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秉权教授印象:讲台上的魔术师

2022062610401981

祝秉权教授是我的恩师,大一时担任我们的《外国文学》课的教学。

至今记得教授上第一节课的情景——

踏着悦耳的铃声,中等个子、清癯的教授带一本厚厚的讲义夹走上讲台,我喊“起立!”,大家起立向教授致敬。教授还礼让我们坐下。同学们都坐下了,我却忘了坐下,我被教授那一双眼睛吸引了:那眼睛像鹰,犀利、明亮,射出智慧的光芒。我似乎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就这样呆呆地想着,呆呆地站着。当时教授也有点纳闷,这学生怎么不坐下?于是提醒我道:这位同学,你也可以坐下了。我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坐下了。

曲有过门书有序,教授的开场白简洁明了,未成曲调先有情。他说:中国文学源远流长,与中国文学同样辉煌的是外国文学。我的课就是为你们打开一扇窗,一扇文学的窗,带你们透过这扇窗,去看看国外五彩缤纷的文学。教授开始讲课了,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好像是讲《天方夜谭》,又好像是讲《荷马史诗》?反正是异彩纷呈:娓娓的叙述、入神的描绘、激情的渲染、精妙的点评、幽默的语言:牢牢抓住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自打娘胎出来,何曾听过这样激动人心的课?正如醉如痴的时候,下课铃声响了。

还没有听过瘾,怎么就下课了呢?

庆幸的是,大学的课一般都是两节连堂,没听过瘾,下节课还可以接着听。

教授宣布:休息十分钟。

这十分钟可能是我们入学以来最难受的十分钟,有点像现在看一集精彩的电视连续剧,正看到高潮处,这一集结束了。在播放下一集之前,插播十分钟的广告,而且没有换频道的权利。楼下就是操场,平时课间十分钟大部分同学都要去操场活动活动,这次没有人出教室,都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等;少数几位去上厕所,来回一路小跑。

第二节课的情形与第一节课同。教授出神入化地讲,我们神魂颠倒地听。我们的目光、表情都随着教授一举手一投足而变化。伸颈、侧目、点头、默叹——简直是《口技》中对众宾客描写的翻版。不同的是,我们的课堂还多了会心的微笑、开心的大笑。多年以后,教授回忆给我们上第一节课时还忍俊不禁。他在一首诗里头描绘我在第一堂课上的表现:

他喊“起立”,把我紧盯。

听我讲课,目不转睛。

……

听祝教授的课,好比饿极了的时候享用了丰盛的大餐,喉咙干得冒烟的时刻喝了一杯清凉的泉水,解馋!解渴!

教授没有食言,果然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透过这扇窗,我们果然看到了国门外缤纷的世界——

倔强坚强的保尔·柯察金,美丽清纯的冬妮娅

桀骜不驯的嘉尔曼

良知未泯的聂赫留朵夫

盗火的普罗米修斯

英俊的于连、丑陋的敲钟人

忧郁的哈姆雷特

痛苦的安娜·卡列琳娜

吝啬而诡计多端的葛朗台、可怜的欧也妮

……

一个个鲜活的面容迎面走来,让我们为之痴狂,为之流泪,为之扼腕,为之振奋。随着教授的魔杖,我们一会儿跋涉在西伯利亚荒原上,一会儿流连在杨柳依依的小河边,一会儿游走在冤魂飘荡的城堡,一会儿混迹在巴黎的上流社会……如饥似渴,如醉如痴。

祝教授每上完一次课,就会给我们开一串长长的书目,我们按图索骥,迅速买来名著一睹为快。这才发现,名著本身并没有教授讲述那么精彩。中国文学以情节取胜,外国文学以描写见长。那些冗长的描写很有点像京剧里头的慢板,咿咿呀呀,没完没了。要不是有教授精彩赏析在先,心气浮躁的我们能否有耐心一本本读完尚未可知。总之,我们对外国文学的热爱,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教授绘声绘色的“煽动”。

那时巴不得天天都上外国文学课,可惜,祝教授的课每周才两次。学科发展要均衡,这个道理我们懂。于是当我们心满意足地结束祝教授的这一次课的同时,又热切地盼望他的下一次课的到来。

虽然,大学里的教授都是学富五车的专家学者,但是,授课的水平还是有差别的。我们是粉碎“四人帮”、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学生,虽然基础并不扎实,但是眼界却很高,对那些授课水平一般的教授,往往颇有微词。比如有一位讲《中国**文学》的教授,他的学术水平很高,名望也很高,我们对他的期待值也很高。但是他不擅表达,他的课给我们的心理落差自然也大。那时尚未有“愤青”一说,但是班上很有几个“愤青”,**文学教授才转身走出教室,就有一位仁兄在黑板上大书四个字:

技止此耳!

“技止此耳”语出柳宗元的《黔之驴》,含“黔驴技穷”之意,感情色彩不言自明。

另一位德高望重的教授讲授《唐宋文学》,每堂课的模式一成不变:题解、作者、背景、注释、欣赏、背诵。平心而论,唐诗宋词是得这么讲,但是我们那时是不下田不知道稼穑艰,眼高却不知道自己手低;又正值青春期,对缠绵悱恻的婉约词特别着迷。而教授却在讲台上宣称:他只喜欢豪放词,不喜欢婉约词。大家又觉得他有点矫情,于是也不喜欢他。

我们那时最大的优点是好学,最大的缺点是偏激。于是把我们喜欢的教授:讲《外国文学》的祝秉权教授、讲《写作》的曾传轩教授、讲《文学概论》的王汉武教授等,在心中竖起一座座丰碑,把我们不喜欢的教授在心中打入另册。很有点梁实秋的待客之道:对于前者,未来时盼他们来,来后盼他们不走,走后盼他们再来;对于后者,未来时盼他们不来,来后盼他们快走,走后盼他们不要再来。而且毫不掩饰,好恶全写在脸上。现在想起怪对不起后面那批教授的。走上教学岗位以后,有机会走南闯北,聆听过全国各地大师级专家的学术报告后,才接受了这样一个现实:授课水平一般在大学教授中是常态,像祝教授那样能把课上得让学生着迷的教授实在是寥若晨星,屈指可数。以我的孤陋寡闻,在语言文学类课中,能与祝教授的课比美的还真的不多,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许嘉璐算一个。

我们那时崇拜祝教授,就像今天的青少年追星一样,对他的一切都感兴趣。教授桃李满天下,很多奇闻逸事从我们的师兄师姐口中道来,让教授的形象在我们心目中更加丰满:

      奇闻逸事一教授早年担任《写作》课的教学,有一次给学生布置了一道作文题:描写一个你最熟悉的人的外貌。全班学生都写得不错,唯独一女生写得不成功。该女生作文水平不低,写的人物又是她热恋中的男友,却未能让男友跃然纸上。教授摇了摇头,判了一个较低的分数。女生嫌分数太低,找教授论理:“教授:以您的博闻强识,岂不闻……乎?”省略号部分是附在教授耳边轻轻说的,教授当即大笑,朗声叫道:把你的作文本拿来,我要重新给你判分!随后给该女生重新判了一个高分。同学好奇,问女生:你对教授说了句什么话?女生秘而不宣。问教授,教授笑而不答。后毕业会餐,男生们轮流向教授敬酒,趁教授微醺时,复问之,教授方吐真言,那女生只轻轻说了四个字:

得意忘形

众男生先是错愕,后终于醒悟,继而击掌大乐:得意忘形,得意忘形,得其意而忘其形。多么真实!多么微妙!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绝啊!绝!

      奇闻逸事二:在《文学概论》课上,教授侃侃而谈。忽然,走廊上传来“笃、笃、笃”高跟鞋敲击水泥地面的声音,一位时髦女青年袅袅婷婷从窗外走过。男生的眼球一下就被女青年吸引过去了。这恐怕是教授上课时学生极少有的走神。此时,换了别的教授,必然会心中不快;刻薄一点的,说不定会用孔老夫子的话敲打一下这帮愣头青们:吾未闻有好道如好色者也。而祝教授并没有表现出半点不快,他趁机因势利导,点评起刚才那位女青年来,说她着装得体,艳而不妖,媚而不俗,气质高雅。她何能为此?乃懂得生活之美学也。于是从艺术的美学,谈到生活中的美学,再从生活中的美学,升华为理论层面上的美学。把学生一次小小的分神,就势演绎成一堂精妙的美学理论课。——当师兄眉飞色舞地对我描绘那堂课的情形时,我立刻就联想到国画大师刘海粟,一次作画时,羊毫笔吸墨过饱,老先生年事已高,握笔的手有些微颤,还未落笔,一滴墨已经滴到宣纸上。助手见状,欲换一张,老先生道:没事。就势涂抹,三下两下,几只活灵活现的对虾跃然纸上。——化腐朽为神奇,大师作画如此,教授授课亦如此。

《学记》云:“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现代课堂艺术讲预设与生成的关系,当生成偏离预设时,预设与生成之间如何实现良性互动?这既挑战着教师实践的智慧,也考验着教师灵活应变的能力。以祝教授讲美学为例。他利用学生的分神,采用“欲擒故纵”的策略,借助发生的问题,顺水推舟,推波助澜,步步为营,把问题引向深入,成就课堂的精彩。我想,如果用教学论衡量祝教授的课,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教授的课都是经典中的经典、精品中的精品。

唉!那是多么活色生香的课啊!激情之流四溢,思维之花闪耀,睿智之言流淌;曾经那样地让我们着迷、入魔,不能自已。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9040

(11)
上一篇 2022年6月26日 下午5:07
下一篇 2022年6月26日 下午9:38

相关推荐

  • 新雨堂书事(三〇〇)

    在古旧书店溜达,天很热,满身的汗,店内还是很凉快的。疫情时期,读者很少,店员的数量要多于顾客的。有一位老店员在抄写时政理论,间或亦能选出一两个问题大声提问其他员工,有容易回答的,亦有较难回答的,总之都可以赢得一阵笑声来。店内气氛因此就显得很为宽松。 转了几排书架,并没有选中什么书,这时有一位个头不高的店员拿着本书过来,向我推荐,看书名,是王世贞编撰《列仙全传…

    2022年7月13日
    38450
  • 【随笔】乡村书话

    【随笔】乡村书话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在乡下中学教学。 这个乡下,你用“穷乡僻壤”来形容一点也没错,你说它是“塞上江南”,也比较贴切,总之是属于有些古老,也有些缺少现代气息的那种状况。 这里,一条清水河,潺潺地流,流到南河,流到松滋,原来它是洈水的源头;这里四面是山,靠南的那面山叫南岭,站在南岭的山顶,可以看到壶瓶山的“九姊妹尖”。靠北的山,…

    2022年6月12日
    1.7K100
  • 遇见,生命中的蚂蚁(小小说)

    东瑞     那年,我携眷来到这小小岛城,心情颇为失落。 我虽正处盛年,但岛城百业不景,只能毛遂自荐地到一家小公司打工,送货兼推销,日薪制,推销额超过才计奖金。 以薄薪养家活口,捉襟见肘,幸亏妻子任劳任怨,照顾一对小儿女。 不过,我的心情依然郁闷不乐。 那料,大自然界那很不起眼的小不点,竟给我带来了意想不到启发和转机。 那是一个…

    2022年7月3日
    426331
  • 贺神州十四圆满升空(外一首杏满枝头)

    七绝·贺神州十四圆满升空 神州十四又升天,冉冉东风送客船。 轨道精尖连玉宇,一声圆满酒泉宣。 七绝·杏满枝头 滴溜搭挂满枝头,红杏飘香燕子楼。 无限清芬无限意,引来百鸟亮歌喉。

    2022年6月6日
    25160
  • 白音查干(1)

      白音查干(1) 内蒙古大草原有好多浩特嘎查(自然村)的名字叫白音查干,汉语翻译过来好像是富饶的草原的意思。 锡林郭勒草原、呼伦贝尔草原、克什克腾草原就有大大小小的好几十个白音查干,不过给我印象最深刻的白音查干是在内蒙古和辽宁省交界的一个很大的嘎查,我们去的时候还叫人民公社的生产大队。 那是1982年,为了参加全国画展并取得好成绩,盟文化局专门从…

    2022年5月31日
    2.7K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4条)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2年6月26日 下午9:17

    杨班长的文章很精采。祝教授讲课魅力十足,毋庸置疑,但用魔术师形容恩师恐怕有些不敬噢。[微笑]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7日 上午7:45

      @晓舟同志多谢晓舟老师赏读赠玉!此标题得到恩师祝教授认可。源于当年我们班同学对祝教授的评论:他往讲台上一站,仿佛有变不完的戏法。另外,我不是班长,只是班委之一,让我喊起立是班主任指定的,为什么不让班长喊,当时没多想,现在也想不明白。我们的班长后来任贵州省精神文明办主任、教育厅副厅长(正厅级),现已退休。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6月27日 上午9:24

      @情满乌江说明你嗓音洪亮![赞]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7日 上午9:34

      @柳絮晗烟[大笑][大笑][大笑][咧嘴笑][咧嘴笑][咧嘴笑]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6月26日 下午9:34

    我们那会儿特别羡慕读文科的,毕竟学医太枯燥。有一回去杭大看中文系同学,她说把读中外小说当功课,我说读小说对我来说太奢侈了。我们一天到晚看标本,背解剖,做实验,难得体验阅读的乐趣。如今读了此文,更羡慕你有那么好的外国文学老师。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7日 上午7:54

      @难诉相思我跟您刚好相反,我就想学医。只是因为我中学时代(1970-1975)基本没上文化课,以劳动为主。语文还可以通过广泛地阅读(偷偷地)自学,数理化就很难自学。七七年底恢复高考时,不得已报了文科。您有机会学医,又热爱文学,这才是真正的圆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26日 下午10:59

    踏着悦耳的铃声,中等个子、清癯的教授带一本厚厚的讲义夹走上讲台,我喊“起立!”,大家起立向教授致敬。
    入神的描绘、激情的渲染、精妙的点评、幽默的语言:
    我们的课堂还多了会心的微笑
    唉!那是多么活色生香的课啊!激情之流四溢,思维之花闪耀,睿智之言流淌;曾经那样地让我们着迷、入魔,不能自已。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7日 上午8:01

      @风雨能够当一回祝教授的学生,的确是人生中一大乐事。12年前,应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邀请,退休多年的祝教授到罗湖区讲学,区教育局特意安排双休日讲,为的是方便罗湖区中小学教师带儿女来听讲,一场讲座三小时(中途休息15分钟),自始至终掌声不断、笑声不断。

  • ch雪梅
    ch雪梅 2022年6月27日 上午8:59

    醉人的文采,情节陷入。[嘿嘿][赞]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6月27日 上午11:13

    我看到一位有丰厚的学养,通达的智慧的大师。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7日 下午3:12

      @灿烂阳光他老人家确实是一位大师级的人物。多谢您的赏读![花][花][花][花][花][花]

  • 梦菊
    梦菊 2022年6月27日 下午5:25

    对于教师,讲的好与不好有时就是天壤之别。能遇到一位讲得好的老师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7日 下午5:54

      @梦菊确实是这样,祝教授真正教给我们的内容没有多少,但是他教给了我们继续做学问的能力。授我们以渔,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收获。我痴迷教学就是受他和另外两位教授的影响。谢谢您的赏读赠玉![花][花][花]

  • 梦菊
    梦菊 2022年6月27日 下午5:33

    喜欢小说,也看了不少,我觉得我看过的所有外国文学,没有一部的艺术水平超过咱们的《红楼梦》的。18世纪的法国小说,大段的描写真不敢恭维。记得看雨果的《悲惨世界》,描写的啰嗦劲儿,真想替他重写一遍。不知道是不是翻译的问题。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7日 下午6:03

      @梦菊深有同感。祝教授在研究红楼梦方面也是独树一帜。他20年前就担任了贵州省红学会会长,现在九十高龄了仍然担任贵州省红学会名誉会长。他的专著《百味红楼》再版了5次都售完,可见他对《红楼梦》的研究成果得到众多红学爱好者的赞赏。2005年,央视“百家讲坛”想请他主讲《红楼梦》,因为他不会讲普通话只好放弃。他是浙江人,开始给我们讲课我们也听得很费力,但是很快就适应了,特别喜欢他那浙江口音的外国文学课。

  • 阿诚56027
    阿诚56027 2022年6月27日 下午8:37

    有趣的大学生活,老师的精彩记录!欣赏!!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7日 下午10:28

      @阿诚56027欢迎阿城朋友光临赏读,赠玉鼓励!向您学习![花][花][花][花][花][花]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6月27日 下午10:32

    文字长而好读,老师功不可没,将写人物一类文体要求拿捏得娴熟,运用了不少技巧。首先是明白了细节叙述和描述乃人物特征是否成功的关键,您动用了十八般武艺将祝教授授课的用心、认真、幽默、表情等等写得很细致,同学停课的反应又进一步反证和衬托了他授课的精彩成功。台上台下正面侧面等多角度拍摄,焉能不立体。这是现场;妙在后续,毕竟现场只是外观,那种潜移默化的授课印象是一生受益的,于是您安排了外国文学经典里的主角一一排着队走出来和读者见面。这就很厉害了,横写(一课堂到二课堂)纵写(时间的长度)又成了另一种互补。台上台下,空间时间,以这样的大笔写老师形象,焉能不立体不成功?祝贺老师也学习老师!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7日 下午10:59

      @黃東濤(東瑞)多谢东瑞老师的精彩点评!可谓字字珠玑,句句闪光,切中肯綮,把脉精准,理、情、文三者完美地结合。我明天就将您的赠玉发给恩师祝教授欣赏,相信他一定会非常感动。以后我出散文集时,这篇散文和您的精彩点评我都会收录其中。再次向您表示最深切的感谢![赞][赞][赞][爱心][爱心][爱心][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2年6月27日 下午11:21

    大学时光,优秀的老师,美好的回忆,欣赏,点赞!

  • 诚厚
    诚厚 2022年6月27日 下午11:25

    一位好导师,就是一辈子的楷模。

  • 沉默者FAN
    沉默者FAN 2022年6月28日 下午12:49

    听祝教授讲课是极大的享受。[赞][赞]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6月28日 下午7:07

    杨老师的文章,一下子就把我们带到了当年的教师,教授的激情洋溢,学生的身心投入,那个熟悉的改革开放的年代跃然纸上!!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8日 下午10:06

      @李宗宾19481957多谢李老师赏读鼓励!那个年月学生的学习热情完全是自发的、空前的高涨,对知识的渴求胜过了对物质生活的要求。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28日 下午10:54

    教授讲课很有凝聚力,看,那讲课的姿势。
    又热切地盼望他的下一次课的到来。热烈鼓掌,掌声雷动[喝彩][喝彩][喝彩][花][花]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29日 上午8:32

      @风雨多谢您热烈的掌声![大笑][大笑][大笑][赞][赞][赞][花][花][花]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6月30日 上午7:02

    学习、欣赏老师新作。文采飞扬、内涵丰富.受益匪浅![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30日 上午7:36

      @碧宇流云流云朋友好!谢谢您一如既往的支持和鼓励!祝您和姐姐等亲人团聚愉快、温馨幸福![花][花][花][花][花][花]

  • 觅小舟
    2022年7月1日 上午7:25

    得意忘形,活色生香。收藏以学写人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7月3日 上午9:33

      @多谢您的赏读鼓励![花][花][花][花][花][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