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评:在感情大海中泅渡

诗评  在“火山口”上寻觅
.诗评  在感情大海中泅渡
——关于我的《读某挚友(外一首)》诗歌自评
     我己经写过好多篇诗评,都是写给别人的,可是我今天要为自己写上一篇。
     我的《读某挚友(外一首)》发布之后,在博友之间引起了较强烈的反响。尽管我发布时加上了一个按语专门说明——这不是一首爱情诗,却有一些人依然不相信,问我:“你没骗人吧,它真的不是一首爱情诗?”这让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再追写一篇博文,这就是今天我所发布的这篇诗评。
     为了便于交流,我请大家先和我复读一下这首诗:
                         读某挚友(外一首)
      按语:这不是一首爱情诗,却被人当作爱情诗,特作说明。
                         情有多深
                         泪有多少
                         挚友在我心中
                         究竟有多好
                         绝不是无病呻吟
                         也不是对谁撒娇
                         我每每读你一遍
                         都按捺不住把酒酹滔滔
                         你对词性很熟
                         用爱的发丝染绿了湖水
                         野字即便被分解了 质却未变
                         你的情歌依然很古老
                         把你的诗卷交给我吧
                         让我在爱中醉上三千年
                         你也进入了老年 对于
                         我这样的情 你应该经受得了
                                2022-05-23 写于新乡
                              倩谁收
                         东边一片云
                         西边一片雨 但这片云
                         肯定不是那片云。
                         这片雨  也不是那片雨
                         谁是气象学家 应写出一篇说明文
                         还有人准备赶路呢……
                                    2022-05-28 写于新乡
     且不说这是不是一篇爱情诗,先讲讲我对于诗的主张吧——在关于对吴奔星老师《别》的创作评析中我就讲过,我同意吴奔星老师“诗学即情学”的观点,而且长期以来,我一直在践行着这个观点。我把我所写的每一首诗,都当作写给自己的情书来写,这让我受益匪浅。
     是的,写诗的人怎能不动用感情呢,而且不充沛都不行。一件事,一个意念,自已不首先激动起来,并且让激情成为火山,写出来的诗是不会感染人的。可是这并不等于说,这样写出来的诗就一定都是爱情诗。君知否,有时候有些诗貌似爱情诗其实它并不是,而有些诗则因为很隐晦不易被发现它反而是。我的《读某挚友(外一首)》,与此情形相关联,但它不是爱情诗。
     这首诗写于一个多月以前,是在被某挚友的诗打动之后我即兴而作。其实这位挚友我认识的时间并不长,曾因为爱她的诗为她写过两篇诗评,我称之为燃烧点一致,脉博跳动数相同。而这一次所写的诗,其实是在用诗写一篇诗评。
     我这个人,一向很透明,一旦感情烈焰燃烧起来,挡都挡不住,非把自己的感触写出来才肯罢休。这一首诗是明显例证。          为了把事情说清楚,我不妨把挚友的这首诗也复制过来让大家看。
                            野火春风
                         有两个字
                         笔画与词性都很熟
                         立在风中,感觉也很帅气
                         随性飞扬的发丝
                         悄悄地染绿满湖春水
                         潋滟成一行情诗
                         里和予这两个字
                         是被白居易惹出一片燎原的
                         春风一呵护
                         青草便芳发而幽香起来
                         我愿意对着广阔无影的天地
                         端出撒野般的歌喉
                         吼一嗓子古老的情歌
                         风,开始念经了
                         水,开始唱和了
                         鸟,让它歇息去吧
                         唯有行囊里这一卷诗书
                         毫无倦意……
      这一首诗写得是很耐人寻味的,一上来就抓住了我们的心:“ 有两个字/笔画与词性都很熟/ 立在风中,感觉也很帅气/随性飞扬的发丝/悄悄地染绿满湖春水/ 潋滟成一行情诗/” 写得多么好呵!只是诗人提的这两个字是什么字?诗人没有说。我想应该是“青草”或者“芳草”。但无论是青草还是芳草,甚或是野草,立在风中,都很帅气。而且,“随性飞扬的发丝/悄悄地染绿满湖春水/ 潋滟成一行情诗/”。这就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到处漫延着爱情——不是么,“飞扬的发丝”,肯定是指女性,“悄悄地染绿满湖春水”,则指爱情把心湖的水溢满了,染绿了……春天来了,人生多么美好呵,以至于“潋滟成一行情诗”。 诗人不动声色地把爱情推到了我们面前。
     当然,诗人这样写,可以是写自己,也可以是写别人。但无论是写谁,都把我感动了。这是诗化的语言,意象也用得很美,我喜欢读这样的诗。
     第二段:“里和予这两个字/是被白居易惹出一片燎原的/ 春风一呵护/青草便芳发而幽香起来/我愿意对着广阔无影的天地/端出撒野般的歌喉/ 吼一嗓子古老的情歌//”这是诗人面对春天在无拘无束地舒发情怀,也是开诚布公地在歌唱爱情,“里和予这两个字/”,合起来是一个野字,“是被白居易惹出一片燎原的/”, 既然是一个野字,就谁都管不了,谁也挡不住,“春风一呵护/青草便芳发而幽香起来/”,这就是美丽的春天呵,面对芳草,谁能无动于衷呢?
     我读到这里,深深地被感染了。我是个性情中人,爱情的火焰经常在我心中燃烧。诗人所歌唱的,正是我想歌唱的。
     “风,开始念经了/水,开始唱和了/ 鸟,让它歇息去吧/唯有行囊里这一卷诗书/毫无倦意……。//”——这是诗的第三段。而读到这里,我明白无误地读出来,这是诗人在远足,在踏青,在边走边吟,在边吟边唱。她不想作别春天,不想作别春天的美丽,即便小鸟累了,“行囊里这一卷诗书/毫无倦意……。//”这就是诗人的情怀呵——春天让诗人放开撒野般的歌喉,给我们的是她一个无限美好的倩影!读着这样的诗,我们能不动情吗?能不读上一遍再读上一遍吗?情深似湖水,春光怡人心,写得是何等的好呵!
     鉴于以上所述,以上所感,我控制不住自己,就写出了我的《读某挚友(外一首)》,大家对我该有所理解了吧。
      当然,我知道,可能是我用情太深了,有些句子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但没有办法,江山好改,本性难移,这就是写了一生诗歌的我,这就是写了一生情诗的我。
     不过,进一步解释清楚还是必要的,譬如:“ 情有多深/泪有多少/ 挚友在我心中/究竟有多好//”“我每每读你一遍/都按捺不住把酒酹滔滔//”这样的句子毫无疑问是敏感的。
     还有,“把你的诗卷交给我吧/ 让我在爱中醉上三千年/你也进入了老年 对于/我这样的情 你应该经受得了//”这可能是最让人产生误解的地方。但我却满怀委屈,觉得我早就宣告我是一个性情中人,我是一个把每首诗都当作情书来写的人,遇到了我心仪的同行甚至是我有些格外去高看的女性,又遇到我所喜欢的诗,我想“在爱中醉上三千年”,难道真的不能夠被人理解吗?不可以吗?不可以吗?世界上的人情世故,就这么不尽人意吗?
    也怨我误认为挚友肯定能理解我,我写出我的《读某挚友(外一首)》后,当时并没有发布,而是作为交流给她发了过去,但她没有回复我,而第二天却写了一首指责有人喝醉酒了的诗,我读出是在指我,于是我又写了首《倩谁收》发了过去,这首诗可能加深了她对我的理解。我想,人的感情交往就是一个大海,在大海中泅渡有可能会被大浪打入海底,但作为写诗的人,作为诗学即情学的信奉者,即便把人生献给这个大海又有何妨?我无怨无悔,我无怨无悔。
     我相信我会写出更多更好的诗。我相信我今天写的这篇诗评会被更多人所理解 。我也毫不怀疑,我这篇诗评让人看来是很有些特殊。知我者,该有人在。向前走,不回头。走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625

(8)
上一篇 2022年6月23日 上午8:39
下一篇 2022年6月23日 上午11:11

相关推荐

  •  从《别》看吴奔星诗歌特色

       吴奔星先生离开我们己经太久了,加上他生前曾被错划为右派,所以六十五岁以下的人知道他的人不多。其实他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己经蜚声诗坛,和友人创立过九三学社、创办过《小雅诗刊》,并担任过大学教授,是海内外知名的诗人和学者。    大家让我多写些诗评,这可不是信手拈来的事。但因此让我想到吴老先生,也让…

    2022年6月14日
    58470
  • 邬峭峰 《他让我再等等》

    – 两年前,阿张在海军医院走的时候,是个秋日晴天。午后的阳光,落在刚刚离世的阿张脸上。没有人忍心将他鼻端的氧气管除去,我们围床注视着他。 护工说,请上来两位男人。同学海波托住阿张头部,我俯身抱住阿张穿着新皮鞋的双腿,有42码字样的鞋底,抵住我的胸口。两名护工分立两侧。 整个上午,阿张肺功能迅速坏死,呼吸难上加难。而此刻,阿张已经永远不需要令他无比…

    2022年11月8日
    7610
  • 七律 • 读李商隐《锦瑟》

    无限真情又拨弦,青丝白发一年年。 沉浮岂可疑香草,求索何曾怨紫鹃。 隐隐孤舟江火客,遥遥千面杏花烟。 红楼几曲繁华尽,转瞬同归大自然。 附原玉: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2022年11月24日
    1738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二:夜沉沉

    原创小说连载

    2022年6月1日
    7.2K60
  • 父亲的故事之一:智夺金沙

    注明; 这个标题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写,有人说是;偷金沙。我认为不恰当,本来是咱们的金矿,开采的金沙就是咱们的。但是被日本侵略者霸占,疯狂开采,运回他们国家。咱们只是想办法夺回一点。不知道这个标题是否恰当,我觉得应该就是智夺。

    文化 2022年5月24日
    413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4条)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6月23日 下午12:37

    欣赏、学习老师美文“在感情大海中泅渡“诗评。在我的感觉中老师是一位激情、热情、情感饱满的诗人。每天都有很多内容去表达。然我不会写这样浪漫的爱情、友情、亲情的诗篇,很遗憾啊!只感觉老师是天生的情感诗人,评诗是您的强项。顶赞![赞][喝彩][花
    老师诗情如飞瀑,阳光之下皆玉珠!
    豪壮细腻无穷尽,执着挥墨脱凡俗。

  • ch雪梅
    ch雪梅 2022年6月23日 下午2:17

    只有感动了自己才能感动别人。赏读问好老师![赞]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23日 下午6:46

    只有感动了自己才能感动别人。金句![喝彩][喝彩][喝彩]

  • 含羞荷
    含羞荷 2022年6月23日 下午8:21

    拜读美文,向您学习![赞][赞][赞]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6月23日 下午9:35

    诗人都是富有激情的,不然写不出感动人的诗篇。爱是多方面的,不一定非指爱情,我就没有认为那是一首爱情诗。

  • 沉默者FAN
    沉默者FAN 2022年6月24日 下午1:59

    赞同,诗人的第一特质就是勇敢。

  • 红芭蕾情结
    红芭蕾情结 2022年6月28日 下午3:38

    赏读老师好诗[赞][赞]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