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夏天——最字头上长了草

2022062308593294

 

    壬寅之夏,羊城阴雨连绵不断,十天里有八、九天都在下雨,或大清早儿,或傍晚,夜半更是电闪雷鸣,雨下得哗哗啦啦的。抑或你正路上走着,猝不及防,大雨劈头盖脸就浇下来了!哈!凉水澡!蹚着水回家的!
你说它这是尽情地宣泄吧,它却又憋闷着、抽抽着,一副爱下不下的样子。这都什么情绪?搞不懂!老伴不管这个,自打那日老张出门买菜淋了雨,湿了鞋,不由分说,给老张和自己各买了一双“水鞋”。移居这么多年,这物什,第一次拥有。“水鞋”很漂亮,老伴儿的紫罗兰色,老张孔雀蓝,不错!色泽醒目,也蛮登对儿。改天下雨,俩老儿一起穿出门去秀秀!嘿,老张心下臭美臭美的!
周末午睡后,老张忽然听到窗外密密匝匝地一波蝉鸣,倏忽来,倏忽去,来不及捕捉。这俩月,这些蝉儿们在哪里躲着?乍晴时分,小东西们这是抽空子出来打个卡的意思。小小蝉翼,能整出这么大动静来,天可怜见儿的!也是没谁了!哼,要说,凡世事,都架不住一众的力量!
老张前不久找到个写作平台,有事没事,有话没话地写几句,免得脑神经生锈。没承想,正赶上人家“系统维护”!就好比正意兴阑珊时,电脑却死机了。有的没的,全跑没影儿了!
好不沮丧!这可如何是好?老张正没抓没挠时,老朋友寄来自己的书稿请老张给“润笔”。这?这老伙计谦虚地,老张哪儿干得了这事!老伙计那里却说:“咋干不了?就是让你把关挑毛病!错别字什么的,还有跑腔跑调的地方,你给搂搂!”听老伙计这么一说,老张再看那书稿,嘿!还真看出些毛病来。都是一起在职 场经历过的事,再熟悉不过啦。老张于是动手改了几篇,改得兴起,还夹带进去三、五句自己的所谓金句,捋出几个“文眼”来。
“金句”这说法,老张那一代人舞文弄墨时没听说过。现在的年轻人很会遣词造句,时不时整出些新词汇了。最字头上能长草。明白不?就是给“最”字头上加了草字头,不知仓颉他老人家造过这个字没有?如果真造了这字,还念“最”么?依老张的打字水平,加了草字头的“最”,老张打不出来。靠一张嘴吧啦吧啦说,说不明白。老伙计微信回复说:“较这个劲儿没用,看明白意思就行,管它呢!窃以为:最字加个草字头挺好玩儿的!”
什么?还好玩儿?还窃以为窃,小偷儿吧你!
   最字头上长了草,老张瞠目结舌中。
  好在老张正兴致勃勃地看那个方头方脑袋的陕西娃娃“带货”,所以没闲工夫和老伙计论战。
要知后续分晓,待老张换个心情再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762

(7)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11:05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下午4:11

相关推荐

  • 书法临习经典日课

    – 张芝,字伯英,东汉著名书法家,善章草。《秋凉平善贴》亦称《八月贴》。该贴少有隶书中夸张的“燕尾”,大多作点和捺点,收笔含蓄,字字独立又顾盼生姿,朴茂率真,冠绝古今。 释文:八月九日。芝白府君足下。不為秋凉平善廣閒。弥邁想思無违前。比得書不逐西行。望遠悬想。何日不懃。捐弃漂没。不當行李。又去春送举丧到美陽。须待伴比。故遂简绝。有缘复相闻。飡食自…

    2022年7月6日
    1.5K80
  • 端午

    端午风俗

    2022年6月3日
    6.0K20
  • 换亲的女人

    换亲是一种旧的习俗,在一些经济落后的僻远乡村尤为常见,本文的故事原型来自皖北农村,一位老奶奶的口述,由作者:草儿青青加以整理。

    2022年6月19日
    4.4K130
  • 水是很重要的

          …………       浇花需要水,灭火也需要水,看样子水是非常重要的。       妈妈是从来不浇花的。爸爸以前还在的时候在每个阳台和窗台上都种上了花,但是后来爸爸病重了,没法浇花了,妈妈也不肯浇花,妹妹也不肯浇花,就让我过去浇花,我每隔三五天就过去浇一次水。去年底,爸爸去世了,那些花就只有依靠我了。       前些天,妹妹参团去草原旅游去了,…

    2022年7月14日
    7.8K90
  • 经典老歌,伴随我们走过青春岁月 (1)

    那天在电脑上搜到一首老歌,是拍摄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电影《艳阳天》插曲《长春归来》。听着那优美的旋律,看着年轻主人公的身影,我竟一时激动起来。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正是我上初中高中的时候。那时的我和许多同学一样,都很喜欢唱歌,但由于处在特殊的历史时期,那时流行的大都是铿锵有力的大合唱和进行曲。 慢慢的,我们从广播里逐渐听到了一些非常好听的抒情歌曲,有男声独唱,也…

    2022年7月30日
    5953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1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6月24日 下午2:53

    我也没整明白“最字头上长草”是啥玩意儿。[笑哭]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6月24日 下午8:06

    现下文字的新生字不少,得紧跟形势,[偷笑][偷笑]呵呵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24日 下午11:10

    欣赏好小说,好故事,[花][花][花]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6月25日 下午2:04

      @风雨热心、清爽,备受鼓励!谢谢点评,顺祝周末愉快![花][花][花]

  • 金方艺术摄影
    金方艺术摄影 2022年7月5日 下午5:08

    本文作者提到了一个现象,即毫无道理可讲地随意给一个字添加部首或笔画。当下网络上此风甚劲,它污染的是我们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和精妙绝伦的汉语言文字,此风必刹绝不可长。我们应该以身作则为捍卫语言的纯洁性而努力贡献自己的一份微博之力。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7月5日 下午5:09

    有意思,看似鸡毛蒜皮,家常便饭,却嚼出山珍海味来,待你后叙。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7月5日 下午5:49

      @四格格好的好的,关于老张,可有的说!过日子,多的就是鸡毛蒜皮!谢谢格格访读!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8月9日 下午2:30

    蕞尔,仓颉造过这个字![笑哭][调皮][调皮]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