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俊才

  • 新雨堂书事(三一八)

    费先生医院住得久了,觉得泼烦,便强求家人将自己转移至香积寺内歇息。得到费先生情状险危的资讯,便联系草木君前驱探问。原来这些天他一直为这事奔波着,情况是最为了解的。中午时分至香积寺,费先生在梵音吟诵中昏睡,于是和家人叙谈约一个时辰。见终南山书院白梓霖先生,因受费先生委托,亦在全力处理此事。稍后,归途中得知,费先生在我们离开后清醒,由家人推出屋外,阳光明媚,他于…

    2023年7月13日
    1.5K3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