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老宅

       一九九二年腊月二十六日,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如果父亲健在,正好一百零五岁!

     父亲一生平凡,是社会底层最普通的一个老百姓,然而,在我的心中,在我们兄妹的心中,他是最高尚的,最伟岸的。他伟岸的如一座山峰,令我们以及他周围的人景仰与敬重!
  我的老家在现在宁江区的团结街,我小的时候,那个地方叫西三家子,名字的来由大概是这样吧,方圆几十公里,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都是空阔的乱石岗子,在稍稍平整的地段处,有三姓五家人,姓吴的一户,姓王的两户,姓杨三户,五户三姓人家,竟然占据了方圆几十公里的面积呢。
   父亲大概是十几岁或者二十几岁就生活在这里,我曾经以《蹉跎岁月仰父恩》一文写过父亲的少年与青年时期的故事,这里不再重复。只记得他成为我的父亲时,已经三十多岁了,在一家公私合营渔业社当主任。
  父亲特别勤劳,能干,且母亲又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姑娘,我家的周围大片的荒土地就都是他们施展才能的场所。他俩起早天黑的开荒种地,把石头瓦块,市民垃圾,一车车拉出去,再拉进一车车黄土,把坑坑洼洼的乱泥塘填平,把周围能利用的土地都开垦出来,外面的一圈种上向日葵,高大挺拔,粗粗壮壮的向日葵就成了院套的栅栏,里面分成多个方田,种玉米,高粱,谷子,黄豆,蔬菜也是应有尽有。父亲喜欢花花草草,多个小花池子一到夏天姹紫嫣红,十里飘香。
    这个大院套有多大?没有人丈量过,那时候是个没有土地观念的时代,也没人过问是私有的还是公家的,直到我参加工作后,我看到我们学校占地面积是15000平方米,我才 突然想到,我家的大院套有两个15000平方米大呢,如果是现在,我父亲可是大庄园主啊!
  这样的一大片土地都是我们的乐园。那时候是个 没有计划生育的年代,我们五户人家的孩子就有三十多个,大大小小,男孩女孩,放学后就疯在庄稼地里,花丛中,好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这样的快乐日子没延续多久,到了六十年代,我也是八九岁了吧,大批的石油工人从四面八方涌进我们这个城市,他们没有统一的集体住房,就开始在周边寻找空地盖房垒窝的找出路。记得,一天,一对操着外地口音的夫妇和父亲商量,要占用我家的一块玉米地盖房子。父亲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草草的收拾了刚刚成熟的玉米,让出了两间房的地方。
  没想到,这样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姓张的占了我家的玉米地,姓李的占了我家的高粱地,房子一间间的盖起来,我家的院套一点点的缩小,乐善好施的父亲不但让出土地,还要帮人家规划盖房子,甚至在哪里搭鸡窝,在哪里盖猪圈 都帮忙设计,目的是要让这里有点规模。
  父亲的好人缘得到左邻右舍的认可,大家公推他当了片长,组长,委主任。他的官衔越来越多,我家的土地越来越少,到我们长大后,偌大的院套只剩下小小的北京四合院那么大了。
  树大分枝,我们七兄妹也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大哥,二弟结婚后都是在外地,三弟,老弟结婚后就在我家的院套东西分别盖了房子作为新房,也算是顺理成章,儿子继承父亲的产业,房子虽然不太大,毕竟是不用花钱去买房场,省下一大笔钱,因为,到了七八十年代,有了土地政策,政府开始管理那片土地,周边的土地已经是寸土寸金了。
  我下乡后,因为大哥的政治问题不能解决,受到牵连,回城无望,直到1987年,在教育局领导的多方协调下,我才得以调回城里的学校。
  回城,我盼望已久,但是,住房,像一座大山一般横亘在我的眼前无法攀越。
  八十年代我们教师的月工资是多少?应该是四五十元钱吧,好像更少一些,我记得一吨煤17元钱,我买了一吨煤,就花了半个月的工资。这么少的工资,要回城盖房子,谈何容易?就算是那时的物价都低,没有一点存款的我,盖房子也是奢望啊!
   二妹妹和妹夫都在油田工作,也没有公房,他们打算在我家的偏院里盖房子,地基都打好了,看到我的难处,主动提出,把这个房场让给我,说是油田早晚得分公房。父亲听了,高兴地说,老二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又怕你说我偏心你大姐,你自己提出来了,那就让给你大姐吧。
  知道父亲和二妹妹的决定后,我感动的哭了。因为,当时,是我最难的时候,丈夫因故离家出走,我拉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崩溃时,都有自杀的念头,想要大哭一场,都没有一个依靠的肩膀。唯有家,唯有亲人,才能在我绝望的时候,给我暖暖的拥抱,并为我缝缀破了的帆,伤了的心,沉了的船和死了的爱。
  接下来,父亲和二妹妹全力以赴的帮我张罗盖房子的事宜。父亲拿出200元钱,那是我家当时全部的积蓄。二妹妹把准备他家盖房的木料,砖瓦,钢窗,一股脑的给了我,几个弟弟请来了他们单位的人帮忙,一个星期的功夫,我的两间土平房亮亮堂堂的诞生了。
  东北人有个习俗,搬进新居的第一天叫做燎锅底。这天,父亲买了一大挂鞭炮,亲手写了大红的门对,又在门上挂上一个大红灯笼,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母亲帮我把锅灶安好,点着火,把一条大鱼放进锅里,这叫做年年有“鱼”。
   这一切都是在我晕晕乎乎中进行的,我高兴,我感动,我幸福,生活中的一切不快,都随之烟消云散,只要有亲人在,还有什么高山不可逾越,还有什么荆棘不能踩倒?
  这两间小土平房我住了十六年,这期间,我的同事,我的同学都相继搬进了几十平,几百平的楼房里,但是,我不羡慕。房子,应该是一个我们栖身的暖巢,这个暖巢是大是小,是高是低,是宽是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充满了温情,充满了味道,这个味道就是亲情的味道。
    2003年,我们学校的集资楼落成,我分到了80多平米的楼房,我把别人给价13万的两间土平房以三万元的价格留给了老弟,因为我的集资楼还差三万元。这是父亲留下的遗产,这是父亲的老宅,多少钱也不能卖给外人。有老宅在,就有家在!
    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开发商也应运而生,一些有头脑的开发商,钻营手段超乎寻常的地道,一时间,合法的不合法的,有证件的没证件的批文铺天盖地地指向昔日的这块不毛之地, 2008年,在父亲过世十六年后,父亲的老宅要动迁了,留在老宅的母亲和两个弟弟以及早已经连成一片的邻居都不得不离开了他们的老家——那是他们一砖一瓦垒起来的土窝窝,尽管,他们将要住进去的是楼房或别墅,但是,他们念念不忘的是,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是吴老爷子无私的让出了他辛苦开垦出来的土地让他们栖身。
  对我而言,是一种继承与怀念,我继承了父亲伟岸的胸怀,它远远大过了那片空阔的老宅,我怀念童年的老宅,它给留我们兄妹的是永远梦中的快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788

(13)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下午4:43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下午7:42

相关推荐

  • 一个平底锅

      在父亲四十多年的执教生涯中,大部分时间是在农村学校度过的。 父亲的身体不好,患有严重的胃病,大多的时候都是带病工作,我记得小时候曾写过一篇作文是我的父亲,描述过一个父亲病倒在讲台上的真实故事,当时我的语文老师还在课堂上作为范文讲读,但我印象最深的是伴随父亲的一个平底锅。 早时的乡村学校,学校都有土地,老师都不脱离生产,父亲作为学校的主要负责人,…

    2022年9月4日
    41720
  • 好姐妹

    好姐妹文/刘艳珍 最初认识玉馥,是在1973年的夏天。 那时,我因知青调转集体户,从外地千里迢迢来到五里河公社。公社知青办安排我去向阳村三队集体户插队落户。那天下午我拎着行李下了客车,朝村头走去,走进村路旁的一个院落,呈现在眼前的是三间泥房,这就是向阳三队集体户。我刚要进门,一位个头微高容颜姣好的女生迎出来,很热情地招呼我进屋,还帮我把行李拎进去。男女生都下…

    2022年6月23日
    5.1K100
  • 我的物价员同行朋友情

    我在医药行业做了几十年价格管理工作,与全国医药系统的许多物价员既是同行又是朋友。 当年医药系统价格信息都是通过信件传递,信息灵通与闭塞直接影响企业的利益,为此,作为物价员必须与兄弟单位加强联络,及时掌握产地价格变动情况。 怎样才能及时掌握每个产地的价格信息呢,首先对方的联系方式是非常重要的。为此,我积极向全国各二级站以上医药药材公司物价部门征集资料,包括单位…

    2022年8月4日
    1.2K660
  • 学诗造句

    谨遵师之命,痴儿学诗文。博园诗词飞,文笔舞青春。                                                                      –                                                         好好学习求上进。师兄教我学诗词,      …

    2022年10月27日
    247130
  • 奶奶的故事

    我父亲,我二叔和我的奶奶,这是我奶奶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      我与我奶奶没有见过面,我没有出生,她就去了另一个世界。我的生活里与奶奶没有任何关联,小时候只是听说我曾经有一个奶奶,很早就去世了。前一阵老父亲突然找出一张老照片,让我洗一张遗像。我端详着相片,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问我女儿,你看我像我奶奶吗?女儿…

    2022年5月19日
    2.3K2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1条)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25日 下午4:28

    吴老师的这篇文章,读了几遍,每次都让我感动落泪。在最困难时候,是家人给予了您帮助和支持,这就是亲情。无私无畏的老父亲,给晚辈留下了无价的宝贵财富,他老人家的形象永远活在家人和朋友们的心里。

    • 玉梅
      玉梅 2022年6月26日 上午10:28

      @蓓蕾含香这是一篇旧作,为了永恒的纪念,重发,谢谢含香阅读留言。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6月26日 上午11:00

    有老宅在,就有家在!我们家1986年在农村建房,1997年搬到城里,在老宅住了11年。留下我的童年时光和青春记忆。

    • 玉梅
      玉梅 2022年6月27日 上午8:50

      @沧海一粟都是性情中人。怀旧,是我们的同感。儿时的记忆,永远如初!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2年6月26日 下午2:19

    玉梅的深邃细致抒写,让我看到了一个好父亲的厚重如山的爱与呵护,在女儿的困境中,尽心尽力倾情地扶助女儿闯过人生的这道陡坡,还有家人暖意融融的关心,感人肺腑。

    • 玉梅
      玉梅 2022年6月27日 上午8:52

      @锦瑟黎燕我们在这里相遇,您的文字功夫,是我的教科书般的记忆!读您,每天都是新鲜的!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6月27日 下午6:13

    虽是旧文重发,读来仍然感到精彩亲切,老父亲的伟大人格不仅传承了儿女,也感动影响读者。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7月6日 下午9:11

    一家人相濡以沫感动了我,这就是亲人。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7月10日 上午10:59

    这篇文章我曾经看过,饱含深情地文字记述着厚重如山的父母情,生动感人。让我记忆如新的是父母开垦荒地,不仅为你们创下这么一份家业,还热情帮助邻里。你现在事业有成,与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是分不开的。[花][花][花]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7月26日 下午10:37

    老父亲是儿女们的楷模,尽管以前看过仍然很感动。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7月28日 下午5:11

    亲人的关爱让我感动,父亲的无私让我敬佩。
    这些年高楼大厦靓丽闪亮,可人与人的感情越来越淡。不知道是不是高科技不需要亲情,还是人的贪欲泯灭了感情。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2年8月8日 上午11:03

    父亲的老宅有15000平方米啊!那是多么巨大的老宅,那该承载多少故事啊?点赞,问好!

  • 沉默者FAN
    沉默者FAN 2022年9月7日 下午2:42

    虽然困难很多,但是一家人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的亲情是最宝贵的。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9月17日 下午10:32

    老父亲真的是好人啊,乐善好施,这种为他人着想的品质也影响到了自己的子女[赞][赞][赞]

  • 诚厚
    诚厚 2022年10月29日 下午3:44

    很感人的文章。老爷子辛勤开垦出的几十亩土地,一点点让给别人盖房,真是大胸怀。父母、同胞手足,永远是最可靠的温馨港湾。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2年11月12日 上午4:58

    品鉴佳作,直入我心。你父亲大爱无垠,伟岸襟怀,在字里行间灵动呈现,感人肺腑。精美抒写,声情并茂,父爱如山的意境,相互送暖的手足之情,呼之欲出。这样的生命传承,这样的美好家风,彰显世间最美的人文风景,必将穿越时空,光照人心。

  • 风雨
    风雨 2022年11月13日 下午7:36

    感人,您很不容易,坚强毅力精神,令人敬佩![花][花][花][花][花]

  • 皓月蓝空
    皓月蓝空 2022年11月19日 下午8:13

    老宅在,家就在;父辈的精神传承永远在!很感人的一篇文字,亲情浓浓,怀念情深!

  • 梦菊
    梦菊 2022年11月22日 上午8:10

    回访。
    朋友的文字朴实无华,情真意切。
    回首当年,我是78年民办教师转公办的,工资34.5元延续很多年。不过,我还是很怀念那个时代——人朴实厚道。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11月25日 下午3:23

    父恩如山,母爱似海,兄弟姐妹的血脉亲情是伴随自己一辈子的温暖。随着时代的变迁,老宅子也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但在那里发生过的点点滴滴在你心中扎下了深根,一辈子忘不了,一辈子铭记于心。

    • 玉梅
      玉梅 2022年11月25日 下午9:31

      @四格格格格是个重感情的人啊!父恩母爱兄弟姐妹永远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因有份血脉而觉得这个世界才美好!谢谢格格!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