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世界

  • 两代医患情(三)

           2019年正月,一天建芳微信里对我说,晓飞接了个活,要去上饶搞道路亮化工程,为期一年。这个活挣钱多,晓飞是包工头,每个月有八千块。老板建议晓飞把老婆带去,给几个民工烧烧饭,每个月另给三千块工资。我说这挺好呀!建芳说,我们两个一起走的话,欣怡也是要跟我们去的,爷爷奶奶根本带不了。可是欣怡去了那里,定期的复查就麻烦了,回来一趟不容易,去那边看,医生…

    2022年7月6日
    790331
  • 陈万荣记者印象

      认识陈万荣老师有三十多年了,那时他是刚从乡镇通讯员中选拔上来的大丰电视台记者。我很羡慕他。因为我也一直有个想当职业记者的梦想,由于多种原因未能实现,只是利用工作便利过了几年写新闻的瘾。 万荣当记者颇有来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苏北农村还不富裕,通往他们村小学的一段路是坑坑洼洼的乡间小道,每逢雨雪天气,孩子们常摔得像泥猴。万荣有爱心,拿出家中所有积蓄…

    2022年7月6日
    1.8K230
  • 粽香悠悠

    每年端午,氤氲着的粽叶清香,带给我的还有一种思念……

    2022年7月6日
    5.9K70
  • 长春南湖:青春的记忆

    长春南湖对我来说,就是青春的记忆。 当年我就读的大学就位于南湖之滨。南湖成了我们学习之余活动最多的场所,无论春夏秋冬,无论雨疏风骤,我们都对南湖情有独钟。 春天我们去踏青,夏天我们去划船,秋天我们去赏叶,冬天我们去玩雪。南湖对我来说,就是青春的记忆,就是最美的时节,南湖留下了我青春时代的欢声笑语,留下了青涩时节的懵懂冲动。 长春的大学遍布南湖周围,南湖仿佛就…

    2022年7月6日
    17000
  • 老父亲的故事之四——鞋

          在莱芜战役纪念馆陈列这这样两双鞋。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叫什么鞋。       我老父亲看到这双鞋,说起当年战士们都叫它钩子鞋,也叫踢倒山。特别结实,耐穿。        解放战争时,战士们的鞋都是解放区的妇女一针一线做出来的。我父亲记得在部队发过两次绣着字的鞋,第一次是孟良崮战役前,发的鞋上绣着;打败蒋匪军,保卫解放区。第二次在渡江前,发的鞋上绣…

    2022年7月5日
    273100
  • 一棵树蔸的自嘲

    一棵树蔸的自嘲 – 做了一个美梦 ——当了一个有用的材料(不是栋梁) 但一梦醒来 已然浑身枯枝败叶了 无须料想 腐与朽 是迟早的事 . 夕阳近黄昏 余辉映照过来 没有留下灿烂 给点微光 便觉领受了恩典 . 这周遭 寄生的藤蔓和牛耳草 枝枝叶叶 你掩我映 反客为主 ——恁地蓬蓬勃勃 . 麻雀有些肆无忌惮 临着这个龙钟老态 非常不屑 旁若无物 横着飞…

    2022年7月5日
    3.7K70
  • 义工日记:献上爱心,还应催人奋进

    有时我们要感谢那个逼我们一把的人,每个人都有无穷无尽的潜力,如果没人逼一把,谁知道我们的潜力有多大呢?

    2022年7月3日
    449270
  • 他心中那“一亩田”

            四月初,我清理书房时发现一封28年前贴好邮票却忘记寄出一封信,信是写给我的好友铜仁地委党校教师匡建华先生的,内容是谈我南下深圳后的生存状态和感受以及对他和家乡亲友的惦念。由于我的疏忽,这封信竟然未寄出,于是将信封、两页信纸拍成照片发给了他和我们二人的共同好友——亦师亦兄的吴义荣先生。吴先生看了感慨不已,…

    2022年7月2日
    1.1K191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九——儿子

    九、  儿子 1947年5月,蕙芹的家乡解放了,人们终于可以过个安生的日子了。凭着蕙芹的勤劳,她和婆婆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 几年后一个夏天的清晨,蕙芹要去地里干活儿,路过一片玉茭地,见地边缘放着个蓝底白花儿的印花布包裹。 四下里没一个人影,蕙芹觉得奇怪。走近了看,见包裹皮是一个半新不旧的小被子,包裹的一端露出个婴儿的小半边脸。那小人闭着眼,睡得正香…

    2022年6月30日
    40070
  • 辽河入梦来

    辽河是我年少时最为快乐的回忆。 春天时在清晨,到河边,在朝阳升起的时候,放牧骏马,躺在青草地上,倾听布谷鸟的欢叫;夏天时在烈日之下,纵身河水之中,享受水中的清凉;秋天时趟着草丛中的露水,用潜网到河边捕鱼,品味辽河鱼的鲜美;冬天时顶着严寒,在冰面上滑冰车,在冰面上打滚,任凭寒风肆虐。 父亲常对我说,这辽河水一直流到大海。我也在幻想着,什么时候我能沿着辽河去大海…

    2022年6月30日
    3.0K4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