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归侨:从雅万高铁想起昔年往事

读报得知,印度尼西亚(印尼)的雅万高铁快将竣工通车了,這是印度尼西亚的第一條高铁,由中国和印尼合作建筑的。从雅加达到万隆只需四十分钟,啊!仅四十分钟?这简直是不能想象的快呀!回想小时候乘搭雅万之间的火车,曾经要六个钟头才能到达。

小时候我们家住万隆,几乎每年学校放长假时,母亲会带我和弟弟到雅加达探望外祖父,到快开学时才回万隆,来去都乘火车。这是令我兴奋的旅程,一年只乘这么一趟来回雅万的火车,自然感到很新鲜好玩,况且母亲还带了许多零食给我们路上吃。到了雅加达,和表兄弟姐妹们玩各种游戏,也是赏心乐事。

我对火车的早期记忆,大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记得那时候的火车头是黑色的,有个大烟囱,火车进站时,火车头的大烟囱喷出浓黑的烟,那是烧煤的蒸汽机火车头。而印象最深的是当火车进入隧道时,也许是很多车窗损坏关不上的缘故,车外传来轰隆隆的声音,非常刺耳,眼前漆黑一片,小时候我胆小怕黑,也怕那剌耳的轰隆声,妈妈就会抱住我和弟弟,对我们说不要怕。黑暗中有人会点亮打火机,也有人点燃蜡烛,虽然只是微弱的光亮,总比完全黑暗使我安心一些。等火车出了隧道,妈妈就帮我和弟弟拨去头上、脸上和衣服上的黑色煤灰粒。

听大人们说,当时乘火车从万隆到巴城(雅加达)要六个小时。因为当时是每站都停的慢车,停站时很多人上落车,他们一般都带着小麻袋装的谷、米、玉米或其他农产品,甚至还有人带活鸡鸭等,东西就放在座位下或过道,车厢里常闻到鸡粪等异味。

2022061802252556

到我稍大一些时,就出现了柴油机火车头,是漆成绿色的长方体火车头,连火车厢也漂亮了,车窗不再是损坏关不上的,过隧道时关上车窗,便可隔住了巨大的轰隆声。也有车厢照明灯,不再黑漆漆的了。车速也提高了,四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因为只停大站,也就不见带农产品和鸡鸭的村民上落车了。

印象最深的是火车到芝甘北(Cikampek)中途站停下时,车窗外很多小贩叫卖,母亲会给我和弟弟买炸鸡腿和咸鸭蛋,那炸鸡腿可不象现在肯德鸡那么多配料制成的,只是简单将它炸熟罢了,但我们却吃得津津有味;煮熟的咸鸭蛋剥去壳就可以吃了,有少许咸味,當時感覺非常美味。那时代社会不富裕,炸鸡腿和咸鸭蛋也算是较珍贵的零食了。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因工作关系,我常来往於雅加达和万隆之间,当时雅万之间的火车已经升级了,有个文雅的名称,叫作“巴拉熙阳安”(Parahyangan)快速火车。还是柴油机火车头,外型和过去差不多,但车速和设备都比我小时候乘坐的火车强得多,座位非常舒适,三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当时已经感觉很满意了。

記得有一天我在雅加達大南門火車站的月台上等“巴拉熙阳安”火車時,一個头发梳得油光滑亮,穿整齐的条纹衬衫和毕挺的深蓝色西裤,提着公文包的中年華裔男子,堆着满脸的笑容和我搭讪,说他的钱包被人扒去了,向我借买车票的钱,我觉得他的遭遇挺可怜的,便掏出够买车票的钱给他。过了些日子,我又到大南門火車站准备搭火车到万隆,在月台上又看见他,就在我身旁,正在向一个人借钱买车票,我马上明白他是用失钱包作幌子骗钱。心里叹息:如此一表堂堂的人,怎么会沦落到做小骗子的地步呢?

上了火车,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华裔小青年,十七、八岁的样子,很多话说。后来他问我有抽烟吗?我说我是不抽烟的,他说他觉得一个男人要抽烟才象男子汉,才会被人看得起,我说未必吧。坐在他对面的一个中年华裔男子接腔说,抽烟是不良习惯,你这么年轻抽烟更不好!接着他说了一大遍道理劝说那小青年,那小青年一直听着,频频点头称是。

我心里佩服那中年男子,见小青年思想走歪了,虽然素不相识也出言引导。其实我的见解和他类似,但我只说了“未必吧”三个字,一路上我心里思量,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像那中年男子那样去规劝那位小青年呢?

现在已经有好长的时间没有乘坐来往於雅万之间的火车了,但是我脑海中却还不时会浮现出一些当年乘火车时遇见的人和事,甚至有时它们还会出现在睡梦中呢。

希望有机会再去印度尼西亚游玩时,一定要乘坐雅万高铁,感受一下四十分钟就可以从雅加达到万隆的感觉。虽然高铁通车后,雅万之间的普通火车就会显得落后,但是它却是我的开心记忆,始终存在我的心中,成为我永遠的懷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982

(4)
上一篇 2022年6月18日 上午11:43
下一篇 2022年6月18日 下午12:59

相关推荐

  • 十五岁北京女孩去青海当兵是啥滋味

    由于操作不熟练,文章只能编辑成这样了。再慢慢向老师们学习,这篇是我回忆的少往事之十二~~~~~,在这里先谢谢飞花如雪老师的悉心指导。和小舟领导及其管理团队提供的博客平台!

    2022年6月21日
    2.0K300
  • 献给你,尊敬的自考生

    今天把李天道老师二十多年前留给我做纪念的这首诗歌在我的博客上贴出来,为的是让更多的人能够欣赏到这首诗,也希望天道老师能够看到它,从而取得联系,我们再续前缘。                  献给你,尊敬的自考生 李天道 夜幕降临,霓虹灯在闪耀, 有的人在酒店享受,有的人在歌舞厅逍遥; 可是你,刚刚放下提包—— 又背起了书包! 看得出,你脸上还挂着疲劳, 猜…

    2022年6月24日
    397291
  • 抗疫手记2

    身边发生故事

    2022年5月25日
    2.3K150
  • 人生有底线

    病友中真是藏龙卧虎,行行都有状元。瘦小麻杆身材,满下巴胡须碴,算得上网红锥子脸,只是没有自带美颜功能,肤色暗黑。如果不是病来如山倒,尚在股市里拼搏浮沉。他曾经的创业好友,全是千万上亿的身家,且都是在股市野蛮发展早期淘到金的。远的在深圳被聘为操盘手;处得最好的一位身家数千万,仍在股市里杀伐。谈到自己的资产,语焉不详,但谈及股市话题,那是滔滔不绝,妙语连珠。我不…

    1天前
    541110
  • 好心情,是一种素养  

    俗语说:“三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 其实这六月的天气,也像三月的天气,说变就变。有一天早晨,在上班路上,即将到学校了,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枯枝败叶纷纷坠下,视野模糊,能见度很低,好一阵凌乱。 到了学校,从停车场打伞走到办公室,长裙已湿了半截,湿漉漉的挺难受,大几百元的鞋子也被灌了水,办公室的同事都大同小异,一个个堪比落汤鸡。环顾左右,我笑着说:“…

    2022年6月18日
    17915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5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8日 下午12:24

    首席欣赏,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分享精彩[喝彩][喝彩][喝彩]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6月18日 下午1:07

    寫得太棒了,全文几乎都由大量细节组成,旧日火车的特殊记忆,勾起了童少年时期在印尼生活的温馨情味;再说,从冒黑烟的蒸汽火车发展到柴油火车(是否俗称的绿皮火车?),发展到现在的快速子弹火车,带有普遍意义,几乎各地的火车发展都经历了这样的阶段,而你写出了在印尼发展的缩影。印尼雅加达—万隆来去,我们不知经历几次了,火车、汽车都试过,苦不堪言,汽车大塞车,每次一趟都超过4小时,火车则3小时左右。中印合作建成雅万高铁,太好了,我们以后也想试试。兄的这篇好文章读来好开心,建得好,文章也写得好!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18日 下午3:24

    读此文我倍感亲切,一是我初中的班主任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印尼归侨;二是我也坐过一次蒸汽机车,我1988年夏天从鹰潭乘火车到厦门,乘的就是蒸汽机车,到达厦门后满头满脸都是煤屑。那时国内已很少有蒸汽机车了。
    好文!细腻、本真,有深度,有厚度,读时,沧桑感迎面扑来。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18日 下午6:25

    想想过去 我们现在很幸福。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18日 下午10:16

    回想坐绿皮火车的日子,在火车过隧道时妈妈护着弟兄俩的头,在车站月台为孩子买零食吃,母亲的关爱永远留在心里。现在高铁通车,方便多了,时间缩短,再也不会有煤灰啦。

  • 会飞的鱼儿
    会飞的鱼儿 2022年6月19日 上午7:14

    用回忆串起印尼铁路的发展,从乘蒸汽火车到绿皮火车的对照,再到对高铁的憧憬,其中融入了母亲对孩子细致入微的关爱、以及乘车的所见所闻,这一次次开心旅程的回忆,将伴随一生。。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6月19日 下午10:10

    数十载光阴转瞬即逝,时代在飞速发展,可我们还是不由自主地要怀念旧日的时光,那绿皮车,曾经承载着多少人的梦想。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2年6月21日 下午9:11

    火车历史故事很有意思。火车历史进步是时代进步。现在高铁太方便了,可惜看风景就差了。在印尼也说汉语?他们语言和汉语差别很大吗?感动你们如会两种语言,了不起。祝福朋友。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