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白衬衣

刚刚过去的高考,学子及他们的父母亲,这两天都焦躁不安的盼着高考成绩下来,过几天就是抓心挠肺滴填报高考志愿,待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尤其是被自己报考的理想院校录取,一鹤飞天,欣喜若狂,谢师宴是免不了的,亲朋好友们的各种祝贺会一波又一波……

时空回到1964年初夏,我五月中旬就已经提前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可捏着这张决定我将来命运的录取通知书,我内心郁闷,忐忑不安地高兴不起来。

那时候家里读书的孩子多,吃闲饭的大人多,七口之家就父亲一个人挣工资。

按父亲的盘算,让我读完初中,他就已经尽到了父亲的责任。在我们那个大杂院,在我之前,还没有中学毕业生,我是第一个。父亲和我说,初中毕业了,就要体谅老人的疾苦,尽早参加工作挣钱养家,不同意我再继续读书,并且已经托人帮我找到了工作,只等着我拿到毕业证就去上班。

我是在姐姐的鼓励下,偷着参加美术学院的提前录取考试,这个学校不好考,两个盟(内蒙古的专区)只有一个录取名额,没想到自己在几百名美术考生中脱颖而出,一下子能考上。

口袋里揣着录取通知书,没有像现在的孩子那样兴高采烈的奔走相告,心里却是“像做错了一件事情”一样堵着难受,主要是不知道咋和父亲讲。

被大学录取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了姐姐。

姐姐的年龄,就比我大三岁,刚刚从部队转业回家参加工作,每个月工资也就二十多元钱,可疼我爱我的姐姐当着全家人的面,在家庭会议上果断地为我拿了主意,并且替父母亲担起了供我读书的重任。

父亲虽然一百个不愿意,可看到姐姐对我的资助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实际上姐姐这样帮我除了疼爱我外,也是为了了却亲生母亲的一个愿望。

四年前的60年,母亲病逝。

母亲生前就盼望着我能考上大学,病危之际曾当着我的面儿,指着她一个精致的牛皮提箱说:“将来考上大学,就用它装换洗衣服。”

我拿着录取通知书给姐姐看时,提到母亲说过的这句话,姐姐的眼睛湿润了……姐姐擦了擦眼泪说:明天早晨姐姐陪你去五道街的成衣铺,找裁缝为你量身做一件衬衫,到学校穿!

衬衫,是母亲生前送给姐姐的白府绸布做的,用手摸上去很柔软,我平生第一次穿这样高级布料做的衣服,心里的激动和满足欢欢儿地写在脸上。

我知道这件寄托着母亲的期望的衣服对我意味着什么,可在大学校园六年,这件衣服一直在我的宿舍橱柜里锁着,我一次也没穿过。

64年的大学校园,“四清”的火药味已经很浓了。

学校和系里开展的大大小小的运动一个接一个,“四清”、“三查”等运动把好多德高望重的教授学者搞得灰溜溜的抬不起头。

我们艺术系更是被学校当成“反修防修第一线”,女同学擦雪花膏、穿样式新颖的花衣服就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男同学穿皮鞋留背头打发蜡那领导和班主任也要找你谈谈话,星期日逛街肚子饿了到小饭馆吃顿饭,这都是逐渐变修的开始……

许多同学那时候的新裤子,也要缝上一块大补丁,以此证明自己是合格接班人,穿带补丁衣服,这是当年的“时装”。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是当年生活的真实写照。

胆小如鼠的我,在学校当年的氛围下,怎敢穿上这件白府绸衬衫招摇校园?那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

也别说没穿过,1965年五一节,我们班参加艺术系文艺汇演,我们的节目是演一出小话剧,其中的“被修正主义糖衣炮弹击中的大学生”的道具衣服找不到,一直积极要求进步的我,从衣橱里翻出我那件一直不敢穿的白衬衫,交给了话剧组使用,这件衣服在我读大学期间,就穿了这么一次,还是在舞台上。

8D4E3CBE528101042BADB251B0EFBA4D

我和姐姐,弟弟妹妹的合影,左起第二为我姐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787

(5)
上一篇 2022年6月16日 下午11:31
下一篇 2022年6月17日 上午6:33

相关推荐

  • 何科长(4)

    何科长(4) 作风、军事都过硬的侦察连,受到了师首长和上级军区的关注并在侦察连召开了从严治军现场会。 何连长的职务连升三级,出任师部直工科长。 他担任科长期间,每年我们单位都要和部队搞几次军民互动式的来往。 交往中,我发现何科长的心里还是满满地装着士兵利益,他的注意力开始向即将退伍的老战士上倾斜。 在何科长的影响下,我们少年宫也为家乡子弟兵的未来思考,业余时…

    情感 2022年5月24日
    4.5K60
  • 百岁老人庆新生

    生活就像过山车

    情感 2022年5月24日
    4.9K30
  • 父亲耿志忠传

        父亲耿志忠,祖籍山东省登州府莱阳县(今烟台地区莱阳市),中共党员,高级教师,耿氏快速珠算法发明人,四平市书法家协会理事,吉林省梨树县刘家馆人。 父亲1942年5月11日(农历3月27)出生于吉林省双辽县兴隆镇东大有屯,2020年2月23日(农历2月初1)因病去世于四平市中心医院,享年79岁。 父亲的母亲为张氏,娘家住兴隆镇耕耘村,…

    2022年5月30日
    54220
  • 义工吴兰为长期卧床的大姐洗澡

    这次吴兰去帮她洗澡,为她开导,既没有算义工联的公益活动,又没有一分钱报酬,吴兰做的其实是不折不扣的义工,但义工联组织没有统计,这种不图名不图利的行善,才是真正的公益。

    2022年5月24日
    15900
  • 岁月无常,唯有热爱

    昨天在卯酉河博客注册了账号,还是延用菩提树这个名字。菩提树从QQ空间,到网易博客,到新浪博客,一直到现在,陪伴了我二十多年。 岁月无常,唯有热爱。唯有热爱,可抵岁月漫长,因为热爱,所有的无常都会变得美好和丰盈。为了文字,为了热爱,也为了给心灵找一个栖息地,二十年的时间,我的精神家园搬了四次家。这让我突然想到一个词:颠沛流离,也想到多年前一首流行歌曲:《我想有…

    2022年5月24日
    1634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17日 上午9:43

    您的文章读得我掉泪了 我也有一个好姐姐。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17日 上午11:38

    手足情深,有这样一位好姐姐真的很幸福,一辈子也忘不了,可以说没有姐姐的支持,就没有您今天的成就。家庭困难,要培养一个大学生是非常艰难的,我深有体会。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6月17日 下午6:45

      @蓓蕾含香是啊,我的两个孩子,女儿是辽师大硕士,儿子是同济大学博士,这里面都和姐姐给我的原动力有关!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2年6月19日 上午10:01

    这样的文字,满目晶莹,好感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