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五儿(原创小说)

走近五姨娘的屋子,在门外就听见父亲的笑声,我看见五姨娘怀里揽着一个小女孩,一身紫色的碎花小褂,圆圆的脸蛋,两只大眼睛咕噜噜直转,那张粉嫩的小嘴微微努着,说实话,像极了五姨娘。

2022061913365140

2022061913172299

作者:草儿青青

 

2022061913112764

那一年我八岁,父亲又娶亲了,是他的第五个老婆,我母亲是老四。第二天,父亲又带回来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说是我的妹妹,她叫五儿。从那一天起,五儿就成了我的妹妹,我便做了她的哥哥,渐渐地,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妹妹,直到她出嫁的那一天,我的心居然是那样的不舍,心绪难平,好痛好痛。

                                                     ————————题记

 

朱红色的窗外飘落着丝丝细雨,紫色的窗纱柔柔的被风卷起来,又轻轻落下,手中的茶已然凉了,我却依然能感觉到它的温度。这是下人们为我独自挑选的茶叶,茉莉花。新茶采回来后选了最好最嫩的心尖小叶,细心晾晒炒制,再拿专用的玻璃罐装好封口,饮用时加上好的冰糖,几粒枸杞开水冲泡,多年来一直都是我的习惯,这也是五儿的习惯。那个时候每逢我从私塾回来,五儿都会在我的房里放上一杯这样的茉莉花茶,我已经熟悉了它的味道,众多的茶里,我独偏爱这一种,直到五儿出嫁的那一天,我看着泪眼朦胧的五儿,心如刀绞,唢呐的一阵阵欢畅,犹如一根针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

 

那一年我八岁,父亲又娶亲了,一大早我就被奶娘叫起来,因为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长子,奶娘给我拿来新衣服,把我打扮的精精神神,下人们也都不停的忙碌着,脸上带着让人不解的笑容,我真不明白,这是父亲讨小老婆回来,与这些下人何干,陈妈悄悄告诉我,说是五姨娘给大家都发了赏钱,也给了她一份,看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一个精明的主,还没进家门就开始笼络人心了。说是媒人,其实就是个幌子,听姨娘们说父亲和五姨娘早也有了孩子,好像比我小2岁,算起来该叫妹妹了。正在胡思乱想,花轿到了,父亲身披红花满脸欢喜牵着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开始拜堂了,那红红的盖头遮着她的脸。我耐着性子听着大人们的吩咐,等了半个时辰,终于礼毕,迅速的跑出花厅,去了后院的园子里,长长地松了口气,一头钻进草丛里去捉蛐蛐,直到玩的满头大汗一身泥土,才被奶娘陈妈捉了去,牵着我回去洗澡更衣,准备晚上家里的晚宴。

 

夜晚,家中的大厅灯火通明,红红的灯笼随处可见,金边红色的大喜字分外耀眼,随着一阵阵银铃般的娇笑,我第一次看到了五姨娘那张妩媚的脸,她的确长得好看,不,应该说是美,在父亲的五个老婆里,也只有她能这麽好看。我愣愣地看着她,发现父亲的眼神一直围着她转,我母亲从身后走过来,轻按了一下我的肩膀,我鞠躬向着五姨娘那张好看的脸,怯怯的叫了一声:“五娘”,大家都笑了,尤其是父亲笑的格外开心。因为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孩子,父亲一直都很疼爱我,虽然母亲生的没有五姨娘好看,却也是落落大方,温婉贤淑,加之母亲上过私塾,与一般的女子较为不同,有时候还能帮助父亲看一些生意上的账簿,也给了我良好的修养,我知道父亲还是喜欢母亲的,也很尊重她,一直都是。

 

一桌人安静的吃罢了晚饭,姨娘们都各自散了去,知趣的回到各自房里。我也正要回自己的房间去,却被陈妈叫住了,她看着我摸了摸我的头叹口气道:“耀儿,你今晚该去你母亲那里睡,她需要人陪,你去了她会高兴。”我似懂非懂的应了,任由她牵着我的手,往我母亲房子那边走,一会儿到了门口:“四太太,耀儿来了,陈妈向着窗口喊道,”很快的母亲开了门,我看见她眼圈发红,一把拉了我进去,使劲抱在怀里再不做声,陈妈在门外把门带上,叹了口气便回去了。许久,母亲放开我,拉着我的小手将我牵到床边,用头上的银簪拨了拨灯芯,爱怜的看着我,她的嘴角渐渐浮现出微笑,甜甜的好美,就像五姨娘一样好看。耀儿,今晚我想搂着你睡好吗?母亲摸着我的头温柔的说,我点头,挨着她的身子坐下,她的身体是那样的柔软,还有一股茉莉花的香味,看着母亲俯下身,为我脱鞋,除去袄褂,我顺从的被她抱在怀里,软软的,暖暖的,嗅着茉莉花淡淡的清香,我很快就睡着了。

 

也许是昨天玩的太累的缘故,我一直睡的很沉,醒来时已是早上了,发现母亲已收拾妥当坐在床边正笑着看我,她的精神好了很多,看我醒了又是甜甜的一笑。耀儿,今天不要去学堂了,我向你父亲请了假,你今天见了妹妹要有礼数,她是你父亲和五姨娘的孩子,也是你妹妹,今天你可以带着她玩,不用去读书了,母亲说罢,轻唤了下人来,给我更衣洗漱,匆匆用过了早点,跟着母亲去给父亲请安,平时都是陈妈带我去的。父亲也曾读过书,家里的光景还是不错的,对于我这个少爷来说衣食无忧,虽然算不上书香门第,可是父亲的家教很严,他常常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是谁都要遵守家规,许是他的认真劲,几个姨娘与母亲从未发生争吵,不知是母亲贤惠还是害怕父亲的家规,家里的几个女人一直相安无事,已算是很难得了。

 

走近五姨娘的屋子,在门外就听见父亲的笑声,那种熟悉的声音是以前在母亲那里听到的,屋子里父亲和五姨娘正在说着话,见了我便招手示意我去他身边,我看见五姨娘怀里揽着一个小女孩,一身紫色的碎花小褂,圆圆的脸蛋,两只大眼睛咕噜噜直转,那张粉嫩的小嘴微微努着,说实话,像极了五姨娘。父亲拉着我的手让我叫妹妹,我抬起头看着她冷冷的叫了一声妹妹,五姨娘的那张脸笑的就像一朵花儿,我母亲在一旁说道:“耀儿,你带着五儿妹妹去园子里走走,熟悉一下,把她带好了,我们大人说说话,我抬头望向父亲,他也点头,我便拉了五儿的手乖乖地走了出去,身后传来五姨娘的一阵浪笑。

 

一走进后花园,我故意松开五儿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对于眼前的这个黄毛丫头我一点亲切的感觉都没有,在这个家里,我只有姐姐没有弟弟也没有妹妹,一想到以后她会像跟屁虫似的跟着我真的很烦,我厌恶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也正在看我,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纯真,对于她和五姨娘的到来,我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只觉得母亲的眉宇间似乎有一股淡淡的哀愁,我真的不明白,母亲昨天晚上还在抱着我哭,今天却又在父亲面前笑着,也许这就是她最坚强的一面,她留给父亲的感觉,永远都是那样的温婉,善解人意,她的贤惠让父亲对她也非常尊重,我想,父亲还是爱着母亲的。

 

百无聊赖,身后一直跟着五儿,我便也不好再去草丛里捉蛐蛐,走到前面的亭子里,亭旁有一棵丁香树,正值花期枝梢上缀满了密密的碎花,几只蝴蝶飞来飞去的盘旋着,还有几只蜜蜂嗡嗡的叫着。“真好看,有蝴蝶啊”!身后的五儿兴奋的叫了起来,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她似乎有些害怕,怯怯的看着我,粉嫩的小嘴里低低的吐出了一声“哥”,我忽然莫名其妙的有种兴奋感,许是一直都被大家让着宠着有些厌烦了,五儿的一声哥让我觉得自己瞬间长大了许多,只觉得自己的脸蛋有些发热,也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男子汉,再看看五儿好像也没有先前那么讨厌了,她渐渐地靠近我身边,一声声哥哥从她的小嘴里蹦出来,脆生生的是那么好听。当了哥哥的我得意极了,带着五儿一直玩到吃午饭的时间,直到奶娘找到我们,被下人拉着回去洗手吃午饭。第一次做了哥哥,又第一次有了妹妹,我开始有些喜欢这个外来的丫头片子,吃午饭时我不时的望向她,五儿的脸蛋被太阳晒得红红的,头上顶着两只羊角辫,见我看她,偷偷的冲我做了个鬼脸,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煞是可爱。

 

不惑的流年,时光亦如小河的流水,潺潺而去,再不回头,那些难忘的日子终究还是远了,逝去了。一晃十二年过去了,五儿已经出落得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她依然是那样可爱,娇羞,除了每日学点刺绣,跟着请到家里的先生念念诗文,总会在我回来的时候等在门口,五儿的心很细,每天都会为我亲手泡上一杯茉莉花茶,那淡淡的清香嗅着,仿佛就能为我驱除身心的疲惫,清闲时我和五儿依然还去后花园里散步,我给她讲我在外面看到的事情,五儿听的很认真,甚至,津津有味的一直缠着我,不讲完就不许我吃饭,几个姨娘每天闲了就打麻将,母亲没事的时候依旧像以前一样看书,家里的几个姐姐也先后的出嫁了,很多时候,都是五儿一直在身边陪着我。我觉得五儿不只是我的妹妹,还是我的知己,我心里所有的想法和我的感受,我的伤悲,我都会向五儿倾诉,每当我和五儿诉说烦恼的时候,她都听得十分认真,纤细的手指托着白皙的脸颊,那双乌黑的眸子像水晶似的闪着光,听到她不喜欢的地方,就会皱着眉头撅起小嘴,扭过脸去不再理我。

 

那一日,父亲终于从杭州回来了,风尘仆仆,为了家里的生意他一直四处奔忙着。一大早我看见父亲有些陌生的背影,他不再是那样高大挺拔,鬓角处竟不知何时添了华发,母亲没有说话,为父亲端了水净手,随后递上一杯热茶。自从五姨娘病逝以后,父亲似乎很少有过笑容,倒是看见五儿柔和了许多,并且要我多关心妹妹,看得出来,父亲对她真的十分疼爱。五儿一直都很乖巧,母亲也十分喜欢,常常做了好吃的叫上五儿和我去她房里。正待和父亲想说几句话,不想父亲说有事和母亲谈,起身离开了。我无聊的一个人去了园子里,看着我和五儿时常嬉戏的亭子,那座假山,丁香树,还有木椅,都曾留下了我和五儿的快乐时光。忽然身后传来五儿的声音:“哥,你快来啊,快来看看好不好看!”我扭头,五儿正兴奋的拿着一块衣料跑过来,是水粉的缎子,上面印着精致的荷花,五儿把衣料展开披在身上,一头黝黑的长发松松的散落下来,衬着五儿白皙的面颊,娇艳的红唇,真的好美,我竟看得有些呆了,看着我发呆,五儿下意识的用手拢了拢头发,哥,我刚洗过头,是不是这样子不好啊,你别看了,我回去了,五儿说着,转身走了,我这才下意识到自己竟然失态了,望着五儿的纤细的身影,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心里面就好似有只小鹿在四处乱撞。

 

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也没体验过真正的爱情,我只知道我就喜欢看五儿,喜欢五儿的一切,喜欢看她的举手抬足,喜欢她的可爱善良,喜欢她总是用小手拖着脸腮呆呆出神的样子。四月,在经历了漫长的严冬后,终于又迎来暖春,草长莺飞。我和五儿拿着纸鸢来到了那片草地上,每一年我都带着五儿来放风筝,那是我和她一起做好的风筝。而此刻的五儿一点也不开心,我的心情也十分沉重,因为,刚听父亲告诉我们,他已经给五儿定了亲事,说是五姨娘临走的时候交代好的,一定要五儿嫁个好人家,男方是一户远在杭州的商户,家里的条件倒是不错,父亲前一阵子出门就是为了这件亲事,原来,带回来送给五儿的那些衣料首饰就是聘礼,父亲也亲眼看到了那个男孩,他说很不错。娶亲的日子近了,五儿也好像越来越忙了,她不再缠着我给她讲故事,也不再喜欢笑了,偶尔还看见她一个人在后花园的亭子里发呆,我感觉她似乎有意的在避开我,一想到五儿就要出嫁了,我的心口就莫名其妙的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闷闷的上不来气。

 

如麻的雨丝,凉凉的淋湿了我的额头,五儿拿了一把油纸伞在身后跑过来,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亮亮的看着我,哥,你怎么一个人淋雨啊,当心身子,都那么大的人了,还要别人操心,这是五儿经常数落我的一句话,看着五儿担心的表情,我开心的笑了,用手拥住她的肩头,我的五儿总是那样的善解人意,她的长发散着幽香,几根发丝随着微风轻轻撩拨着我的脸颊,痒痒的却让我沉醉,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着说,就让这场雨一直下吧,不要停下来,就让我和五儿妹妹静静的多待一会儿,我的五儿,她是那样的纯洁,无暇,她美丽的就像我心中的女神。。。。。。。少爷,少爷,您醒醒啊,太太,少爷醒了,耳边忽然变得很嘈杂,我疲惫的睁开眼睛,竟然看到母亲焦急的守在我的床头,我用眼神四处找寻着,却不见了五儿的身影,别找了,耀儿,五儿她出嫁了,你看她上了马车就昏倒了,我们没告诉五儿,她已经嫁到杭州去了,都三天了,你一直昏迷让我好担心啊,听了母亲的话我的脑海里渐渐闪过一些画面,喜堂,穿着大红嫁衣的五儿,她的眼圈红红的,临走的最后一声哥,让我的心疼的刻骨,想着她流泪的眼眸,想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的心碎了,我感觉自己瞬间跌进了黑暗里,泪水像小蛇一样蜿蜒着自眼角流下,眼前一片朦胧,耳边是母亲急切的呼喊声,耀儿,你怎么了,醒醒啊,陈妈,快去叫老爷,嘈杂一片混乱,我觉得好累,好想睡。。。。。

 

2022061913390299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175

(1)
上一篇 2022年6月19日 下午8:21
下一篇 2022年6月20日 上午2:59

相关推荐

  • 阴差阳错

    诗歌

    文化 2022年5月23日
    3.1K00
  • 河光山色

    2022年高考的第一天 衷心祝福莘莘学子们首考成功

    2022年6月8日
    2.3K20
  • 语言像是一艘大船

           人有健康的,也有不健康的,可是语言这个东西也有健康或者不健康的区分吗?        推想一下,健康的语言应该是什么样的呢?朝气蓬勃的,昂扬向上的,带给人希望和爱的……应该是这样的吧。还有没有呢?真诚的,智慧的,幽默的……有这样特征的语言应该是健康的吧?        再推想一下,人的情绪肯定也有健康和不健康的区分,人的思想肯定也有健康和不健康…

    2022年6月8日
    2.4K4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八——守节

    八、  守节 春天的夜晚,风吹着,有几分凉意。 王锁走在路上,却觉得爽快而惬意。喜悦涨满他的心房,身子轻飘飘的,抬脚迈腿分外高远。 “哈,我就要娶她了。”王锁想着,笑意慢慢地在脸上蔓延。 “她会不同意吗?不会。不会的!她拒绝我?有什么理由?哈哈,不会的。不会的。这事,十拿十稳。” “好,冷糕热媒。我这就去找个人……” 王锁边走边想。他一刻也等不及了,顺路就向…

    2022年6月24日
    16140
  • 书法

    这是我家先生的作品,临习智永千字文(部分)  

    2022年6月8日
    2.2K4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20日 上午8:37

    这是场畸形的爱 但很深切 很揪心 看来博主真是个写小说的主儿 娓娓道来 不怕你进不到故事里去 写得真好。但愿今后选材更适合大众一些 那样才拥有读者 青青以为然否?见笑了!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20日 下午4:24

    我下午又把小说看了一遍,觉得若把五儿和我设成既不同母也不同父的关系,或许在感情上更易为读者所接受,小说写得的确不错,我看好您!加油!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6月21日 下午3:08

    故事生动形象,引人入胜。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