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奇男子

f1374d01754f4ea188593d17f3efeed2

《红楼梦》是一部以女性为主要描述焦点的名著,“金陵十二钗、风月宝鉴”

,曹雪芹对书中的女性从来不吝溢美之词,男性当然就是宝二爷了,但是除了贾宝玉,一位男子不得不提,他就是焦大。焦大是红楼梦中唯一清醒的一个人,虽然他发明了“扒灰”一词。

焦大是一个贪酒的粗人,更是一个无牵无挂的穷汉子。再往深点说,焦大有恩于贾府,当年正是焦大冒着生命危险将贾府的老祖宗从死人堆里背出来,保住了性命,这才有日后贾府百年之繁华气象。焦大确实算是贾府里的老资格,故而焦大骂人多少是有点底气的。

鲁迅说:看《红楼梦》,觉得贾府上是言论颇不自由的地方。焦大以奴才的身分,仗着酒醉,从主子骂起,直到别的一切奴才,说只有两个石狮子干净。结果怎样呢?结果是主子深恶,奴才痛嫉,给他塞了一嘴马粪。

d94764c93500416eb37ae6ae4e6c9335

《红楼梦》第七回里焦大醉酒后骂道“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是最为精彩的一场“骂戏”,按鲁迅先生的话,“从主子骂起,直到别的一切奴才”。

说到焦大,有朋友戏言焦大是红楼梦中唯一清醒的一个人,也有人通过“研究”后发现,焦大,才是红楼梦里面的男一号。焦大虽爱喝点酒,酒后也说点“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的酒话,但其是正儿八经的佣人出身,根红苗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产者,当然也可以视为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阵营中反封建的代表。焦大和林妹妹终不是一条道上的人,生不出男欢女爱,鲁迅看出来了,读红楼梦的人也都看出来了,“饥区的灾民,大约总不去种兰花,象阔人的老太爷一样,贾府上的焦大,也不爱林妹妹的。”所以,《红楼梦》里树立焦大这一高大全之爱憎分明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形象,是很有典型意义的。

作为文字高手曹雪芹,我想,他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去

2022062523511567展现中国文字的内涵和意境的。红楼梦的语言文字中,含有丰富的民俗和典故,焦大说到的“扒灰”一词,其如果单纯放在一个段子中或俗不可耐,但在曹雪芹的笔下,又丝毫读不出猥琐之嫌,这便是文字中之雅俗共赏。

3869602276df4c2583318a6d2b601fad

“扒灰”语义上之俗,来自于不易启齿的那些事儿,作家们也少有闲情逸致,去琢磨一个如何更合适的词儿以表达那些事儿。如果想用“偷情”、“偷欢”之类的词儿来替代“扒灰”一词丰富的语意和语境,有点难。要是想把“扒灰”盘译成英语,那估计就是一个故事的篇幅。如今,“扒灰”作为汉语中明媒正娶的词儿,在任何汉语词典中都占有一席之地。至于“扒灰”一词的身世,打开百度,即可以看见不同的版本。而到底哪个版本才是真正的出处,想来都是野狐乱弹。

这个焦大实际是有独特个性、语言、独特心理状态的奇人,作者在这短短的篇幅里看到了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全部历史和全部思想,用焦大的嘴揭露了贾府的道貌岸然和虚伪丑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957

(1)
上一篇 2022年6月26日 上午6:58
下一篇 2022年6月26日 上午8:05

相关推荐

  • 【诗歌】捧起赞美,相遇繁华

    文/李海 赞美,从涌动着的血管里发出 在那些极赋弹性的跳动中 给予时空很多愉悦的分量 赞美,在拉近或扯远的视觉内 想必你早已经感觉到了吧 如此尘世繁华,值得我们捧起赞美 —— 看那温馨笑容已经积攒很久 目光中的清澈自带纯真 反复翻动你的稚嫩容颜 我开始从暮年重返天真年少 集结成最原始的欢愉 把自己倒置成美轮美奂的一个缩影 —— 很多躁动已堆积成浓缩的情感 捧…

    文化 2022年5月28日
    14320
  • 高中毕业三十年

    1992年到2022年,30年悠悠岁月,在无声无息中悄悄过去了。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年,曾经在30年前,在一个偏僻的小镇的最高学府,一起度过了最纯洁、最浪漫、最天真无邪的3年美好时光。 操场上、教室里,嬉戏逗乐的欢笑声犹响在耳;校园南面的小树林,同学们看书学习、娱乐休闲的身影还历历在目。将30年的一幕幕再次回放,有多少难忘的情景还栩栩如生:有同学们孜孜不…

    2022年6月8日
    2.4K50
  • 与名家的午夜约会

    与名家的午夜约会 东瑞        灯灭了,夜深了,月亮沉落,时间之门被紧锁。四周如黑沉沉的大海,恍惚间我如无法自控似的,灵魂出窍,也不知几时走出窄逼的书房,顷刻间已经坐在一座高山上一块伸出的的探海石上。大地很静,静到仿佛可以听到时间老人脚步走动的声音。 黎明的太阳还未升起,一切都还是黑沉沉、昏昏蒙蒙的,什么也听不见…

    2022年7月24日
    2.5K431
  • 祝秉权教授印象:讲台上的魔术师

    祝秉权教授是我的恩师,大一时担任我们的《外国文学》课的教学。 至今记得教授上第一节课的情景—— 踏着悦耳的铃声,中等个子、清癯的教授带一本厚厚的讲义夹走上讲台,我喊“起立!”,大家起立向教授致敬。教授还礼让我们坐下。同学们都坐下了,我却忘了坐下,我被教授那一双眼睛吸引了:那眼睛像鹰,犀利、明亮,射出智慧的光芒。我似乎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就这样呆呆地想着,呆…

    2022年6月26日
    1.8K342
  • 破题

    《知堂回想录》“县考”一节说到做八股文章的“破题”,举例子说,题目是《三十而立》,有秀才破题写到:“圣人两当十五之年,虽有板凳椅子而不敢坐也。”我看了就想喷饭,古秀才原来也是十分可爱的,真有如而今小孩子在做脑筋急转弯,看来古人今人都是十分有趣的。 余生也晚,没有赶上做八股文章的年代。自北宋王安石创立“制义”,亦即时文,于熙宁四年,公元一零七一年,“以经义取士…

    2022年7月7日
    2.4K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6月27日 上午10:54

    小说的次要人物也有揭示主旨表现主题的作用。

  • 梦菊
    梦菊 2022年6月27日 下午5:40

    “扒灰”,我们这儿民间的解释是公公偷儿媳。在《红楼梦》中,“扒灰”指贾珍和儿媳秦可卿偷情,“养小叔子”指贾蓉和王熙凤偷情。我这样理解不知道对不对。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