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 (二)

欣赏--古诗·《夏意》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 (二)
       人的生命大约都有极值,也有低潮。
       但我的极值太短了,就像流星一样,很快殒灭了。
       我的诗集是1965年冬开始整理的,到了1966年春夏之交准备付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诗集的小样都打印出来的时候,却被叫停了。
       不过,我还算坚强,并没有受到多大打击。我以我旺盛的精力,继续从事我的业余文学创作,写我的长篇小说。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因为那时我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一九六四年,我就被推选为空军大同基地学习毛主席著积极分子,日日夜夜血脉都在喷张着,对于个人名利看得很淡。时光河流向前滔滔流着。
       对我比较大的打击,是在一九六九年发生的。由于老家有人污蔑抹黑,说我父亲当过伪连长,说我母亲是反动会道门成员(这都是捕风捉影的不实之词),我被从部队清理回来了。复员转业回到地方后,我被安排在河南新乡地区柴油机厂当了工人。这也罢了。但让我深感不幸的是,我发觉我即将峻稿的长篇小说,在离开部队之前丢失了。这部手稿我前前后后写了近五年,这对我打击太大了。我一直视文学创作为生命,甚至高于生命。手稿的遗失,简直是丢了我的命呵!
       我的不幸的日子就是从这时开始的。我将慢慢和大家相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9698

(13)
上一篇 2022年7月2日 上午7:24
下一篇 2022年7月2日 上午8:55

相关推荐

  • 书法

    这是我家先生的作品,临习智永千字文(部分)  

    2022年6月8日
    4.0K80
  • “难诉相思”网名之由来

    有些博友不明白我为啥给自己取的网名叫“难诉相思”,说来话长,容我细细道来。 我虽没看过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据说颇有些轰动的电视剧《鹊桥仙》,然而该剧的主题歌《难诉相思》却一直萦绕于心头,成了我今生最爱的几首歌之一。我喜欢它的哀怨缠绵,如泣如诉;喜欢它的情真意切,荡气回肠。在这优美的旋律中,秦少游和苏小妹的千古爱情故事就悄悄地进驻到我的心田。由霍达作词、高潮谱曲,…

    2022年7月10日
    422350
  • 散文:独山邂逅种荷人

    夏天的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才刚风雨雷电,刹那便斜阳脉脉。这样的好天气,不去独山赏荷,便有负天时了。 独山原本是无荷池的,当然更无荷花。自几年前辟为城区惟一的森林公园后,山隈处几十亩浅塘薄田,几经改造,在一个夏天,终于荷盏亭亭,荷莲袅袅,自在葳蕤,很快成为一方清凉去处了。 只几分钟的车程,便将身从喧嚣的小区,置之于盈盈的荷池之间。 一条较为宽阔的机耕路,笔直…

    2022年7月10日
    4.7K260
  • 幸福大炒饭(小小说)

    (香港)东瑞   简家一大家子七八口都喜欢简妈妈的幸福大炒饭。儿女们自小就很赞妈妈的厨艺,尤其是大炒饭,吃出味道,吃出瘾来。后来大女儿出嫁、小儿子娶媳妇,都另组小家庭、搬出去后,依然怀念妈妈的炒饭味道。久不久、遇到周末假日,女儿撒娇、儿子偏爱,都会轮盘打电话过来了,下订单—— 大女儿说,妈,好想念您的大炒饭! 小儿子说,妈,好久没吃您的大炒饭了! …

    文化 2022年5月15日
    388210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九)

      九、 中考成绩出来了,三霸和三丫考上了黄冈中学高中部。卫东没有考上,卫东爸爸把他安排到鄂州一中读书。这年暑假,三霸和三丫参加了黄冈中学高中部搞的初高衔接班补习。三家搬家,在鄂州那边安了家。周日,三霸和三丫回鄂州,都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在南门塔四大家家属院里,问:请问我家在哪里?院子里的人问:你是谁家的孩子?三霸说:我是组织部宋部长家的孩子。结…

    2022年6月22日
    5.9K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