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cof

父亲去世已经二年多了。眼前突然出现父亲的背影,戴着鸭舌帽,穿着夹克衣,坐在椅子上,体态略显笨拙,目视窗外的世界,默默无言。

IMG_20200226_111337

退休以后,在平常的生活中父亲不爱做声,只有在他讲珠算或是其他自己感兴趣的事时,父亲才滔滔不绝。因为多年养成的习惯,父亲走到哪里都带着算盘,带着他自己编写的法《快速珠算法》,义务向周围的人们传播老祖宗传下的文化瑰宝。母亲生前总说父亲,不要到什么地方都带着算盘,不要向什么人都讲珠算,母亲这边唠叨,父亲那边照旧。母亲去世以后,父亲更把算盘和书法当成生活中的寄托,每天都坚持练习书法,所以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遗作。最为可贵的是父亲用书法写成珠算方法,在学习珠算的同时,还能感受父亲的书法,成为我们寄托哀思的念想。

IMG_20200227_142314

78岁的年龄,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长寿。但是父亲其实想活的更长久,他还想做很多事,帮助儿女,提携孙辈,与老同事、老同志、老同学回忆往事,继续把祖国的传统文化发扬光大。但是上天没有赐予他更多的时间,在78岁生日不到时离开人世,留下了诸多的遗憾。

sdr

让我最遗憾的是陪伴父亲的时间太少。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因为身体的原因,不愿多说话。有时我和他交流,父亲的话也很少。父亲童年时代、少年时代、青年时代、中年时代,有些人、有些事,随着他的离世,永远淹没在历史的灰尘中了。这些年,我向父亲报告自己的成长、经历、工作,父亲总是非常欢喜,总是以我为自豪。一个平民子弟,没有任何背景,靠着自己的打拼,奋斗到今天,属实也不容易,父亲也是这样认为。

dav

父亲常说,人在世上,靠谁不如靠自己,做人就要做真人。父亲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也是无悔的一生。父亲青年时曾出类拔萃,中年时曾是很多人的伯乐,老年时创办珠算学习班,终其一生,自立自强,没有闲过,一直忠诚于自己的事业,负责于自己的人生。父亲的性格刚正不阿,与人为善,乐意打抱不平,关注弱势群体,默默无闻做好事,宣传家乡,为老百姓鼓与呼。
他的身体虽然已经不在人世,但他留下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前进,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我会细细品味父亲的遗作,提炼出他人生的亮点,沿着他当年留下的足迹,继续自己的梦想,让父亲能够在另一个世界与母亲安度余生。

wx_camera_1525075162047

父亲在生命的最后写下了:与妈并骨,我知足了。当时他已经无法自主呼吸,无法说话,但还坚持着用笔写下这四个字,然后在我的怀中去世。

而在父亲去世的八年前,母亲同样在我怀里去停止了呼吸,只是没有留下任何遗言。经历了父母在眼前去世的悲痛,那种无助的感觉撕心裂肺。父母在离世前其实都有征兆,只是我始终抱有幻想,总不愿想到最坏的结果。母亲在去世前总是不想让我走,她那期待的眼神我至今也难忘记。父亲去世前用最后的气力写出几个字,也让我懂得了他的心意。

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我不相信有灵魂的存在。父母在天国团聚,也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母亲已经走了十年,父亲也在二年前随她而去,他们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剩下的精神和记忆就要我们子女去传承。在我们身上,在我们的下一代身上,能找到父母当年的影子。

rpt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有一些事情,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无法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世上有些东西可以弥补,有些东西却永无法弥补……

家有老人,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永恒的亲情还在。工作和事业失败了,还可以重来,如果老人没了,那么亲情和孝心永远成为遗憾,陪伴父母的时光永远不能重来。

人生真的很残酷,残酷到让你无法接受现实。但是现实就是这样,现实没有幸福安康,现实没有万事如意。

生活还要继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需要去面对,去承担。为了老人的能安度晚年,为了孩子能茁壮成长,虽然人已到中年,我们还是不能停下自己前进的脚步。

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8083

(4)
上一篇 2022年6月19日 上午8:06
下一篇 2022年6月19日 上午8:51

相关推荐

  • 夏之语·03莅临

    图文/韦步峰 照片编号:IMG_20200506_165413 做工的人,伫立 在你的身旁 忽然忘记劳作的艰辛 一辈子与农为伴的人 绝不缺深情相依 浪涛汹涌一如辛苦的耕耘 叫买叫卖 早被潮声淹没 阵阵都是失意的沉沦 耽误了功课 来此述说心曲 眼见阳光下波浪粼粼 脱了军装,还在 想念昔日的辉煌 从日出到黄昏 我来了,抖落 诗意的渴望 唯有相拥从日暮到清晨

    2022年6月10日
    95000
  • 青草的味道

    百度“青草”,是一群绿色草本植物,是牛、羊、猪等食草动物一年四季最常用的食物。“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应该说的就是这种青草吧。 若是在夏秋季回农村老家,行走在乡间小道,会不经意嗅到一股淡淡的草香,那味道沁入我的鼻息,那是久违的味道,那是多么亲切的味道,那是惊醒我心魄的味道,那味道随即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读小学和中学阶段,每年从青草生长…

    2022年6月13日
    1.4K20
  • 夏之语·02掬一捧湛蓝

    图文/韦步峰 照片编号:IMG_20200506_165224 想掬一捧无底的湛蓝 揣进怀里 让它的宽广 告诉我的心胸 想办法拒绝狭隘,因为 宽广最能拓展生存的空间 想掬一捧浩荡的湛蓝 靠近胸膛 让它的坦荡 抚平新旧忧伤 快速愈合啊,因为 伤痛只会令人驻足不前 想掬一捧纯粹的湛蓝 举在眼前 让它的浩渺 拉动我的身心 伴着优雅和铿锵 让起舞的梦想倏然翩跹

    2022年6月9日
    10600
  • 心灵独白:转角处,遇见

    从没想过,在不经意间会再次相遇。十多年,或者更久?已经记不起了。 那是一个炙热的夏天的早晨,单薄的裙和薄薄的丝袜已经遮不住来空调的寒气。走出办公室,感受一下夏日的阳光驱驱寒气。在办公楼前,和同事聊的甚欢,不时的手舞足蹈,时而哈哈大笑,全无优雅。 忽然,一种别样的感觉传来,住了声。抬头远望:一个身影浅笑、驻足、静静地看向这边。斯文的摸样,原来是你。慢慢的走过去…

    2022年5月14日
    529220
  • 好姐妹

    好姐妹文/刘艳珍 最初认识玉馥,是在1973年的夏天。 那时,我因知青调转集体户,从外地千里迢迢来到五里河公社。公社知青办安排我去向阳村三队集体户插队落户。那天下午我拎着行李下了客车,朝村头走去,走进村路旁的一个院落,呈现在眼前的是三间泥房,这就是向阳三队集体户。我刚要进门,一位个头微高容颜姣好的女生迎出来,很热情地招呼我进屋,还帮我把行李拎进去。男女生都下…

    3天前
    1.0K3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