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八——守节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八——守节

八、  守节

春天的夜晚,风吹着,有几分凉意。

王锁走在路上,却觉得爽快而惬意。喜悦涨满他的心房,身子轻飘飘的,抬脚迈腿分外高远。

“哈,我就要娶她了。”王锁想着,笑意慢慢地在脸上蔓延。

“她会不同意吗?不会。不会的!她拒绝我?有什么理由?哈哈,不会的。不会的。这事,十拿十稳。”

“好,冷糕热媒。我这就去找个人……”

王锁边走边想。他一刻也等不及了,顺路就向庙台底的许家院走去。他要找蕙芹的老妗来做这个媒。

王锁兴冲冲地走着,前面黑矗矗的似乎走着个人。天太黑,看不真切,王锁也没去理会。

他不知道,这人正是蕙芹。

蕙芹忙,伯母白天在家的时候也少。她就叼晚饭后这个空儿来看看伯母,正好就听见王锁说要娶她。骤然停步,踩翻了一片碎瓦。这就是王锁和伯母听到的那一声响。

蕙芹愣在了院子里。王锁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象一颗炸弹在她的心底里炸开。她不能辨别自己的心情是喜还是悲。倒象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齐涌了上来。

稍倾,蕙芹象是从梦中醒来,折转身,轻轻地退了出去。一出门,她就逃也似地急匆匆往家走。天黑,看不清路,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蕙芹的背后响起,蕙芹能听得出是老妗的声音。

“我。王锁。”

蕙芹听见老妗家的大门打开又关上了。她这才放慢了脚步,兀自喘着粗气。

回到家里,蕙芹跌在炕上,心突突地跳个不停。她走得太急,怕被王锁追上。真的碰上了,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人非草木,蕙芹不能不为王锁的真情所动。这么些年了,她一个人强撑着。她怎能不希望有一副男人强健的臂膀让她靠着。又怎能不希望有个人疼她,爱她。

坐在家里,为自己的男人缝缝补补,烧茶煮饭。在别的女人看来是那么平常,她们甚至会为这些事的琐屑感到厌烦。但对蕙芹来说,这却是一种奢望。蕙芹多么想让自己能和别的女人一样。

只是,这些意念她压抑着。她不能想,也不敢想。她自幼受的教育就是“女子从一而终。”

蕙芹遇事会从她以前背过的女学书中找答案。这就让她的思绪飞回到童年。

那时蕙芹也就七八岁,她和堂姐芸芹,堂妹牡芹跟着祖母背《女三字经》:

梁节妇,却魏王,刀割鼻,立表扬。

令女寡,誓不嫁,割耳鼻,父母罢。

“娘娘,什么是节妇?”蕙芹问祖母。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她也不真懂她所背诵的内容。

“节妇就是……”

就在那天,祖母为她们讲了古代的许多女子为守节而自残的故事。这些血淋淋的故事让蕙芹听得惊心动魄,也在她稚嫩的大脑里留下了深深的刻痕。她流着泪说:“那些人真坏!她们怎能那样逼人改嫁呢……”其实,那时的她何曾懂得改嫁的意思。也就是从那时起,好女不嫁二男的观念就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扎了根。

第二天,听到老妗叫她,蕙芹主意已定。

见到老妗,蕙芹问:“老妗,你叫我?”

老妗让蕙芹坐,跟她提起了王锁。蕙芹不说话,轻轻地摇摇头,就把头低下了。

老妗见她这样,有些替她着急,“蕙芹,你好好想想,王锁他对你是真心的,你跟了他不会受罪。你的日子还长,不再成个家,往后的日子可咋过……”

蕙芹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她就那么低着头,一个下午再没有抬起,眼泪鼻涕拉得长长的,抵在了炕沿上。

事后,老妗跟蕙芹的伯母讲:“俺可再不敢跟蕙芹说了。俺怕把她给哭死了。”

一件好事就这么黄了。

在那个年代,人们一般是不劝人改嫁的。

如果你看过鲁迅的《祝福》,你就一定能记起祥林嫂。她没有以死殉节,而最终从了贺老六。她的不坚定使自己成了别人的笑柄,也为她的后半生蒙上了阴影。

我们不能怪蕙芹迂腐。当时的主流文化,社会的道德取向就那样。中国的许多妇女就那样做了封建伦理道德的殉葬品。

蕙芹以牺牲自己终身幸福为代价,赢得了村民们普遍的赞誉与尊崇。从此,再没有人向蕙芹提起过改嫁的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798

(3)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下午7:42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下午9:45

相关推荐

  • 我有一帘幽梦

    陈平女士(作家三毛)曾引荐给我张潮(清朝文学家,号心斋居士)的《幽梦影》(格言体随笔集)。果然不错。而且,有意思的是,书里也有“朋友圈”。比如: 167X年某月某日上午8:56 ,心斋居士发表一条朋友圈:“看晓妆,宜于敷粉之后。”意思是女人早晨搽完粉以后再看,比较好。 – 明清之际,文人士大夫讲究“性灵食色”。性灵就是个性解放的意思;食色就不用说…

    2024年1月5日
    1.4K130
  • 变(小小说)

    1975年,市里来公社招工,公社分给大队一个名额。全大队千把号人,就这一个名额,到底让谁去呢? 那时,农村生活还很困难,人们都巴望着跳出农门,到城里当工人。那样的话,一个人的一生就会发生根本的改变,同时,一个人当了工人,全家的经济状况就会有所改善,还会被人高看一眼。 就在人们为一个招工名额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大队支书做出了一个果断的决定:让老宝的独生女小巧当…

    2022年9月22日
    5.4K300
  • 小说—-黄梅花儿开(六)

    六、 周六约的时间是早上九点。黄梅六点钟就起来准备,八点钟就出门了。这几天她在网上搜罗了无数攻略,《怎么易容式化妆》、《初学者怎么化裸妆》、《彩妆化妆的正确步骤》……哎!感觉女人化妆,比考个985、211都难。还有,《怎样在最短的时间搞掂一个男人》、《第一次约会注意事项(女方篇)》、《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剩女脱单就这几招》……攻略上的观点,总结起来要在…

    2022年9月21日
    75230
  • 诗歌:写在新年

    – 诗歌:写在新年 – 年来了 是新的吗  当然是新的 尽管新冠还在   但新年还是新年 – 譬如那棵树  尚末迎来春风 但在我们心中  它早就有了碧绿的颜色 – 还有红灯笼  在你我她喜悦的氛围中 千家万户都会掛出来 – 你与我的诗魂  也不会因为一个噩梦 就忘记了春天  忘记了花开  忘记了温存…

    2023年1月21日
    3.3K210
  • 秋莲濯濯开狮子

    错过了盛夏田田,却邂逅了初秋滟滟,“莲朵秋来绽满池”“秋莲濯濯出碧波”,濯濯,肥泽貌,说的就是蕲北乡镇狮子镇松树林村的初秋荷塘。 这一池的秋莲,是狮子镇绵延十里荷塘中,独自在初秋登场的新品种“红莲”,亦是狮子镇“荷莲搭台,秀美经济”,引进江西能人,做大做强乡村旅游的腾挪与延伸。当盛夏的骄阳褪去了狮子这个荷塘小镇其他村里“太空莲”的粉嫩,过去一两个月的喧闹繁华…

    2023年9月23日
    1.3K2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5条)

  • 地质队员
    地质之花 2022年6月25日 下午8:18

    那时候初嫁父母做主,改嫁自己做主。不愿意改嫁别人是不能强迫的。

  • 清河君
    清河君 2022年6月25日 下午10:04

    封建时代的妇道,害了不少人。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8日 上午11:08

    遥远的年代 遥远的故事。梦菊今年多大年龄了,装有老底呀!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8日 下午4:03

      @2272 张英辅说是小说,其实主要的情节都是真事。主人公蕙芹是我母亲的堂姐,她的事都是我小时候听母亲讲的。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9日 上午6:36

      @梦菊我也写小说 属于志同道合者 遥握!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8日 下午4:05

      @2272 张英辅要说我的年龄,古稀了,属蛇的。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9日 上午6:35

      @梦菊这么说你七十岁 比我小十岁 还有奔头 祝健康 祝大展宏图。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9日 上午8:40

      @2272 张英辅大我10岁,那您就是大哥了。愿大哥幸福安康,事事如意(有点俗,是真意)!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9日 上午8:48

      @2272 张英辅您是作家啊,交您这个大哥真好,正想找个作家指导指导我呢。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9日 上午8:58

      @2272 张英辅我写小说可不能同您比。第一,我底子差。我只有八年学历,小学6年,高中2年,上世纪70年代初的高中,两年里也没学下真东西。第二,我当教师教的是高中物理,从初中到大学专科都是自学的。从村办学校到县非重点高中,再到县首批重点高中,我一直在爬山,没有多少精力投入我爱好的文学。
      退休了,就想拾起自己的爱好。小说虽写了几篇,但在像您这样的专业作家眼里一定不成体统。还望做大哥的不辞吝教。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9日 下午12:47

      @梦菊我给你写了一条私信读到了吗 祝午安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7月27日 上午10:41

    封建礼教当时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也难怪蕙芹会拒绝王锁好意。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27日 下午4:13

      @四格格我的母亲那一代人,有许多向蕙芹一样,因为守节毁了一辈。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