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九——儿子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九——儿子

九、  儿子

1947年5月,蕙芹的家乡解放了,人们终于可以过个安生的日子了。凭着蕙芹的勤劳,她和婆婆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

几年后一个夏天的清晨,蕙芹要去地里干活儿,路过一片玉茭地,见地边缘放着个蓝底白花儿的印花布包裹。

四下里没一个人影,蕙芹觉得奇怪。走近了看,见包裹皮是一个半新不旧的小被子,包裹的一端露出个婴儿的小半边脸。那小人闭着眼,睡得正香。蕙芹心里一动,轻轻地抱起孩子,快速向家里走去。

“妈,我捡到个孩子!”一进门,蕙芹就压低声音兴奋地说。

两个女人解开被子,见是个男婴。

“呀,还是个带把儿的!”婆婆也很兴奋。

两人相视一笑,“妈,这是老天给咱的。咱养着他吧。”蕙芹的脸激动的微微发红。

“当然。为什么不呢?”看起来,婆婆比蕙芹更高兴。

孩子“哇哇”地哭了起来。

“捧妮,你听他哭的多响。小家伙壮着呢。快!弄点吃的来,他一定是饿了。”

“妈,他吃什么?用白面熬些糊糊?”

“生面不行。他太小,吃那个消化不了。得把面蒸熟了再熬。去吧,挖碗白面蒸上。上面搁一粒黄豆,豆熟了,面就熟了。”

婆婆一边说,一边抱起孩子摇着,“噢,噢,乖。不哭,不哭,你妈给你弄吃的去了。”孩子继续哭,婆婆抱着他就出门了。

“捧妮,我抱他出去,寻个人奶奶他。”婆婆站在院子里对蕙芹说。

人家就这样,一个小人的到来,象透进了一束阳光,象吹来了一缕春风。这个家从此有了生气。

两个女人里里外外地忙活,这忙碌也似乎有了新的含义。

小孩子象刚落了花儿的倭瓜,一天一个样。他会爬了,他会坐了,他会走了,他会叫妈了。蕙芹那个乐,就象是喝下了蜜糖水,干活儿的劲头儿都凭空增了好几倍。

过去,蕙芹生存的目标是为着婆婆——她要替丈夫承担起赡养老人的义务,她要让婆婆尽可能地活得好。但她自己的前途是暗淡的。她不敢想婆婆百年之后自己的日子。现在不同了,有了儿子,她的前景一片光明。她要为儿子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儿子三岁上,婆婆过世了。蕙芹的母亲就住了过来——老人一直跟着儿子们住在太原,可那么些年了,她一直不习惯过城市生活。蕙芹的孩子小,也需要个人照看。

这之后,蕙芹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蕙芹的母亲比婆婆康健,是个劳碌惯了的人,闲不住。家里的事,她打理的井井有条,不需要蕙芹分心。

那时有了农业社,蕙芹在队里劳动,干个现成活儿,凡事用不着她去操心,心理上也轻松了许多。那些个遇到困难一个人扛的日子,蕙芹过怕了。有了集体做依靠,她觉得自己就象是鱼儿游回了大海。她真心热爱人民公社,把生产队当成自己的家。她在队里劳动和在自家地里没有两样,不惜力,不撒奸。蕙芹年年都被评为劳动模范,奖状贴满了她家的一面墙。

最让蕙芹自豪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和男社员一样去耕地,另一件是她给队里当饲养员。

耕地对蕙芹来说本不算一件新鲜事。但在生产队,这种活儿是绝对不会派妇女去干的。

那还是大跃进的年代。村子里有许多人去炼钢铁,秋耕地不能等,上冻了就耕不动了。队里人手不够,这让队长发了愁。蕙芹说:“耕地?我会呀,就让我去吧。”从此,只要队里人手紧,干部们就会想起蕙芹。就让她和男人们一起去耕地。

同是耕地,为集体和为自己,感觉全然不同。为自己是不得已,心里总有几分辛酸和委屈。为队里,蕙芹的心里充满了自豪感——这是人们对她的认可。

当饲养员也是蕙芹自己要求去的。这种活儿,一般人都不愿意干。

“你行吗?这活儿可从来没女的干过。”队长不放心。

“怎么不行。不是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吗?”蕙芹坚持。

人们都笑了。

“晚上要在饲养院睡的。”

“这我知道。‘马不吃夜草不肥。’晚上要起夜给牲口上草料。” 就这样,蕙芹扛着铺盖卷住进了饲养室。

当饲养员是个苦差事。要铡草,起圈,担水饮牲口。最难的是夜里给牲口喂草料。夏天还好。要是在数九寒天,半夜里从热被窝里钻出来,那滋味,想想都让人畏缩。

蕙芹当了省里的“三八红旗手”。披红挂彩,好不荣耀。

大队开社员大会,书记在会上说:“……一个女人,家里有孩子,有老母。干的是老爷们儿的活儿,把牲口喂养得膘肥体壮……你们男子汉却不愿意干,只知道在家里守老婆。你们愧不愧?”

下面一片笑声,人们的目光都投向了蕙芹,蕙芹脸红了。她在心里说:“队里好了,我才能好。再说当饲养员挣得工分多。我儿子他没有老子……”

是的。对于儿子,她担负着父亲和母亲双重角色。她把他抚养成人,为他盖了新房,娶了媳妇。媳妇生了一儿一女,蕙芹做了祖母。

一家六口,老母亲年岁虽高,却是能吃能动,耳聪目明。孙儿孙女活泼可爱。儿子勤劳孝顺。媳妇会过光景,没闲话,没是非。蕙芹自己身体健康,仍能去地里劳动。这也算是圆满了。谁能想到,蕙芹竟没能守住自己的儿子,他得了肝硬化腹水,死在了医院里。

那年,儿子38岁,蕙芹69岁。

白发人送黑发人,老天又在蕙芹的心上捅了一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9418

(6)
上一篇 2022年6月30日 下午1:32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下午1:40

相关推荐

  • 七言:博友纷纷寻新场(配图)

             近在眼前五二零,是俺理博九周年。          特此提前来庆祝,十全十美恐难圆。          去八今九本吉祥,天天上博喜洋洋。          浪博天天讲维护,博友纷纷寻新场。     分享:

    2022年5月16日
    1.2K20
  • 有朋自苏州来,不亦乐乎

    借用孔子《论语•学而》中的一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按我个人肤浅的理解,这句话好像蕴含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从远方来,一起“研学”的意思。如今,还可以明喻对远道而来的朋友表示非常的欢迎,以及与朋友见面时特别开心的意境。其实,不管你怎么去理解,我们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在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中国,孔子就一语道出中华民族的优良美德,那就是好客和友善。 有朋自苏州…

    2023年8月11日
    571161
  • 诚厚——与我心亲近

      2009年7月,我在网易开设了博客,初衷是为了记录一个多月前出生的孙女大宝的成长。设博需要取一个网名昵称,我几乎不加思索用了诚厚。网易博客关闭后,我又转移到新浪设博。本想延用网易网名,不料已有人捷足先登,因我正在从事祥瑞文化的研究,不得已便加了祥瑞二字。加入卯酉河,恢复了诚厚的网名。 诚厚,没有动人故事,毫无文学色彩,或许也没有让博友们感觉亲近的昵。但这…

    2023年2月18日
    1.2K400
  • 梦若当初

        秋夜清风袭心湖,梦若当初空对无。 夜幕低垂河边走,繁星闪烁用心数。 晃晃悠悠人生路,唯唯诺诺难作主。 跃跃撞撞闯险阻,羞羞答答阅情书。 彩云万朵迎风渡,夕阳无限寻归途。 相思长恨谁关注?梦断黄昏忆当初。 笑对天穹望明月,深情莫让红尘负。 烟云缱绻中情毒,满纸空无谁能助?    

    2023年9月21日
    394120
  • 母亲的手

    母亲去世早,只陪伴我生活了13年。 在我的朦胧少年记忆中,母亲高高的个子,身体长得匀称,四方脸,眼睛很有神采。为人热情大方,说话嗓门儿高,老远儿就能听到她爽朗的说笑声。 母亲爱干净,做活细致。每天从头到脚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板板整整,我们四个孩子更是在母亲的呵护下,每个孩子都是干干净净的。家里家外母亲更是刚刚放下笤帚又拿起了簸箕,把个小院子收拾得一尘不染,窗…

    2023年5月21日
    2.0K3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30日 下午11:25

    欣赏佳作,分享精彩,问候[花][花][花]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5日 下午6:52

    一读你的小说 就知道你是有生活底子的 分享了!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7月6日 下午5:12

    看你的小说,由于不会操作,不能前往。今天看到了,蕙芹真是个苦命,又摊上白发人送黑发人。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7日 上午7:23

      @悠扬琴声68谢谢你一直的关注!习惯了新浪进个人中心看博友的文章,现在这个有点摸不着头脑。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7月27日 上午10:36

    年轻丧夫,老年丧子,这些人生中的不幸都让蕙芹遇上了,但相信她心善,会有好报。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27日 下午4:15

      @四格格幼年丧父、青年丧夫、老年丧子,还真是让蕙芹都遇上了。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1月13日 下午4:43

    老年过上无忧无虑的新生活,没想到又遇到儿子去世。太不幸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