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七:王锁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七:王锁

七  王锁

黄昏时分,伯母从主人家出来。从墙拐角处走出个人来,是王锁。

“大大。”王锁迎上来。

“锁儿呀,你在这儿做什么?”伯母问。

“我……等你。”

“等我?有事?”

“嗯。去家里说吧。”

“这一阵老看不见你。还干原来的营生?”伯母边走边问。

王锁家没地,他贩卖瓜果蔬菜。

王锁告诉伯母,这些日子他跑石家庄。这边弄点儿盐过去卖,完了从那边贩些蔬菜回来——那边比这边暖和。

“刨了车钱,你还能挣几个?”

“不坐车的。”王锁笑笑,“哪能坐得起。我们扒煤车。”

“扒煤车呀,那多险!你可得小心点儿。”

说着话就到家了。伯母打开门,把王锁让进去。

王锁穿件老蓝布棉袄。袖口磨破了,扣门也断了一只。“你妈不在了快两年了吧。”伯母找针线,帮王锁把断了的扣门连上。

“刚过了两周年。服满了。”王锁和伯母贴面站着。

“改天我给你袖口沿个边。”伯母扯断线。天黑下来了,她没灯油,两人就黑坐着。

“不用了,也穿不住了。只是晚上蹲在煤车的车顶上,冷,就没换。”王锁说。

“该成个家了,孩子。身边没个女人,日子也难过。”

“大大,我今儿来就为这事。”

“你看下人了?”伯母替王锁高兴,“需要大大帮忙的,你尽管说。”

“我想娶蕙芹。”王锁说。

“蕙芹?”

院子里什么响了一声。两人静下来听,却又没声音了。

“大大,我早就看下她了。前两年俺妈在,我不能走远。一年挣那猴仨钱,就我和俺妈两张嘴也难糊擦……再有,蕙芹也舍不下她婆婆。”

“那现在……”

“现在不一样了。俺妈不在了,这两年我走得远,也挣下俩钱。我舍不得花,都攒着……我情愿跟着蕙芹去她婆家……她一个女人家,受死受活的……我去了,地我种着,让她也能象个女人……”

王锁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把他多年来憋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伯母被他感动了。心想,这孩子倒实诚。蕙芹跟了他不会受罪的。

就听王锁又说:“看她没黑没明的干活儿,男人干不了的活儿她都干,我……我也想帮她。可她这人你就不能帮。牛小不在的那年,我和他们帮她去收秋。事后,她到我家送豆子,送芝麻,送山药,送萝卜……你帮她做点儿活儿,倒成了她的负担了。”

“这孩子就这样,钢。唉——心强命不强啊。”伯母叹口气。

“大大,你看……”

“锁儿,你是个好孩子。蕙芹能跟你,是她的福气。只是,初婚依父母,再嫁由个人。这事我做不了主。成不成还得看蕙芹自己的意思。”

“是。是。你同意就好。你同意就好。”王锁高兴地搓着手,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表情。

王锁出门了,伯母又把他叫住。

“锁儿,成亲是个大事。你再找个媒人……”

“知道了。大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389

(1)
梦菊的头像梦菊
上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下午5:14
下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下午8:02

相关推荐

  • 散文:初夏

                            风儿,毛茸茸的。          暖暖和和的梦,自自然然的呓语,嬉嬉闹闹信手指点:所有含苞的都怒放了,所有深藏的都外露了,所有僵滞都活跃了,所有的稚嫩都在疯狂地生长…..          阳光如瀑,似水晶,像珍珠,大瓢大瓢地从天际泼洒下来,滋润出一片无垠的亮丽辉煌。偶尔,一两朵轻浮的云彩行脚在恬…

    2023年6月6日
    1.6K320
  • 博客伴我陶然行(五)

    博客伴我陶然行 (五)赋彩课堂——丰肚:举三证一勤编织,左右逢源信手拈 “猪肚”是课堂教学的主要环节,“凤头”亮丽、理趣交织,引人入胜;“豹尾”辉煌、余音绕梁,回味无穷;而“猪肚”则是过程,朴实无华,需要付出更多的艰辛,才能使它丰富、厚重、饱满。 打造“猪肚”这个环节,各科老师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比如我的同事、数学教师黄缨,她执教《轴对称图形》时,生活中的…

    2022年7月16日
    2.5K221
  • 新雨堂书事(三一 一)

    辛德勇先生来陕,陕煤建宁总邀约,有幸共进午餐。“辛神”很为健谈,大致触及半点学术,都能迅疾做出反应,展拓而论之。他是受西北大学之邀,晚上有一个关于岳飞《满江红》词真伪的讲座。稍后几天,即见到当晚的演讲稿的全文发布,篇幅是相当地长。午餐时,晚上的讲座内容只是稍为提及,此话题应是与电影《满江红》相关。回想起来,辛教授午间的一席谈,涉及到文学、书法等好几个方面的话…

    2023年3月7日
    1.5K10
  • 同济大学的文远楼

      在上海同济大学校园北大道的绿树浓荫中,掩映着一座淡灰色的老建筑,这座建筑简洁典雅、平整无奇,其建筑风格和周围的高大建筑有明显的区别,这就是享誉中外的文远楼,因为我的儿子毕业留校后,一直在这座楼里的工作室工作,我在上海的住所就是同济大学的教工宿舍楼,出了家门抬腿就走到文远楼,去的次数多了,我对这个老建筑的关注就多了起来。 文远楼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

    2023年8月5日
    671200
  • 诗歌:桃花  我的画笔落下了

    – 诗歌:桃花  我的画笔落下了 – 我 桃花 画笔 羞涩地 落下来了 只是无奈留了白 但完完全全是为了你 而我在线条中私藏暗香 并梦幻般地弄巧成拙  也是为了你 只是我没弄好  把你弄脏了 你看那滴淌点点  在四溢  无法修补 可我本意绝对是好的  绝对是好的  本想把你 画得更多情  更妩媚  更沉静  但 我害怕  不想让爱太太…

    2023年3月17日
    6922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悠扬琴声68的头像
    悠扬琴声68 2022年7月8日 下午1:32

    看了几章,希望慧琴能找个好人嫁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