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姐妹

mmexport1655992780566

好姐妹
文/刘艳珍

最初认识玉馥,是在1973年的夏天。

那时,我因知青调转集体户,从外地千里迢迢来到五里河公社。公社知青办安排我去向阳村三队集体户插队落户。那天下午我拎着行李下了客车,朝村头走去,走进村路旁的一个院落,呈现在眼前的是三间泥房,这就是向阳三队集体户。我刚要进门,一位个头微高容颜姣好的女生迎出来,很热情地招呼我进屋,还帮我把行李拎进去。男女生都下地干活去了,只有她留在集体户做饭。

我们互相介绍,才知道她的名字叫修玉馥,是前几天才来到的。她家住在吉林市。我说我也是吉林人,只不过因家庭变故,在吉林已经没有家了。她生出怜悯之情。她向我介绍集体户的情况,还帮我安放行李。她说出门在外不容易,来到这儿就是一家人。听了她的话,让我心里温暖,庆幸能遇到这样的好姐妹。

傍晚,下地干活的男女生回来了。我把调转手续交给男户长看,他说集体户超员没地方住,让我回公社重新安排。可天色已晚,只能等第二天再返回公社。女生屋住宿是很挤,也只能对付一宿。玉馥担心我上火,和女生们劝我,啥事都没有一番风顺的。这一宿我没怎么睡,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好过。

第二天上午要回公社去,玉馥帮我把行李拎到距离集体户不太远的村路旁,等待客车的到来。玉馥回去准备午饭。她这个炊事员也是集体户的骨干力量,情商极高。我站在村路旁等客车,不远处是一座小桥。村庄近在眼前。七月的天太阳火辣辣的晒人,也没个背阴处乘凉。向阳村地处半山区,山高水长,山尖浮在云雾里,显得空旷而寂寥。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袭上心头。可一想到玉馥,我心里就很温暖,她是我一见如故的朋友,我并不孤独。

等了好一会儿客车还没来,我渴得够呛,拿出小缸子,想到道旁农户家要点水喝又不敢,只好到小桥下的河沟里去舀水喝。这时听见玉馥招呼我,我赶紧答应着跑回来。只见玉馥拿着一瓶子水,说是天太热别渴着,随即塞给我,我接过瓶子“咕咚咕咚”地喝了个痛快,才想起说声谢谢,玉馥不让我和她客气。她待人这样热心,知己知彼,就更拉近了相互的距离感。这时客车呼呼地开来了,停下后,乘客们说笑着下车了。我蹬后车梯上到了车顶,玉馥帮我把行李托举上去,我拽上行李绑在架子上,又赶紧下来。玉馥说上那么高多危险。我说亏得她帮我的忙,不然我还不知求谁帮忙呢,说着匆忙上了车和她挥手告别。

从向阳村到五里河公社有三十多里地。一路上,恍惚间,我的眼前总是浮现着玉馥那美好的形象和精明的神情。

几天后,公社知青办二次安排我回向阳三队集体户。原来负责人已经和男户长谈好了,我又重返回去。这次环境有了新的改善,集体户已经搬迁到了村中心,房子也变大了,住宿也宽敞了。玉馥她们见我回来了,都说我和大家真有缘。就这样我和玉馥成为最要好的朋友。我俩是同龄人,都属马,在农村天地中驰骋。且同吃同住同劳动。对未来充满着希望!

一次,我们一同下地干活,是给小白菜间苗。我和玉馥挨着垄,玉馥干活麻利快,没多大功夫就到了地头。我干活手慢还在半截垄上晃悠呢。她没歇气,就忙着接我的垄。我招呼她,让她去歇着。她直起腰朝我摆摆手,又弯腰不停地间苗。太阳挺晒人。她挥汗出力。我赶紧加快了劳动进度,累也不觉累了。是玉馥助人为乐的精神鼓舞了我,让我战胜了苦和累,从内心感激她待我的好。歇气时,我们随着社员到大树下乘凉。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玉馥待人友善,有亲和力,社员们都喜欢她。 由于表现突出,招工时,经大队推荐调回城工作了。

我恋恋不舍,一直和她保持联系。每当我回吉林办事,她总是热情地让我住她家,赶上时点也在她家吃饭,她家成了我的驿站。她的父母、奶奶、兄弟姐妹,也都对我很热情,让我感受到回家般的温暖。

几年后,我也回城了,进了工厂。没几年又下了岗。命运总是让我很落魄。玉馥工作不错,在交通公司办公室工作。她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从没因我厄运连连而此瞧不起我,一如既往待我像亲姐妹。多少年过去了,我们至今是好朋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703

(9)
上一篇 2022年6月23日 下午11:04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6:14

相关推荐

  • 五十年未见的毕业照

    将近50年了,我都一直没见过这张照片。没想到的是,那天早晨一醒来,这张照片就跳到了我的手机上。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早晨,我正在浏览微信,突然,手机上跳出一位同学的信息,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旧照。 这是我们的初中毕业照。印象中,我是存有这张照片的,但奇怪的是,我却一直没有找到过,所以当我看到它时,感到格外亲切,甚至有些激动。 你看,照片上那一张张如花如暾的面…

    2023年7月7日
    1.0K340
  • 同窗情怀

    贵州省沿河中学1975届同学会会歌

    2022年6月22日
    8.7K221
  • 小妹,我们下次再聚

    小妹,是我表妹,我姨妈的女儿。 姨妈是我妈妈的妹妹,妈妈本还有个哥哥,我的舅舅,在很年轻时就去世了,所以妈妈和姨妈就像那种相依为命的姐妹,感情很深。听妈妈说,我们也有叔叔和姑姑,但不知为什么与我们家没有任何联系,姨爹应该也有兄弟姐妹,不知为什么也从来没有和姨妈家有过联系,所以在我们心目中,一直只知道姨妈家和我们家是唯一的亲戚。从小,妈妈和姨妈就常对我们说:今…

    2023年3月7日
    1.8K450
  • 抒情:雪中景,雪中情

          在悠扬的新年钟声里,2023年第一场雪飘飘扬扬,潇潇洒洒,降落在我们幅员辽阔的三湘大地。 昨晚,天空还只淅淅沥沥下起味精籽般模样的小雪粒,今早,推开窗户往外一瞧,却已是满眼的银装素裹,似乎置身于另一重世界了。 记不得是唐代哪一位诗人曾写过这样的诗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眼前,一片片树叶上绽放着晶莹洁白…

    2023年2月14日
    670110
  • 雨中游虎丘

    明天是爸走了一个月的纪念日,大年初二雨中游虎丘具有特别意义。一个虎字好亲切,对我来说好像爸从未离开过我,只是他去了另一个世界。 昔日印象中最深刻有一幕。那时我念小学,住在城外头,爸是单位里技术科的骨干,天天画图纸甚至到深夜,一香烟缸的香烟头香烟灰,加班加点到了顾不上照顾家里的程度。家务由外婆全心照料伺候。爸长期熬夜不幸得了严重的肺炎还是肺气肿,有点记不大清,…

    2023年1月24日
    5.3K2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1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