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歌:一只鼓着肚子的黑釉花瓶

      一只鼓着肚子的黑釉花瓶 – 先吐出曲折有度的苍老虬枝 神奇的魔术手法 让枯瘦的枝头变出新芽 再吐出错落有致的叶的稀疏 呈现美不可复制的优雅 目光禁不住神秘的诱惑 如淡雅的月辉轻笼其上 气质来自司空见惯的俗世 美源于夜色不离不弃的供养

    5小时前
    7540
  • 诗词:归燕

                                                                                      归燕                                                              紫烟腾空微小,绕梁归来啼唱。                    …

    15小时前
    9260
  • 小说《奇石》读后感

    –        拜读尚老先生大作《奇石》,高山仰止。伴随叙事节奏,紧赶慢追,一路读取,直到那第八维被“红的黑的腻的粉的香的辣的凉的热的不顾鼻子眼睛照脸”地涂抹,又被陈茵无情说破给叶子听了(liao),这才缓缓告一段落。 听先生言说,这块“奇石”出世已有十多年之久,赞美之评,想必很多。其题材,今日再读,仍未失其丰采,也不曾有时空的疏离感。字里行间…

    18小时前
    15860
  • 憨棨的故事(6)台湾来信

    岁月如白驹过隙,倏忽而逝。一晃,时间来到了1988年。这一年6月的一天,一封寄自台湾台北市的信惊呆了刘书德一家人。 信被投递员放在了村里的小学校。这封信的收信人叫“刘富泰”,“刘”是繁体字“劉”。但那时村里没有叫“刘富泰”的。几个年龄稍大的老师猜测,收信人应该是已经去世两年多、外号叫“犟驴子”的老头儿刘富泰。于是把信交到了刘富泰的大儿子刘书德手里。 信是在台…

    1天前
    272340
  • 梦也何曾到董桥

    前几年市面上就流行董桥了。柳苏说,“你一定要读董桥,”陈子善还用这句话作了书名,选编了推介董桥的文字,劝人读读董桥。好在读书人成熟多了,不像余秋雨热那时毛毛糙糙,随着潮流走,尽管董桥也值得读读。其实,世上也并没有什么非读不可的文字。 早先买了本董著《书城黄昏即事》,它夹在辽宁教育出版社“书趣文丛”的“文丛”里,私下以为董桥的文字也并不比思果、谷林、金性尧等诸…

    1天前
    1.7K60
  • 一树梨花醉春风

    图文 似水若烟 中山公园的这棵豆梨花,闻名全汕头。为了这棵梨花,每年花开的时候,我都会期待一次,但是,年年期盼年年念,年年未遇年复年。只因中山公园在老市区,道路塞车不说,停车更难。你说去别处,不管多远,先生从不推辞,唯独这汕头老市区,一听就怕,一怕就去不成。 二十多年前,怀着大小子的时候,去看过菊展;两年后,怀着小小子的时候又再去看一次菊展,那时,大小子已经…

    2天前
    1.6K40
  • 武汉行之观古琴台

    前次办事去了武汉,就微信流水帐里那么一吵吵。谁知,有朋友说:打发谁呢?您不写点什么?好么,那就写点儿什么!首选先说说古琴台。若说古琴,您便立马知晓是讲伯牙、子期二公的千古流传喽?故事俺讲还是不讲呢?不讲又所为何来?那还是略讲一、二,为俺这清汤寡水文章增色则个。 相传春秋战国时期,楚国音乐大师俞伯牙路经汉阳江口,夜泊江岸。是值雨过天晴,皓月当空,江如白练,景色…

    3天前
    1.3K170
  • 散文:玲儿

    – 临近高考的那个下午, 侄女玲儿坐在起居室的扇形窗前复习功课。她面前摞了足有两尺高的复习资料,本来在这关键时刻是没人来打扰的。可那天我的嫂嫂破天荒地连农活也不干,一味守在屋内陪着她。平时的玲儿,比说话更多的是温婉的微笑,此时的她紧锁眉头烦躁不安地坐在夏日闷热的屋里,她并不厌烦资料上课本上如潮水般永不干涸的题海,令她烦的倒是那一身无处不痒的红疙瘩…

    3天前
    2.2K250
  • 忆与电影艺术家张良的交往

    30多本工作相册中的一本,是我在工作期间与20多位部级领导和其他名人的合影。20多位当时的部级领导,有3位后来成了正国级和副国级领导。 往事如烟随梦远,云舒云卷自安闲。但领导们对我的关怀,想起来仍让我心中暖暖的。 领导对我的关怀,我视作对苏州的关心,把人脉关系全用在工作上。调离苏州后,我与领导们再也没有主动的联系。 与工作有关又没有直接关系的,是我与电影艺术…

    4天前
    1.8K330
  • 憨棨的故事(5)成为“烈士”

    憨棨与众战俘登船离开韩国后,究竟用了多长时间,才到了台湾,他始终说不清楚。因为在船上他和他的很多战俘弟兄晕船,直吐得七荤八素,乱七八糟,一塌糊涂,甚至连胆汁都吐了出来。就这样一路昏天黑地地飘摇着,呕吐着,终于在1954年的春节前抵达了基隆港。 憨棨清楚地记得,他们刚刚到达台湾时的情景。彼时,到处是青天白日旗,到处是红红绿绿的欢迎标语,到处是手持彩旗的欢迎人群…

    4天前
    2.0K40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