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五)

2022061912012311

五、

李剃头以前可是个红人。他家祖传几代剃头的,在原魏街有间临街铺面,狭窄的过道后面,就是他家住处。魏街是古城黄州手艺人住的街区,篾匠、铁匠、裁缝、收粪水的、浆洗衣物的。。。都在这个社区。理发店国营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李剃头家没有国营进去。后来机会来了,李剃头会唱湖北大鼓,站在地委门口,唱了三天三夜,唱他爷和他奶当年,怎么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把肠子挑出来,惨死在大码头。

地委专门研究李剃头的问题,准备安排在国营理发店,又怕其他人效仿,就在地委门卫搁看一台理发凳,提前跟李剃头“一国两制”,搞个体经济。李剃头可以自己收钱,理发店一毛一个头,他这里一毛五一个头。虽然贵一点,但是不用排队等。而且仅限于地委院内的人理发。可是李剃头,女的,只会剪包菜头;男的,只会剃光头和盖子头。三大院有段时间,一溜水的包菜头和盖子头,都是出自李剃头的手。后来,国营理发店市场经济了,两毛钱一个头,李剃头还是一毛五,主要是些老人和小孩在他这里剃头。李剃头不用出水电费,店面费,赚一个,是一个,不亦乐乎。

三个半大伢进了理发室,就把理发室充满了。三个对李师傅说:都剃光头。李剃头说:女伢剃么光头,合女流氓一样。那时候,特立独行的少年,或者发了誓愿的,剃光头,显得白里透红,与众不同。三霸他哥,在家里写标语,“玩玩打打进武大”。高考前一天,在黄冈中学空无一人的操场上,顶着烈日,打篮球。还美其名曰“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不玩”。结果分数线出来,刚够专科线。志愿都懒得填,到李剃头那里去剃了个光头,回黄冈中学复读。剃了一年的光头,考上了哈工大。哈工大是国防科工委的高校,半军事化的。男生一入校,三个月的军训,都剃光头,同学们都以为三霸哥提前知道学校的规矩。

这是三霸和卫东第一次剃光头。虽说是秋老虎,天气燥热,三霸和卫东还是不习惯,脑袋空空的感觉。不自觉地用手摸脑袋。胡胜男,胡三丫,被李剃头折中剪了一个极短的青年头。三丫小时候剃过光头,那一年,她爸复员到地委开车。她妈拖着三个丫头进城,三个丫头带着满头的虱子。两个大一点的,就在李剃头这里剪了一个短短的包菜头。三丫,因为年龄小,不懂事,按照胡汉三的旨意,剃了一个光头。

三个人,先是在三霸一班去炫了一圈,再到卫东和三丫班上炫了一圈。三丫拿了一个圆规,约了几个男女同学,到戏台处。三丫用圆规的针尖,在三人中指上刺了一下,然后三人握手,血水交融,正儿八经地说:“我们三个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架同打。说要是再说我们三人之间的坏话,我们的拳头是不认人的。”同学们都知道三霸和卫东是“打死架”的主儿,看到他们强强联合,就再也没有人惹他们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159

(0)
似水流年的头像似水流年
上一篇 2022年6月19日 下午7:38
下一篇 2022年6月19日 下午8:06

相关推荐

  • 鄂黄分家时期的爱

    我也想低调啊,可是实力不允许啊。昨天何老师高度评价咱写黄州城写得算是一个,要求我要深深扎根黄州城这块肥沃的土地上,辛勤耕耘。我这不是扎根,是半个身子已经埋在黄州城这块土地上。我也知道树挪死,人挪活的道理啊,可是,没那个实力啊。 空房两个月,第一周,那个兴奋啊,浮躁啊。每天一下班,就奔赴各个饭局,茶局。第二周,静下来,每天一部剧,一个小时练字,听书。第三周,开…

    2022年8月2日
    3.5K50
  • 春日即景(外一首)

    – 春日即景 青蒻初芽烟柳迷,海棠树下已成蹊。 风摇新绿闻莺语,雨湿残红著燕泥。 昨夜响雷惊笋迸,满林抟露压枝低。 经途更有小情侣,折得桃花手共携。 – – 春山行 万般红紫竞芳菲,步屧春风到翠微。 飞絮游丝萦手脚,花香拦路不能归。 –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2024年4月8日
    1.3K120
  • 【小说节选】施家寨的枪声

    – “砰!” 施家寨的山口传来清脆的枪声。 退伍兵施庚生还像在部队一样,戴上栗色大耳朵无檐军帽,穿上大头的防冻皮鞋,披起那件跟他多年的绵羊皮里子的军大衣,就迈出了大门。二哥在屋里喊道:“老三,外面世道不好,你要小心点!” 施庚生刚到寨外山口,山下就有两个大汉爬上山口了。走在前面的汉子约四十多岁,身高一米七几的样子,浓眉毛,三角眼,鹰勾鼻下面是一张…

    2022年8月21日
    956130
  •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五)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五) 中篇小说《师傅和我及其它》在《人民文学》副刊上发表之后,在我的同学圈里引起了十分强烈的反响。特别是我的初恋,一次次写信要求和我见面,我就答应了。 十六年没有见面,这次见面自然是异常罕见的。无论是她,无论是我,都是在爱的炼狱里经过烈火般煎熬才能获得新生的。这里就不赘述了。 见面之后,我们各自谈了对文学的不同见解,自然也叙了别情。她鼓励…

    2022年8月7日
    1.3K360
  • 诗歌:昨夜

    – 诗歌:昨夜 – 昨夜 是在昨夜 是在昨夜 我不愿从梦中醒来 甚至希望在梦中死去…… – 昨夜 是在昨夜吗 是在昨夜 我搂了一夜春天 搂出了春雨   搂出了花开   搂出了蝴蝶双飞…… – 尤其是一缕星光向我照过来 在她的脸上化作彩霞   可是 她的白髮依然如雪   如雪. 她告诉我   她依然有一颗少女心 …

    2023年3月22日
    1.3K2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10月14日 下午8:30

    这一节没人写评,怪了,小说不连看读怎知其中曲折。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