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七:王锁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七:王锁

七  王锁

黄昏时分,伯母从主人家出来。从墙拐角处走出个人来,是王锁。

“大大。”王锁迎上来。

“锁儿呀,你在这儿做什么?”伯母问。

“我……等你。”

“等我?有事?”

“嗯。去家里说吧。”

“这一阵老看不见你。还干原来的营生?”伯母边走边问。

王锁家没地,他贩卖瓜果蔬菜。

王锁告诉伯母,这些日子他跑石家庄。这边弄点儿盐过去卖,完了从那边贩些蔬菜回来——那边比这边暖和。

“刨了车钱,你还能挣几个?”

“不坐车的。”王锁笑笑,“哪能坐得起。我们扒煤车。”

“扒煤车呀,那多险!你可得小心点儿。”

说着话就到家了。伯母打开门,把王锁让进去。

王锁穿件老蓝布棉袄。袖口磨破了,扣门也断了一只。“你妈不在了快两年了吧。”伯母找针线,帮王锁把断了的扣门连上。

“刚过了两周年。服满了。”王锁和伯母贴面站着。

“改天我给你袖口沿个边。”伯母扯断线。天黑下来了,她没灯油,两人就黑坐着。

“不用了,也穿不住了。只是晚上蹲在煤车的车顶上,冷,就没换。”王锁说。

“该成个家了,孩子。身边没个女人,日子也难过。”

“大大,我今儿来就为这事。”

“你看下人了?”伯母替王锁高兴,“需要大大帮忙的,你尽管说。”

“我想娶蕙芹。”王锁说。

“蕙芹?”

院子里什么响了一声。两人静下来听,却又没声音了。

“大大,我早就看下她了。前两年俺妈在,我不能走远。一年挣那猴仨钱,就我和俺妈两张嘴也难糊擦……再有,蕙芹也舍不下她婆婆。”

“那现在……”

“现在不一样了。俺妈不在了,这两年我走得远,也挣下俩钱。我舍不得花,都攒着……我情愿跟着蕙芹去她婆家……她一个女人家,受死受活的……我去了,地我种着,让她也能象个女人……”

王锁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把他多年来憋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伯母被他感动了。心想,这孩子倒实诚。蕙芹跟了他不会受罪的。

就听王锁又说:“看她没黑没明的干活儿,男人干不了的活儿她都干,我……我也想帮她。可她这人你就不能帮。牛小不在的那年,我和他们帮她去收秋。事后,她到我家送豆子,送芝麻,送山药,送萝卜……你帮她做点儿活儿,倒成了她的负担了。”

“这孩子就这样,钢。唉——心强命不强啊。”伯母叹口气。

“大大,你看……”

“锁儿,你是个好孩子。蕙芹能跟你,是她的福气。只是,初婚依父母,再嫁由个人。这事我做不了主。成不成还得看蕙芹自己的意思。”

“是。是。你同意就好。你同意就好。”王锁高兴地搓着手,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表情。

王锁出门了,伯母又把他叫住。

“锁儿,成亲是个大事。你再找个媒人……”

“知道了。大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389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下午3:46
下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下午8:02

相关推荐

  • 纯真时代(八)

    八、 春节期间,三霸和卫东相约去鄂州玩,约了三丫。三丫自从来了“好事”后,知道了男女有别,和三霸、卫东玩得也少多了。而且,到了初三,年级男生女生突然不讲话了,男生女生讲话就是“耍流氓”。这是他们的父亲们调到鄂州去工作,他们第一次去鄂州玩,事实上,鄂州才是他们的正宗的故乡啦。 坐轮渡过江,冬季枯水季节,船到岸后,还要爬长长的台阶。破旧的古武昌城门下,有一个蔡婆…

    2022年6月22日
    1.5K00
  • 【诗歌】捧起赞美,相遇繁华

    文/李海 赞美,从涌动着的血管里发出 在那些极赋弹性的跳动中 给予时空很多愉悦的分量 赞美,在拉近或扯远的视觉内 想必你早已经感觉到了吧 如此尘世繁华,值得我们捧起赞美 —— 看那温馨笑容已经积攒很久 目光中的清澈自带纯真 反复翻动你的稚嫩容颜 我开始从暮年重返天真年少 集结成最原始的欢愉 把自己倒置成美轮美奂的一个缩影 —— 很多躁动已堆积成浓缩的情感 捧…

    文化 2022年5月28日
    9420
  • 养个小丑在心里

    养个小丑在心里 尤今 阿蔷像一缕阳光,长晴不阴。她总是以笑脸来对抗挫败、 以笑声来埋葬哀伤。 她原是白领丽人,在旅行社工作,工作被肆虐的疫情吞噬了,她双眼眨也不眨一下,便改行当摊贩助手。一改过去光鲜亮丽的形象,衣著朴素地在熟食中心忙得大汗淋漓,可她脸上的笑花却从来不曾凋谢。她耸耸肩,说:“失学、失业、失婚,都只不过是河床里的小石块,我们不能让它阻拦河的流势。…

    2022年6月15日
    2.3K201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三)

    三、 1980年,改革开放东风吹。市场经济开始活跃,购买蔬菜、水果、猪肉、豆腐等,再也不用天不亮就去排队。集贸市场,路边摊贩,随时都可以买到。煤气灶、高压锅、电视机、洗衣机等家用电器慢慢开始进入家庭。人们从繁忙的家务中慢慢解放出来。 晚上,地委院子里,家家户户把竹床搬出来乘凉。三霸的爸爸宋部长、卫东的爸爸周部长、文教局招生毕业分配办公室的孙主任、公安处政治处…

    2022年6月9日
    20140
  • 一本面目全非的书

    我至今记得,那本书很特别,厚厚的,旧旧的,没有封面,也没有封底,书页已经泛黄,书角有些卷曲。可以说,那是一本面目全非的书。

    文化 2022年5月14日
    45027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