…

    2023年9月18日
    1.5K20
  • 淘书:孙犁的《书衣文录》

    孙犁《书衣文录》文字整理最早见于《天津师院学报》一九七九年第一期,前有作者序言,后分期刊载。我最初接触则是缘于作者的一本书《书林秋草》,书的开篇文字即为书衣文录,当然是选录的。《书林秋草》为吴泰昌与董秀玉共同编选,时孙犁老矣,已无精力编选这么一本书。此书一九八三年由北京三联出版,与此同列印行的还有郑振铎《西谛书话》、唐弢《晦庵书话》、陈原《书林漫步》、黄裳《…

    2022年8月17日
    1.5K40
  • 因果

    上世纪八十年代林斤澜到天津开会,顺便拜访了孙犁老先生,问起作协组织作家出国,为什么他不想出去的事情,老人说,不会打领带。老人后来还站起来讲故事,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前他出国,每天都是李季帮他打领带,他个子高,李季个子低,他总要俯首,李季总要抬头,很麻烦的。他还不时地用拳头敲打敲打自己的腰。林斤澜都看在眼里。 林斤澜在文章的最后说,行家认为,其实领带可以拉开摘下,…

    2022年7月11日
    7.3K6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