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伙伴小四

35c23a6a-aaa0-4adc-b024-26e5ab87729327

小四和我同龄,是我表舅家的弟弟。家里哥四个,他是最小的。我们俩一起长大,是光屁股娃娃。在我上学之前可以说我们是最好的伙伴,记得我无论是玩什么都要叫着小四。我们一起装鬼子,一起玩抓特务,一起够榆钱,每天吃完饭后就是我们的娱乐时间。

我心粗,小四心细,每次玩时小四都要提醒我,要有方法,不要出事。那时我们最开心的事,就是夏天到庄稼地边的池塘中放鹅,鹅在地边吃草,我们在田边抓蚂蚱。那时的蚂蚱也是大,还有扁担勾,其实就是一种小昆虫,绿绿的,大大的,一次能抓好多。

35c23a6a-aaa0-4adc-b024-26e5ab87729316

我和小四在生产队的场院里玩。当时生产队的场院可大了,我们在大人在前面的场地里劳动时,在后面的柴垛后面玩。主要就是在柴禾上折把式。我们还玩过家家,藏猫猫,玩弹溜溜,这些小四不是我的对手。我们还一道到辽河洗澡,当然都是和大人们一起去。但后来由于小孩子洗澡出了事,父母管的严,我们就不再去了。

35c23a6a-aaa0-4adc-b024-26e5ab87729380

天真烂漫的童年过得很快,在八岁时我就上学了,小四却不愿上学,没法我只能自己去上学。我上学的三年级时小四才上学,因为不在一起学习了,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少多了。我有我的世界,他有他的生活。如果不是有事,很少在一起玩了。可能是性格的原因,小四不爱念书,只读到初中一年就下来了。但是小四的脑子够用,下来后帮助家里做农活,自己还能做点小买卖,补贴家用。后来我表舅的,堂弟所在的矿上招工,小四就去那干活了。小四很聪明, 也很会来事,没有到井下挖煤,而是开电瓶车。由于小四的聪明能干,被当地的一个小老板看中了,进而招做了上门女婿。因此小四的生活的也还不错。我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读到大学,始终也没离开学校,毕业后参加工作,娶妻生子,和小四走了两个不同的人生轨迹。

前些年回老家,还碰到过小四,嘘寒问暖,变化多多。小四的脸上也布满了沧桑,孩提时代的乐事几乎没有再提,只是聊怎么能多赚些钱,养家糊口。

近些年由于工作的忙忙碌碌,也没回老家,不知道小四现在过得怎么样。听乡亲说他得了脑子疼的毛病,三个孩子都大了,生活压力很大,真够他呛。但是我现也帮不上他什么忙,只能默默地祝福他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9882

(1)
上一篇 2022年7月3日 上午6:06
下一篇 2022年7月3日 上午8:25

相关推荐

  • 我们曾如此相爱   

      我们曾如此相爱 爱得不分你我 爱得没有边界 爱得不分左右 爱得分不清南北 我们海誓山盟 爱到永远 永远就是没有终点边界   我们曾如此相爱 爱在初春的田野 一场春雨  一片嫩绿 不寒的杨柳风 带来初恋的爱 放飞风筝   也放飞爱 酥酥的吻   甜甜的吻 脸红  心跳  肉抖  魂飞    胆战----   我们曾如此相爱 爱…

    2023年1月17日
    21260
  • 爱的传奇:半卷書(小小说)

    东瑞 【结局】        你要买的这本《书缘》还有下卷,共两卷;两卷要一起买才行。 书屋收银处一位戴口罩的姓舒女收银员,抬头看了购书者,是一位戴口罩的小伙子。 小伙子说,书枱上只剩下这上卷。 那你等一会,收银员转头应付另一位戴口罩的购书小姐,看了看书名,也是《书缘》,对她说,妳要买的这本书还有上卷,共两卷…

    2022年7月19日
    906350
  • 从迷失的女生到心灵疗愈师

    2021年7月17日小娟和先生邀约我们夫妇在黄埔花园饮茶,见面时候我们没有握手,但轻轻相拥,感觉犹如与久别的小女儿相逢。 四年前我们和小娟、震邦夫妇茶聚过一次;这一次疫境中的约定,一退再退,最后才相约在香港确诊几乎清零的日子,多么令人珍惜。 而立之年的小娟,娟好俏丽,自信甜笑的面容依旧,乍见就塞来一封外面写着「敬爱的叔叔阿姨」的信,内称我们是她的「天使、菩萨…

    2022年11月3日
    516290
  • 校园里的,那两排白杨树

     7月14日,是离开最后一个校园的日子,那是三十多年的事了。离开之后,也曾许多次进出过其他美丽优雅的校园,但总不比她来得那么的亲切和温暖。 * 离开那日的上午,天气晴好,提着行李,最后一次走在校园教学楼与大门之间的水泥路上,一步三回头。 同行者仅有一人,是位女同学也就是后来的妻子,,,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的那种风格,声音不大、温柔地说着什么。而我却心猿意马,左顾…

    2022年7月15日
    65680
  • 中篇小说:《师傅和我及其它》(3)

    中篇小说:《师傅和我及其它》(3) 我师傅家里,只有她和她母亲两口人,她母亲那时已七十多岁,师傅往上海一走,老人显然需要照顾,于是有事没事我常常地到她家里边去。 谁知师傅一走就是好几个月,这倒使我跟师傅的母亲熟悉了起来。有一次闲聊,我从老人家嘴里知道了这样两宗事—— 第一宗事是老人家脱口而出说:“你心地好,不然我闺女也不会真心把你当徒弟待。”我感到很是惶恐,…

    2022年7月30日
    6293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7月3日 下午4:40

    不同的志向,不同的命运。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7月4日 上午5:33

    童年的玩伴,长大了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命运。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0月6日 下午8:09

    岁月匆匆,小时候的玩伴都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人生走什么路,有时候真的很难预料。只要自己感觉快乐就是幸福。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