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炊烟

此文是献给那些曾经去大山里支教的老师们,感谢他们的无私奉献,感谢他们的辛苦付出,也希望那些大山里的孩子们都能早日走出大山,接受良好的文化教育,都能读上书。

1

 

◇◆◇初冬的第一场雪,一直纷纷扬扬的下个不停,陈南焦急地望着窗外来回度步,客厅的门口放着一只黑色的大皮箱,旁边还有一个深灰色的旅行背包,那是陈南的行李,他将要坐火车离开这座生活的城市,到离家很远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去支教,时间是一年。下雪了,那个村子一定又不通车了,南,你今天就别走了,再说了,你去支教也是替别人,还有很多时间,不差这一两天吧,妻子小云走过来,撒娇的从背后一把搂住了陈南。

 

◇◆◇小云,别闹,你听话,陈南转过身说。我走以后你要乖乖的呆在家里,好好保胎,不要一个人出去乱跑,需要啥生活用品,就给我妈打电话,或者让小妹和大姐来给你买,等到过年的时候我就回来住几天看看你,不就是一年吗,很快就会过去,我一定要坚持下来,再说,我去山村里支教也是体验生活,对我将来的人生会有帮助,以后,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了,我就把在那里的所见所闻都写成故事,给我们的孩子看,其实,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可是,你没有看到那些山里的孩子们那种渴望学习的眼神,听张老师说,他们都很聪明,都是些好孩子,有的甚至在放羊时都拿着书读,因为那里太穷了,没有几位老师愿意在那里长时间留下来,所以这次我一定要去,而且,张老师已经累病了,毕竟,我比他年轻身体又好,你就放心吧!妻子的眼眶里红红的,陈南用手轻轻托起小云的脸,她用白嫩的小手捶了一下陈南的胸口,委屈的趴在他的怀里抽泣起来,看着妻子这样难过,陈南的鼻子一酸,心疼的把小云紧紧地搂在了怀里,他甚至有些后悔,真不该脑袋一时发热,答应了李校长的支教动员。

 

◇◆◇火车终于鸣起了清脆的笛音,陈南目不转睛的望着站台上的妻子小云,他隔着车窗玻璃向她摆了摆手,心中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难受,一时间,苦辣酸甜涌上了心头,车轮轰鸣着滚动起来,车窗外小云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很快便再也看不见。车厢里人不算太多,下铺几个南方口音的男人大声谈论着买卖,对面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坐在妈妈的怀里,手里拿着电动的汽车玩具,不时发出一阵阵嘀嘀的铃声,陈南脱掉了鞋子爬上中铺,发现两个上铺都没有人,他摘下眼镜放在枕边,慢慢躺下来闭上眼睛,想着妻子小云哭红的双眼,想着李校长那期待的目光,还有张老师在医院病床上的嘱托。。。。。。

 

◇◆◇三天后,他终于看到了那群大山里的孩子们殷切的目光,那些可爱的小脸,还有那座破旧的小学校,凹凸的地面,残破的桌椅,看着孩子们整齐有序的坐到座位上,他清了清嗓子,同学们,我是你们新来的陈老师,从今天起,以后每天我都会给大家上课。忽然,最后一排的一个男孩子突然站起身跑到讲台前,他把手里端着的那个葫芦瓢放在讲台上,里面有八个红皮的鸡蛋,陈老师,这是我妈妈让我带给你的煮鸡蛋,男孩子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随后他转身喊了一句,起立!还没等陈南回答,孩子们便同时站起来,老师好,教室里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陈南呆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些农村里的孩子,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欢迎自己,他的眼眶湿润了,声音也有些颤抖,他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同学们,请把语文书打开,翻到第二十页,现在开始上课。

 

◇◆◇又一个夜晚来临了,陈南疲惫的躺在学校宿舍的单人床上无法入眠,破旧松动的窗框被风吹得不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夜晚的风在窗外呼啸而过,烧柴的炉子已经渐渐失去了温度,陈南伸出手揉了一下鼻尖,脸颊冰凉,他使劲往被子里缩了缩身体,耳边似乎还萦绕着妻子小云娇滴滴的声音,假如他没来山区支教,每天晚饭后他都会陪着她在小区的楼下散步,然后再带着妻子去广场看交谊舞,高兴的时候也去夜市的小摊烤几串羊肉串,再牵着妻子慢慢的走回家,临睡前他会给妻子打好洗脚水,帮她把被子盖好,然后就一头扎进书房里打开电脑,备课,写教学心得和学术论文,闲暇时,他还会饶有兴致的写一些乡村题材的散文小说,那时候的他曾经打算来到农村体验生活,因为一直没有机会,他为此还一再的感叹,妻子小云说他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也学着别人想忆苦思甜。可如今,这小山村里偏僻极了,就连手机信号也时常中断,每次拨通了家里的电话,都只是一片盲音,偶尔能接到小云打来的电话,可没等说几句话便又中断了,露天的茅厕,用的是城里人上坟才用的那种黄纸,有时候也用旧书纸,到处是黄土,要想洗澡就得坐一小时的汽车进城里的公共浴池,可是等洗完澡再坐车回来又是一身的土,每晚都在冰凉的被窝里难以入眠,这和之前自己想象的生活相差好远,简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陈南想着,心烦的合上了教科书,昏黄的灯光在泥地上投下了模糊的影子,窗外又刮起了狂风,撕扯着干枯的树枝发出一阵阵呜呜的怪响,又好似夜半的狼群在山顶望着月亮嚎叫,陈南叹了口气,随手拉了一下床头的电灯开关线,屋子里顿时陷入了黑暗,他卷缩着身体,把头也埋进被子里,几经辗转,终于,睡着了。

 

◇◆◇时光如梭,一晃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厚厚的积雪堆满了小学校里的操场,陈南和新来的两位支教老师一起清理着积雪,他们都是附近省县里的大学生,只是临时的,等到这个寒假就要离开了。他穿着老村长送来的军绿色旧大衣,换上了当地最土气的大棉鞋,除了还带着那副金丝边的眼睛,简直一点也看不出他是来自城市里的人。再过几天学校就要放寒假了,他期盼着这一天早点到来,可是假期很短,和城里的小学不一样,这些农村的孩子们只有到了冬天才能安心的学习,不用去干农活,每逢春秋夏三个季节,孩子们总是会有一些不能来学校上课,要跟着家里的大人们去下地,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学习成绩,陈南还专门办了补习班,将好几个不同年级的孩子聚在一块,随时为他们补习功课。陈老师你瘦了,数学老师小李笑着说,他呀是想嫂子想的,体育老师吴小军在一旁调侃,陈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的确是想妻子了,因为山区的信号不好,手机几乎就成了一个摆设,没有起到重要的作用,每当他想家的时候,总会用信纸写下一页页家书,可是都没有时间寄出去,因为小学校距离镇上的邮局实在太远了。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夜的宁静,陈南放下手里的书,趿拉着鞋走到门边,谁啊,陈老师我是王二娃,俺妈说天太冷,让俺给你再送点柴禾来,陈南打开门,屋外站着四年级二班的王二娃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王二娃的怀里抱着一个深蓝色的垫子,他几步走到陈南的床铺前,一把掀开被子,把那个深蓝色的垫子铺在上面,陈老师,这是俺妈做的鸭毛褥子,冬天铺着可暖和了,俺妈说,你就要回城里了,也不知道你还来不来,临走这几天一定不能让你再冻着,炉子里本已要熄灭的火苗又燃烧了起来,陈南看着火炉边蹲着拢火的母子俩心中十分的感动,一种异样的温暖涌上了心头,他没有想到,自己就要离开这个小山村了,村民们竟然还会对他这样的关心,其实私下里,陈南早已经做好了打算,回城后就不回来了,因为妻子的胎位不正,也只有个把月就要生了,他真的很想在这人生最重要的时刻,好好地陪在妻子的身边,一想到自己就要做父亲了,他的内心里是无比的激动,他好想亲眼看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用亲吻去迎接这个可爱的小天使。

 

◇◆◇夜半,陈南几次醒来,习惯的伸手去摸床头的灯线,却触到光滑的床头柜上台灯的开关,南,你咋了,身旁的小云翻过身来,把柔软的身体向陈南的怀里靠了靠,没事,我有些不习惯,总以为是在学校里,陈南说着半倚在床头,把枕头放在背后,又给妻子掖了掖被角,随手关了台灯,一切又陷入了黑暗,可是他却睡意全无,耳畔传来妻子均匀的鼾声,到底回不回去,还要不要再坚持这几个月,难道,真的要离开即将临盆的爱妻,放弃那最重要的时刻吗?他犹豫了,可是眼前却又不断地涌现出一幅幅画面,有时候中午下课回到宿舍,就会看到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放在桌上,旁边还有一碟萝卜咸菜,炉子里也燃着火苗,有时候会意外的收到两个煮鸡蛋,他知道,那是孩子们没舍得吃留给他的,自从王二娃送来了那个鸭毛褥子,他的胃总算不那么疼了,也能在夜晚躺在被窝里多看一会书,听老村长说,明年村子里就能拿到乡里拨的资助款,到时候重新建一所小学,再添置一些新课桌,因为有一家城里的公司赞助,还能安装上电话,到时候和外界通信是绝对没问题了。南,你别走,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那个山村支教的事情就让别的老师去吧,那么苦,我又要生了,你明天就去找李校长,实在不行我陪你一起去找他,他也是有儿有女的人,我们现在的情况他一定会理解的,他又想起,晚饭的时候妻子小云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说的这些话。

 

◇◆◇安静的病房里,张老师躺在病床上睡着了,陈南看着张老师的额角竟然有了些许的白发,他的眼眶有些酸涩,张老师中年丧妻,一个女儿也远嫁外地,平时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那次学校里开动员支教大会,所有年青的老师们谁都不愿意报名,只有张老师主动站起来举手,第一个抱了去偏远山村支教的志愿。张老师平时待人和蔼,态度亲切,在学校里也被很多老师们尊敬,可是他毕竟不再年轻,刚去了农村支教才三个月就病倒了,才刚四十几岁的人就有了白头发,这次又是老毛病犯了,喘不上来气,听李校长说已经住了五天院了,陈南轻轻的把手里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正准备离去,无意间他看到了张老师的那个红皮日记本,他忽然想就在日记本上留下问候也不错,于是顺手拿了起来,又在背包里拿出了一支笔。翻开日记本的封皮,一排排文字整齐有序的排列着,有张老师上课的经验和心得,有张老师为孩子们加油打气的专访日记,有张老师对课堂授课的改革方案,有。。。。。他轻轻的往后翻着,忽然,一篇标题为感谢你的日记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是一封感谢信,开头是这样写的,尊敬的陈南老师你好,我是你的同事张亚秋老师,首先,我要在这里替那些山区的孩子们向你表示真挚的感谢,本来是我自愿申请的去偏远山区支教一年,可是由于我的身体出现了状况,导致您的正常工作和学习也跟着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我知道,您的妻子就要分娩了,可是你却不能及时的在她身边好好照顾,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生病,也不知道李校长会动员你去山区替我支教,请原谅。另外,我想大致的向您说一下那些孩子的学习情况和特点,以待您的参考,如有不足请补充,问好。下面是学生的基本资料如下:一,王晓霞,女生一年级,这个孩子天资较好,喜欢动脑筋,对数学很感兴趣,适合做班干部,她能积极的带动同学学习的热情,二,张春春,男生二年级,这个孩子的父母都是文盲,总是不喜欢让他读书,父亲老喜欢酗酒,家庭生活比较困难,可是孩子的自制力很好,你要及时的多关心他和好好的督促。。。。。。。。望着笔记本上那一行行密密麻麻的文字,陈南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好似被什么卡住了,他轻轻合上了笔记本,把那支笔放回到背包里,转身离开了病房,长长的医院走廊里,陈南的脚步异常沉重,每迈出一步,都好似有千斤的分量,也许,是我真的太自私了,他在心里默默地想。

 

◇◆◇新年伊始,大街小巷里依旧蔓延着节日后的温馨,陈南默默的整理着行李箱,一旁传来妻子埋怨的声音,你可真傻,人家都知道找个工作舒适的好地方,可你却偏偏自愿往那穷山沟里钻,你看你,才走了几个月,皮肤又黑又粗,满脸皱纹,头发就像是干草,就算你不关心我,也要想想咱们的孩子吧,一旦我分娩的时候需要签字,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是不是都连你的最后一面也见不上了,小云说着将怀里的抱枕一把丢在沙发上,转身进了卧室,一阵呜呜的哭声传了出来。。。。。。。。。。对不起,云,你误会我了,我其实真的不想走,那天我去看了张老师,还看了他的日记,你再等我几个月好吗,等我把这几个月坚持下来,我就在家里好好陪着你,一起看着咱们的宝宝,我哪都不去了,行吗?你说的都是真的?小云转过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丈夫,恩,陈南使劲的点了点头,把妻子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风,越来越大了,一阵阵寒风夹杂着雪花呼啸而过,虽然已经过了三九天,可吹到脸上还是像刀割般的疼,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和一个中年妇女,怀里抱着两大捆柴禾走向学校的宿舍,在门上贴着陈南名字的屋门前停住了脚步,男孩手里拿着钥匙,打开那把生了锈的铁锁,那个中年妇女放下怀里的柴禾,顺手拍了拍衣襟,她向上衣口袋里摸了半天,终于掏出来一盒火柴,蹲下身打开那个旧铁炉开始生火。火苗很快的燃起来,在铁炉里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妈,你说陈老师他还能回来吗?我都想他了,男孩一边把地上的柴禾堆放在墙角,一边看着那张破旧的写字台说,那上面还有陈南的一张照片,是他从家里带来的。孩子,咱谁也说不准,人家陈老师是大城市里的人,人好有文化,家里条件也不错,就算他这次不回来,也兴许还会有别的老师来给你们上课,你杨伯伯不是说了,一定不能耽误你们的学习,咱这山沟沟里太穷了,就算陈老师不回来咱也不怪他,我就是怕万一他要是这两天回来,屋子没人气就太冷了,因为就属咱家离得近,来回烧火也方便些,妇女说完起身去墙角拿起那个烂扫把,又从破塑料桶里倒出一些水,用手随意泼洒在地上,把几块碎柴禾渣扫到了炉子边。

 

◇◆◇猛烈的风刮了一夜,黎明时分,一缕金色终于缓缓地从地平线处升起,露出了它灿烂的笑脸,天晴了,金色的朝阳就好像是仙女们洒落的五彩丝线,静静地笼罩着寂静的村落。明天就要开学了,王二娃用小手拖着脸腮,坐在自家的土炕上,看着眼前的寒假作业本,那是陈南临走时布置的作业,他早已经认认真真的都写好了,就等着陈老师回来,可是,已经整整等了三天了,还不见陈老师回来,他终于明白,陈老师也和其他的老师一样,不会再回来了。娃,你去学校把陈老师那个鸭毛褥子抱回来吧,我洗洗,以后要是谁来了,再给他们用,王二娃应了一声,顺手摘下墙上的钥匙,慢吞吞的往学校走去,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成群的麻雀在雪地里不时的飞落,又飞起来四下觅食,王二娃顺着小路走上斜坡,来到学校宿舍的屋门口,他掏出口袋里的钥匙刚要开门,却愣住了,院子里那些厚厚的积雪不见了,宿舍屋顶的烟囱里冒出了隆隆的炊烟,他急切的推开虚掩的屋门,一个熟悉的背影披着那件军绿色的旧大衣正站在炉子旁烤火,陈老师,你真的回来了,王二娃激动的大声喊道,陈南回过头,满脸微笑的看着这个孩子,刚要让他进来坐,谁知,王二娃突然转身迅速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学校的操场上传来一阵阵清脆的铃声,那是吊在一棵老槐树叉上的铁铃铛,只要一摇就会发出一串串清脆的响声,也是学校里每年冬天通知附近孩子们开学的方式。

◇◆◇金色的阳光普照着大地,在那所简陋的小学校里又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每天清晨,学校的操场上都会听到一阵阵歌声,在一根高高竖起的旧木桩上迎风飘扬着一面暂新的五星红旗,孩子们带着鲜艳的红领巾齐声高唱着升旗的国歌,庄严而又神圣。蓝蓝的天空下飘荡着几朵淡淡的云,成群的麻雀清脆的鸣叫着落在了校园操场的空地上,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虽然这所小学里的学生并不多,可是你依然会听到孩子们快乐的嬉闹声,陈南的讲台上依旧会时常放着几个红皮的煮鸡蛋,他的宿舍里也时常的有一碗热面条和一碟小咸菜,还有那些充满着热切期待让他感动的目光。每天清晨,来这所小学上学的孩子们,都会远远的看到,在学校的上空有一缕炊烟正缓缓升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916

(6)
上一篇 2022年6月17日 下午6:48
下一篇 2022年6月17日 下午9:30

相关推荐

  • 怀念我的父亲

    (我是一个不怎么拍照的人,既不拍别人,也不拍自己。这是我偶尔回去偶然帮父亲拍的照片,没想到这是在我手机里仅有的几张照片。) 明天是父亲节,我的父亲离开人世已经5年4个月了。 5年多来,我很少能梦到父亲。父亲去世前2天,看到大嫂下班回来没有进堂屋,就问大哥:“粉和是不是怕我啊?”大哥当然否认,大嫂要准备晚饭呢。父亲向大哥保证:“我不会让你们怕。”父亲相信人去世…

    2022年6月18日
    1.5K180
  • 苞面饽饽:令我难以忘怀的童年美味

    孩提时代,不知道也不懂得那种整天为吃发愁的日子就叫贫困。在那充满童趣的岁月里,我们姐弟天真地享受着父情母爱的呵护和温馨,家里虽然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顿好饭,可苞面饽饽的香味去洋溢我的童年。 苞面饽饽也称为玉米面大饼子,苞面饽饽的说法更为贴切。在当时每天能吃上苞面饽饽的人家就算是富户了。苞面饽饽嚼起来很香甜,但必须趁热吃,吃起来不需有菜,佐上几根大葱就行,我和弟…

    2022年6月9日
    15620
  • 诗歌:依然

    诗歌:依然 它本是一块没用的石头 又凉又硬又脏 她却爱上了它 然而不知何时它变成了玉 好多人都想把它揣在怀里 只是它不选别人 依然让她揣着…… 日子爱上了他们 他们写下了日子

    2022年6月16日
    1.6K220
  • 父亲的风骨

      父亲的一生,光明磊落,铁骨铮铮。 在刘家馆子第一中学、中心校工作时,父亲就以性格倔强、坚持原则就闻名于世。父亲不会阿谀奉承,更不会见风使舵,所以始终不得有些领导的待见,在仕途上屡屡受挫,但父亲并不在意。他总是说,人活得坦荡才好。 父亲在学校任教期间和退休以后,从不畏惧强权,喜欢打抱不平,经常为同事和百姓争取合法权益。在勿兰小学当校长时,父亲顶撞…

    2022年6月19日
    1.4K40
  • 诗歌:等

    诗歌:等 不管你来不来 我都在等你 那个小轩窗  一直在为你打开 不管阴晴雨雪 不管白天黑夜 有人猜测这是不是为了爱 天气预报今有大雪 气温速降 那又怎么着 哪怕把我冻成冰棍 也不怕 但不是为了爱 绝不是为了爱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 从来就说不清楚……

    2022年6月18日
    1.4K24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4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