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亲的女人

换亲是一种旧的习俗,在一些经济落后的僻远乡村尤为常见,本文的故事原型来自皖北农村,一位老奶奶的口述,由作者:草儿青青加以整理。

 

2022061908431038

2022061906120079

 

冉冉的晨曦,划破了夜的宁静,悄无声息地奏响了晨的序曲,渐渐地,东方出现了鱼肚白,依稀的几颗星安静地挂在灰白色的天幕里,疲惫的眨着眼睛。远处,隐约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随后,一阵阵狗吠。。。。。

———————引子

 

◇◆◇这是一个偏僻的村落,倚山傍水,村子里只有二十几户人家,房子多半是自己盖的,每家的屋顶上都堆放着厚厚的一层玉米秸,下面是黑色的油毡纸,用一些石头紧紧的压着,房子的墙壁都是黄泥抹的,还有几间好一点的房子,是用黄泥拖了土坯底下砌上青石盖得,凹凸的墙壁上已经有了被雨水冲刷过的斑驳痕迹。在一户靠着山坡的小院里,燃起了一束烛光,随着光线越来越亮,窗格子上映出一个女人的身影,她习惯的用手拢了拢头发,又用双手把领口的扣子系好,随手折了土炕上的碎花棉被,放到炕东边的刷着红漆的木箱上,一转身麻利的下了地。

 

◇◆◇平坦的小院里,四周是黄泥垒的土墙,有的地方已经坍塌了,院子左侧有一个猪圈,旁边是一长溜鸡笼,用木板钉成的,右边是两间堆放杂物的屋子,女人随手拿起大扫帚,用力地清扫着院子里的落叶,她的额角布满了皱纹,脸上的皮肤粗糙晦暗,一双干涩无神的大眼睛里泛着红红的血丝,她的手掌很粗糙,手背上满是裂口,一道道青筋爆了起来,就好像是一双年迈的老男人的手。女人时不时的停下扫把,习惯的用手往耳后掖一下额前的刘海,她的脖子伸的老长,一直望向不远处的村口,望向那条被雾气弥漫着的村口小路。

 

◇◆◇枯叶随着风不时的飘过,凉凉的晨雾中有一股野花的味道,舒适清爽。院墙边的老丝瓜藤上,已然缀满了大大小小的丝瓜,还有那开着红花的豆荚,仍然是郁郁葱葱的泛着碧绿。自打入秋以来,女人每天都在扳着手指数日子,今年上大学的儿子终于毕业了,不光来信说要回来,还有一件让女人更高兴的事儿,那就是他的儿子有对象啦,这次回家,就带着女孩一起回来,整整24年过去了,女人从来都没这样开心过,自从她18岁被换了亲,她就再也没有这样高兴过,她的男人是个瘸子,大她四岁,二十岁的时候在省城做工不小心被砸断了小腿,幸好救治及时才保住了那条腿,男人腿瘸了不能再打工,他就回到老家又做起木匠,虽说活计不是太多,可他的活做得细致精巧,远近闻名,就连别处的村子谁家娶媳妇,都用车来接他去给打家俱,娶了女人以后,男人更勤快了,他帮着女人做农活,喂猪,养鸡,只为让他们俩唯一的儿子能够顺利的完成学业,黄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的儿子很争气,如愿的考上了农业科技大学,今年总算毕业了,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女人不知道盼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也流过无数心酸的泪水,而今天的她却感到从未有过的欣慰,她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

 

◇◆◇日头渐渐地升高了,女人时不时的就跑到院门口向外张望,只要有狗叫声,她就马上放下手里的活计跑出来看,可是每一次都让她很失望。娃他娘,别急,可能是误点了,再等等吧!院子里的木板凳上,一个皮肤黝黑胡子围满了下巴的男人,手里端着刚煮好的面条边吃边说,他是女人的丈夫,自从那晚洞房之后就一个人睡在了偏房里,因为女人死活不同意圆房,成亲的当天晚上,女人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后来实在太累睡着了,被男人和他的家人用绳子给绑了起来,女人醒来已经被男人脱光了衣服,强行的圆了房,后来女人哭的天昏地暗,男人看着心疼就哀求她别哭,并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碰她,只求她别寻死,留在这个家里,第二天男人就搬到了院子里的偏房,和老母亲一起住,后来,母亲不在了,他就一个人住在那里,这么多年,男人每天都喜欢默默的看着女人忙碌的身影。

 

◇◆◇女人不说话,习惯的看了男人几眼,站起身放下手里的鞋底,走到男人身边接过他手里的碗,从灶房里又盛了满满一大碗热面条递给男人,男人笑了,伸出双手接着连声说好,好,他最喜欢吃女人做的手擀面,又劲道又好吃,就算吃一辈子他都不会烦,女人依旧坐回到屋门口的板凳上,用针在头皮上刮了两下,继续纳着鞋底。村口似乎又隐约传来了狗叫声,女人漫不经心的纳着鞋底,恍惚听着,狗叫声越来越大,好像还不止一只狗在叫,女人的手停住了拽线,忽然,她站起身,扔下手里的鞋底就往大门口跑,回来了,回来了,他爹,娃回来了,女人激动的喊着,身后,那个吃面的男人放下碗,也一瘸一拐的跟了过来。

 

◇◆◇淡淡的晨雾中走来了两个人,是一对年轻男女,男孩子长得高大帅气,黝黑的皮肤,高高的鼻梁,他开心的笑着,牵着身旁的女孩走进了这座院落。娘,我们回来了,男孩笑着放下手里的行李说,娟子,这就是俺娘,哦,以后也是你娘。回来了好啊,回来好,姑娘,你累了吧,快进屋歇着,女人欣喜的笑着,满脸慈爱的看着儿子带回来的这个女孩,女孩害羞的低着头,孩子,娘去做饭,你们先进屋坐着,女人说完,转身朝着灶屋跑,娃他爹,你快来给俺烧火。

 

◇◆◇男人一瘸一拐的跟着女人走进灶屋,拉了板凳在灶台前坐下,他的脸上透着喜悦,不时地抬起头望着一旁忙碌的女人,女人高兴地笑着,她的脸蛋也有些红润,她笑起来竟是那样的好看,就连那双大眼睛也变得亮晶晶的分外有神,男人默默的看着,似乎又回到了23年前的那个成亲的夜晚。。。。。他爹,火大点俺要炒鸡蛋,女人喊了一声,打断了男人的回忆,男人应着低头拢火,红红的火苗舔着锅底,映亮了男人的那张胡子拉碴的脸,细看,这个男人其实长得还不算难看,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圆脸大眼睛,两条眉毛浓黑的就像是染了墨的刷子,他抬起头看了女人一眼,又咧开嘴巴开心的笑了。

 

◇◆◇多少年了,女人从来都没和他说过几句话,每天按时的做饭洗洗涮涮,家里家外的都做的井井有条,妥妥当当,可就是不许他近身,除了新婚那天晚上,他强行和女人圆了房,就再也没有碰过她的身体,女人年轻时真的很美,美的让男人无法克制住不去想她,很多次,男人都想半夜闯进屋子里,就像村里二狗子教他的那样,霸王硬上弓,可是他不敢,他怕,他真的害怕女人说到做到,万一女人寻了短见,他的心里会难过一辈子,所以,他忍着,一直忍着,而今天,女人似乎对他很亲近,不时地喊他帮忙,他看着女人又想着儿子,心里乐开了花,儿子长大了,还领回了媳妇。昨天晌午听老马头说,村子里就要拉电灯了,因为他家有个亲戚在县城里工作,听说他们这里的山村景色已经成了一个什么旅游区的开发项目,要不了多久县里就会派人来考察修公路,修建旅游特区的景点,到时候还会修很多房子,商店,让每家每户都用上电灯,也用上城里人的那个自来水,反正那些好处多的是说不完,男人想着,冷不防后背上被女人砸了一拳,他爹,添火啊,想啥那,他一愣,又笑了,赶忙低头添火,刚才女人背后砸的这一拳,砸的他心里痒痒的美滋滋的,别提有多舒服。

 

◇◆◇山村的夜来临了,又圆又大的月亮就像张大饼似的挂在朦胧的天幕里,咋一看就好像在不远处的山尖上,娟子呆呆地看着,禁不住大声说好美啊!一旁的赵亮笑了,他轻轻地把娟子拥进怀里,娟子,咱们结婚吧,我真的喜欢你,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穷光蛋,我发誓,结了婚之后俺一定好好工作,拼命赚钱,决不让你跟着俺受罪,就像俺爹对俺娘那样,一辈子都听你的,好吗?嗯,好,我不嫌乎你家穷,我看上的就是你这个人啊,你不知道,我和你处对象的事早被我爸我妈知道了,他们当时一直反对,后来,我给她们也讲了你家的故事,还发誓非你不嫁,他们看我这样坚决才好不容易答应的,对了,我妈也听说你们这个村要被开发了,兴许她还和我爸来这里看看那,以后啊,等咱俩去省城打工赚了钱,再回来创业,再结了婚,就好好的孝顺你的父母,我还想,还想。。。。还想啥,娟子,你快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都答应你啊,一旁的赵亮急切的看着娟子说,半天,娟子把小嘴轻轻的对着赵亮的耳朵说,我还想给你生个孩子,说完红着脸低下头,赵亮激动的使劲点头,他一把抱住娟子亲了起来,月亮似乎也害羞了,悄悄地躲到了云层背后,偷偷地窥视着这对恋人甜蜜的亲吻,一切都沉浸在美丽的夜色里,安静的好像睡着了。

 

◇◆◇咚咚咚,咚咚咚,他爹,门外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偏房里,男人正倚着炕头想着未来的一切出神,他慌得趿拉着鞋一把拉开门栓,看见女人抱着一床被子站在门口,这天也不算冷我不用厚被,你累了一天早点歇着吧,他憨憨的摸着后脑勺说,女人不说话看了男人一眼,而是抱着被子走进屋,顺手在脸盆架上拿起抹布,使劲的擦着炕席,随后又摘下头上的毛巾对着身上拍打了几下,她的一头长发顿时散了下来,依旧乌黑柔顺的搭在她消瘦的肩膀上,她的腰也很细,在烛光下显得美极了,男人看着呆住了,女人把炕上的被褥铺好,是一床带着红喜字的鸳鸯褥子,男人记得,那床被子是他和她成亲的那晚铺过的,他爹,你去给俺端点洗脚水吧,俺也累了,今晚,娃他们睡那屋,俺和你睡这屋,女人说着轻轻解开那件夹袄的扣子,直看得男人的心跳得扑通通的,只觉得血往脑门子上涌,他颤声应着好,拿了盆转身走向灶屋,借着月光他在大黑锅里舀了两瓢热水,又用手试了试才端着回屋,女人已经脱了外衣裤,安静的坐在炕沿上,男人把水盆放下,又转身小心翼翼的划好门栓,他坐在板凳上轻轻拿过女人的脚,一下一下的往女人的脚背上撩着水花,他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成亲的那天晚上,娃他娘,你终于不记恨我了,男人说着抬起头激动的看着炕沿上的女人,女人看着男人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她笑的很美,他爹,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圆啊,我。。。没细看,男人傻乎乎的看着女人说,忽然,他一拍脑门大声地说;圆,圆,是挺圆的。。。。。。。。。。

 

202206190620075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129

(6)
上一篇 2022年6月19日 下午12:17
下一篇 2022年6月19日 下午5:06

相关推荐

  • 艰难的两公里

    假日,儿子邀我们去郊游远足,他说看网络知道有一条“甲龙古道”,步行难度只有二级,以四级为最难,二级应适合我们老年人走的。起点离我们家较近,很是方便,终点在荃锦公路,到达後可乘巴士到荃湾饮茶。我和老伴几乎天天都有去步行当锻炼身体的,现在有机会和儿子儿媳一起远足锻炼,兼享天伦之乐,自是欣然答应。 那天是多云阴天,有微风,凉爽,很适合郊游。老伴丶我丶儿子和儿媳四人…

  • 怎一个“忙”字了得

    生命因忙碌而存在。忙碌的时光虽然匆匆,但不虚度,在忙碌中感悟生活的真谛。 前些天,看到一篇题目为《只有畜牧局没有给老师布置任务》的文章,速速浏览了一下,忍不住笑了。 作者粗略统计了当下教师干的各类杂事:扶贫、创城、创卫、防溺水、禁毒、防诈骗、防欺凌、防触电、消防、交通安全、各种志愿活动······· 最后文章说:“统计了一下,政府部门里,大概只有畜牧局最友好…

    2022年6月8日
    481230
  • 我曾经见过文学大师汪曾祺先生

    晨读汪曾祺先生散文集。有篇文章里说他继母用“番瓜”煮面疙瘩,括号里特为注明了那“番瓜”是南瓜。原来他们那地面儿上,番瓜是南瓜。风土不同,叫法也不同。在俺们大西北兰州,番瓜就是番瓜。羊城菜市里叫‘云南小瓜’,番瓜有叫“西葫芦”的,也有叫别的什么瓜的。总而言之简言之,此瓜乃南北通吃之菜蔬,身价不贵,口味清淡,品质稚嫩,烹调时,火候、调料,重不得,也轻不得,隐隐地…

    2022年7月13日
    1.9K570
  • 亲爱的碗

    亲爱的碗 尤今   这天,明艳的阳光泼洒在身上,像金色的香槟酒。我和女儿,怀着肥硕的欢喜,在莫斯塔尔(位于波斯尼亚境内)的老城区里慢慢逛、细细看。丝绸、铜雕、银器,木雕、都是精品。逛着逛着,女儿突然驻足,炯炯的目光里,有一见钟情的狂热。 那家店铺,琳琅满目地摆着多彩陶碗。 每一只碗都有着截然不同的设计,像是一幅幅圆圆地摆放着的抽象画,五彩斑斓。 我…

    2022年7月1日
    2.0K140
  • 职场扫描:学校来了个零零后

             两年前的夏末秋初,我在病休期间,听说学校来了个颇有来头的新人,也是学校第一位零零后员工。年纪自然最小,派头却是我历年所见新入职员工中最大没有之一。主管业务的我,新人的情况当然是第一时间必须了解的。人还没来,面还没见,已有三拨来自上面的声音打招呼,要求也是一次次叠加:“零零后”系音乐专职,不教…

    2022年9月13日
    1.2K2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3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9日 下午4:30

    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花][花][花]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19日 下午5:26

    美好的乡村爱情故事!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6月19日 下午5:30

    欣赏、学习文学底蕴深厚的、情节跌宕、挥笔流畅的好小说![赞][喝彩][花]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19日 下午6:33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善良人终于有了好结局。[赞][赞][赞][花][花][花]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19日 下午7:27

    草儿青青 您是个有生活底蕴和生活积累的人 读您的博文每篇都深深扎根于生活的土壤,有浓浓的乡村气息 语言质朴、细腻、深情,富感染力。您不知留意否,大家都称您写的是小说,而您自己标的是叙事散文,我觉得也该称小说。如果再注重一下人物性格刻画和人物心理描写,并适当增加一些人物活,就更是小说了。妥否,供参考。愿多作交流。

    • 草儿青青
      草儿青青 2022年6月19日 下午8:16

      @2272 张英辅谢谢老师的指点,非常感谢您,真诚的留言,我会努力的,向诸位博主老师们学习,共勉。[微笑]

  • 雷泽风
    雷泽风 2022年6月19日 下午7:36

    1976年夏天,我到沂蒙山区一个小山庄修建扬水站,以解决山区群众吃水难的问题。我被安排住在支部副书记的偏房里。偏房里靠后墙放有一口油漆得通红的副书记他母亲的喜木头(未去世的老人备下的棺材被称为喜木头)。前墙窗下有一张桌子暂时作为我的办公桌,我就在上面画图纸搞设计。副书记说那张桌子就是换亲后又退亲的孙家香兰退婚后拉回来的嫁妆。香兰早早失去了父母,和一个低智商的哥哥相依为命。哥哥除了智商低,长得也是其貌不扬。穷山村、低智商、相貌丑,注定一生很难娶上媳妇。于是经媒人牵线,香兰和山外一个镇上的青年结了婚,结婚前说好的条件是山外青年的妹妹必须嫁给香兰的哥哥。双方换亲。可是等香兰嫁过去以后,山外青年的妹妹死活不肯嫁到山里来。于是香兰就以骗婚为由和山外青年离了婚,把嫁妆拉回了娘家来,保存在支部副书记的偏房里。听说县里的水利技术员要使用她的嫁妆当办公桌,香兰很愉快的同意了,甚至认为县上的技术员使用她的桌子办公,能给她带来喜气好兆头。后来修起了扬水站我就我就回县里去了,不知道小山村的这桩换亲案是怎么结局的。

    • 草儿青青
      草儿青青 2022年6月19日 下午8:24

      @雷泽风感谢您的留言,我曾经在安徽生活了几年,在那些小山村里感受了民风的淳朴,也听到了很多故事,那段经历也让我感悟到了很多,安徽的小吃,习俗,婚丧嫁娶,以及我和多位房东的相处,都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那里被买去的女人很多,听老奶奶说她们都习以为常,如果新媳妇跑了,全村的人都会帮忙去把新娘子抓回来,很齐心。等女人怀了娃,生了孩子,也就舍不得跑了,为了孩子就得老老实实过日子。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6月30日 下午8:35

    我们这儿换亲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较多。一般都是家庭穷,男孩又不出色,女孩心气高,通常是气难平,不幸福的多,幸福的少。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