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奇男子

f1374d01754f4ea188593d17f3efeed2

《红楼梦》是一部以女性为主要描述焦点的名著,“金陵十二钗、风月宝鉴”

,曹雪芹对书中的女性从来不吝溢美之词,男性当然就是宝二爷了,但是除了贾宝玉,一位男子不得不提,他就是焦大。焦大是红楼梦中唯一清醒的一个人,虽然他发明了“扒灰”一词。

焦大是一个贪酒的粗人,更是一个无牵无挂的穷汉子。再往深点说,焦大有恩于贾府,当年正是焦大冒着生命危险将贾府的老祖宗从死人堆里背出来,保住了性命,这才有日后贾府百年之繁华气象。焦大确实算是贾府里的老资格,故而焦大骂人多少是有点底气的。

鲁迅说:看《红楼梦》,觉得贾府上是言论颇不自由的地方。焦大以奴才的身分,仗着酒醉,从主子骂起,直到别的一切奴才,说只有两个石狮子干净。结果怎样呢?结果是主子深恶,奴才痛嫉,给他塞了一嘴马粪。

d94764c93500416eb37ae6ae4e6c9335

《红楼梦》第七回里焦大醉酒后骂道“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是最为精彩的一场“骂戏”,按鲁迅先生的话,“从主子骂起,直到别的一切奴才”。

说到焦大,有朋友戏言焦大是红楼梦中唯一清醒的一个人,也有人通过“研究”后发现,焦大,才是红楼梦里面的男一号。焦大虽爱喝点酒,酒后也说点“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的酒话,但其是正儿八经的佣人出身,根红苗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产者,当然也可以视为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阵营中反封建的代表。焦大和林妹妹终不是一条道上的人,生不出男欢女爱,鲁迅看出来了,读红楼梦的人也都看出来了,“饥区的灾民,大约总不去种兰花,象阔人的老太爷一样,贾府上的焦大,也不爱林妹妹的。”所以,《红楼梦》里树立焦大这一高大全之爱憎分明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形象,是很有典型意义的。

作为文字高手曹雪芹,我想,他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去

2022062523511567展现中国文字的内涵和意境的。红楼梦的语言文字中,含有丰富的民俗和典故,焦大说到的“扒灰”一词,其如果单纯放在一个段子中或俗不可耐,但在曹雪芹的笔下,又丝毫读不出猥琐之嫌,这便是文字中之雅俗共赏。

3869602276df4c2583318a6d2b601fad

“扒灰”语义上之俗,来自于不易启齿的那些事儿,作家们也少有闲情逸致,去琢磨一个如何更合适的词儿以表达那些事儿。如果想用“偷情”、“偷欢”之类的词儿来替代“扒灰”一词丰富的语意和语境,有点难。要是想把“扒灰”盘译成英语,那估计就是一个故事的篇幅。如今,“扒灰”作为汉语中明媒正娶的词儿,在任何汉语词典中都占有一席之地。至于“扒灰”一词的身世,打开百度,即可以看见不同的版本。而到底哪个版本才是真正的出处,想来都是野狐乱弹。

这个焦大实际是有独特个性、语言、独特心理状态的奇人,作者在这短短的篇幅里看到了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全部历史和全部思想,用焦大的嘴揭露了贾府的道貌岸然和虚伪丑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957

(2)
沧海一粟的头像沧海一粟
上一篇 2022年6月26日 上午6:58
下一篇 2022年6月26日 上午8:05

相关推荐

  • 黎燕散文:快乐童年,听爷爷“讲古”

    印象中,我爷爷极具硬汉与军人气质。 听长辈说,上个世纪二十年代,风华正茂的爷爷,在保定讲武堂(保定军校)深造过,因而爷爷的言谈举止,颇有军人气派,简约又威严。那威严不是拿捏出来的,而是源自骨子里。威风凛凛的他,不怒自威,气场强劲深沉,令周围的人不由自主地服从他的意志。 毋庸置疑,我的性情,没有一点爷爷的影子。我想,这与性别有关,也与我更多地传承了奶奶的柔弱绵…

    2022年12月3日
    2.1K440
  • 诗歌:一只鼓着肚子的黑釉花瓶

      一只鼓着肚子的黑釉花瓶 – 先吐出曲折有度的苍老虬枝 神奇的魔术手法 让枯瘦的枝头变出新芽 再吐出错落有致的叶的稀疏 呈现美不可复制的优雅 目光禁不住神秘的诱惑 如淡雅的月辉轻笼其上 气质来自司空见惯的俗世 美源于夜色不离不弃的供养

    2024年4月19日
    227140
  • 诗词:四月梨花白

                                                燕子声声报春晖,梨花片片胜似雪。                                              翠色欲浓四月天,山涧流水潺潺鸣。                                              风儿摇曳杨柳荡,东君吟诗…

    2023年5月6日
    60780
  • 圆梦书房

    圆梦书房  ——广东教育杂志社“教师书房六十年”征文          三十年前,书房于我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8岁那年,向来对赶场漠不关心的我,突然盼起赶场来了。 原来赶场时,乡场上多了一个流动书摊。矮矮的售书员手里挥动着一本薄薄的连环画,对着小孩们大声吆喝道: “嗨,看画画书哈!书名叫《泥鳅看瓜》,有个儿童叫泥鳅,他把西瓜掏空了,套在自己的头上,…

    文化 2022年5月28日
    5.6K101
  • 致卯酉河博友的一封信

    致卯酉河博友的一封信 ——谨以此文献给卯酉河博客及博友 一个月前,在晓舟团队的引领下,我在卯酉河博客安营扎寨。没想到,这个新家给了我始料不及的惊喜,我在这里遇到了最萌的人和最美的风景。 这里是一个锦绣的芳草地。这里有塞外的驼铃,有冰山的雪莲,有凝红摇翠的岭南意象及风物,还有莹蓝润玉的天池火山湖;这里有梦幻的凌霄花,有郁紫的薰衣草,有香气袭人的枙子花,还有单薄…

    2022年6月15日
    4.4K5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5条)

  • 灿烂阳光的头像
    灿烂阳光 2022年6月27日 上午10:54

    小说的次要人物也有揭示主旨表现主题的作用。

  • 梦菊的头像
    梦菊 2022年6月27日 下午5:40

    “扒灰”,我们这儿民间的解释是公公偷儿媳。在《红楼梦》中,“扒灰”指贾珍和儿媳秦可卿偷情,“养小叔子”指贾蓉和王熙凤偷情。我这样理解不知道对不对。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2年10月12日 下午8:15

    以前很多大家族表面看着仁义道德,其实那家没有故事。正所谓;温饱思淫欲。
    红楼梦里每一个人物都写的栩栩如生,刻画深刻。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