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刚

  • 新雨堂书事(三〇一)

    七月份应约完成一个月的日记写作,某刊要用。几乎每天晚九点左右,就在手机上写,写得很累。曾经有好些年,一直坚持着记日记,后来这份爱好被搁置了,坚持下来原来亦并非易事,所以偶尔翻看鲁迅、知堂等人日记,心中就难免会生些钦佩的敬意来。不过话说回来,亦只有像他们这样一些名人,日记于社会的意义,恐怕更能重要一些,一般的人家,除非经历重大社会变革,日记的价值就要小得多了。…

    2022年8月8日
    6850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