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巴山

d9f082e6219d4b6abd4e8f6d09d4c82f_th

在松辽平原的腹地

在东辽河的北岸
有这样两座山,遥相呼应,大小相间
大哈拉巴,小哈拉巴,耸立在平原之上,辽河之北
小时的记忆让我对这两座山格外怀念
家里盖房子的石头都是从这两座山上取下来,因此他们也被我们称作大小石头山
这也是当时双山县的由来
哈拉巴山承载我童年的记忆
每年的冬天,父亲都要赶着驴车,拉着我,去看望在鸭场的爷爷
每次在去的路上,我都能远远地看到哈拉巴山
两个比较模糊的影子,一高一低,一大一小 ,影影绰绰,郁郁葱葱
母亲在小时对我说
哈拉巴山是神山,里面有狐仙
我也听大人们讲,在上山放炮崩石头时,里面跑出了成百上千的白狐狸
有些人上得山去,就再不见了踪影
哈拉巴山的神秘和传奇是我童年最深的记忆之一
我一直想去探究其中的秘密
我一天天在长大,而哈拉巴山一天天在缩小
人们不断在她的身上采撷

e7610e838e814b4683175779496dfb2c_th

她的硬骨头都被人们变成了地基
她的树木让人们砍下来变成了烧柴
她由一个丰满的大姑娘变成了一个瘦削的老妇
她不再魁伟
但她依然故我,还耸立在这片热土 ,虽然她已经有些佝偻
时光一去不返
哈拉巴在暗暗垂泪
里面是否有白狐
中间是否有故事
没人能够知道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198

(1)
上一篇 2022年6月20日 上午3:18
下一篇 2022年6月20日 上午5:35

相关推荐

  • 相见时难别亦难

    跟新浪博客说再见,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2022年5月22日
    5.5K120
  • 感谢生活

          年过四十,经历了风风雨雨,经历了兴高采烈,经历了生离死别,经历了波峰波谷,总有一些感悟,总有一些感伤。 有时候我们做事总是感觉给别人看,很在意别人会怎样看自己,其实这样下去真的会很累,鞋子穿在我们的脚上,舒不舒服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其实我们不是活在别人眼里,而是要做一个真实的自己。只要自己尽了努力,不管成败都是一种成就,毕竟在成功中我们得到了欢乐,…

    2022年6月2日
    22450
  • 同桌的你

      屈指算来,我一共念了近20年书,经历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各个阶段,与我同桌的人也是像走马灯一样,换了又换。在这20年读书生涯中,我的同桌大概有几十个。有男有女,小学和初中的同桌因为时间久远,大都已经淹没在记忆中了,我已经回忆不起来什么了,不过在高中和大学及研究生期间,我还是有一些记忆。 高中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同桌是阿陈,他年长我一岁左…

    2022年6月11日
    1.3K90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兄妹四人,母亲排行老三。外公家还算殷实,我的大舅和小舅都读了书,在那个时代也算是有文化的人。建国后,大舅做了窑厂的厂长,小舅做了生产队长。旧时代偏见,女孩子读书无用,况且女孩是要嫁出去的,因而我的母亲和姨母没有进过学堂,大字不识一个。 我爷爷在我父亲五岁时就去世了,孤儿寡母守着三亩薄田艰难度日。我的太外婆做主,让她的两个女儿亲上…

    2022年5月13日
    539221
  • 红妆

    这些天总唤身边一起工作的女孩儿丫蛋、丫蛋儿的,就想起二十年前一个人的一件事来,那是乳名叫“丫蛋”的丫蛋儿。到底是鸭蛋还是丫蛋儿?实在也是没整明白过。我想还是叫丫蛋儿确切。那么就丫蛋儿吧。 丫蛋儿结婚是我给化得新娘妆,因为那时候还没专业化新娘妆的地方。也是赶巧,丫蛋儿结婚前一天,我正好借休假去探望婆婆。小姑将丫蛋儿带家来,说是丫蛋儿明儿大婚,姐呀你给化妆吧,今…

    2022年6月22日
    2.3K14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