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我的良师益友

这是我曾经拥有过的最好的一台收音机,虽然现在只是收着吃灰了,仍舍不得丢。请看图:

2022061509123019

 

 

广播,就是通过有线和无线方式,借助电波来传播声音及声像节目。一般说广播,指得是电台广播。

广播虽是工业时代后期的产物,可它首先奏响的是信息时代的序曲。在信息时代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依然能看到广播的身影,而且它还有极强的生命力。

你看,只要你打开收音机,就会发现世界上有数不清的电台。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还在利用无线电波与世界各地的朋友进行交流。就是一些小功率的无线通讯,也正在采用广播方式。有些地方已经开始了数字化广播。在城市里还有刚刚兴起的高保真有线广播。广播节目的传播,已不再局限于电波,现在的广播可以通过光波及其它载波方式,传送高质量的节目。卫星通讯也在帮广播的忙。随着科学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广播的未来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发展。

我的幼年时代,在记事之前就应该知道有广播了。那时虽不识字,故不能通过读书看报获得信息,但通过喇叭里的广播,可以听到音乐、歌曲,可以听到有趣的故事。

那还只有四、五岁时,“文革”正在热头上,隔不了多长时间,就有什么“最新指示”、“最高指示”下达。这些指示多在晚上八点的《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里首播,父亲也是赶时髦的人,他要我听,自己把“指示”记下来。然后让我背,我的小聪明小有名气,一般不超过半拉小时就能背下来。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便站在门前的石台上向路人背诵,人越多,声越大。现在想来,这景象真好笑。从此也就给广播结下了缘。后来我关心时事、新闻,关心政治的习惯,就是那时开始养成的。

那时,说是听广播,其实设备很简单,在两棵树间拉一根铁丝的天线,引到屋里的舌簧喇叭上再串联或并联上一只二极管,引一根地线就开始出声了,声音还不小,只能听一个台。好的二极管得需两块钱才能买到,往往买不起,那就用一块晶体矿石代替,这就是所谓的矿石机。我们家住的离山东广播电台发射塔不远,晚上还能看到发射塔顶的红灯,广播信号特强,也没有杂音。那会儿,收音机在家庭中是高档物,多数家庭是没有的。

起初,我望着喇叭里能发声,感到很奇怪,就问妈妈,其实她也说不清,便糊弄我说,喇叭后边有小人,我贴着墙往里看,不见什么,再问她,她就说,晚上才出来呢,我就不睡觉,等小人出来。到了晚上,我用电筒照,还不见,就急了眼。爸爸说,过几天给我解释,可我几天睡不好觉,尽琢磨小人的事。过后爸爸用浅显形象的语言,给我讲它的道理,我似懂非懂的就算过去了,不再信有什么小人了。

上了学早上不能再睡懒觉,六点半起床,这时正是《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播出的时候,一边洗漱、吃饭,一边听新闻。晚上,能听样板戏,听着也学唱,渐渐的,八个样板戏的所有唱段都能唱出,多少年后,兴唱卡拉OK,来一段京剧样板戏,还真是那个味,令许多年轻人称赞不已,他们哪里知道这是多少年的功夫呀。

后来,县上安装有线广播,家家也就都扯上了,一是免费,二来是政治需要。那喇叭平平的,也无线圈、磁铁,说叫“压电陶瓷”喇叭。每到播音时声音很大,就是有点失真。现在我们把带有济南味的普通话称为“济普”,其实那时就有济普了。每到广播时,它的呼号是:“历城县广播站”。我怎么听也是“历城县王八蛋”笑得不得了。从此我家就算有了两套“音响”。

小孩子最愿意听的还是少年儿童节目,那时只有中央台有这节目。我家的喇叭听不到,就去邻居家听收音机,每当听到:“小喇叭开始广播了”,就兴奋不已。孙敬修爷爷讲的故事,不知唤起了我多少 遐想。

大概在1970年代中前期,电台开始播放小说联播,第一次听小说就是薛中锐播讲的《鱼岛怒潮》。每当播小说,大家都尽量放下手中的活计,聚拢来听。“小白鞋”的名字便不胫而走了。

第一次听相声,也是通过广播。那是马季、唐杰忠合说的《友谊颂》。从此知道了什么是相声,可从那以后,相声也就多了起来。

在广播里第一次听评书,那是刘兰芳播讲的《岳飞传》。打那时过来的人,也许还记得那万人空巷的 情境。

最有意思的还是听电影,这就是《电影录音剪辑》节目。最乐意听的是译制片,虽然不见面,可对邱岳峰、毕克、尚华、苏秀、向集隽、童自荣似乎是熟人。

刚进入1980年代,港台流行歌曲,开始在大陆传唱。但买不到原声带,也听不到最新的歌曲。于是听电台,国内电台没有,就听国外的。信号清晰,听的最多的是:radio australia. 渐渐的邓丽君、刘文政、费玉清、张帝也成了知己。

在1980年代依始,有学英语的热潮。很多人都在跟广播学英语。我跟国内的广播学不过瘾,就听VOA和BBC,先是英语900句,再是中级美国英语,后来听special English,渐渐的可以听滚动新闻。

近十几年来,传播媒体发展迅速,花样繁多,有点让人不知选什么好。工作关系,出差旅行的机会很多。一个人的孤独,长途旅行的寂寞,怎么排消?听广播。每回出差,总忘不了带我那9波段立体声袖珍收音机。广播中一路欢歌,我在车上一路歌唱,好不自在。

广播不仅是我的良师益友,更是伴我一生的爱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694

(16)
单翅的头像单翅
上一篇 2022年6月15日 下午2:49
下一篇 2022年6月15日 下午5:58

相关推荐

  • 大年初一晚的烟花

    濒湖公园空旷地爸妈带儿女爷爷奶奶带孙儿女更有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外公一大家子提着大包小袋烟花礼炮向新年叫响好运向天空呼唤快乐 大人小孩的尖叫声狂欢声与璀?的烟花相映成趣火树银花飞龙在天旋转彩陀威威礼炮映红了每一个人的脸庞与笑容大年初一,这是一年之中最为放松的一天而此刻是一年之中最为放怀的一刻 妈妈细心地为小儿点好长长的礼花引线爸爸拿着一大盒开封的擦炮给小女儿大把…

    2024年2月10日
    80400
  • 闲暇

    天地悠悠,时光缓缓,日月如太极运行,循环往复,连绵不断。 生活不能总是忙碌,闲暇也是生活的一种形式,就像这三伏天,大自然处在高温中,人呢,从平衡角度来说,就愈要宁静。 闲着,不是什么事也不做,只是不用找额外的事,生活的常规内容,还是要有的。 今年初伏的雷阵雨不时的交响在下半夜,土壤欢畅的收纳,清凉的饱饮。 当晨光来临,尚未升华的露珠儿,洁净无瑕的现出它们的水…

    2023年7月26日
    919100
  • 云之南,每临四月见干旱

    干旱四月天,晚霞亦如火 人人都说云南好,其实也不是四季风调雨顺。每年的4月份,云南的干旱特别严重,过年前就不见下雨了,熬了3个多月无雨的日子到4月份植物和地里的庄稼都渴得要命。 这几天白沙坡温泉旁边的小河沟里,每天都有拉水的大车开下去抽水装进水箱。拉水,从沟底的土路上爬上来的拉水车会带上来很多泥土,泥块被路过的车子碾压成泥粉,造成这一小段路上有车子过就尘土飞…

    2023年4月14日
    1.1K90
  • 黎燕散文:浓情年夜饭

    兔年的春节就要到了,与公婆一起吃年夜饭的情景,在眼前不时浮现,清晰如昨。 早些年,我和老公带着两个孩子,从鞍山坐火车、公交车,在除夕天黑前赶到辽阳,好与公婆及小叔子三口人,过团圆乐和年。 走进辽阳南门外的家院,喜乐融融的年味与满满的祥瑞扑面而来。庭院打扫得整洁清新,红红的灯笼、春联和福字神采焕发,交相辉映。全家9口人在年三十聚齐了,每个人都笑容满面。 年夜饭…

    2023年1月14日
    2.0K261
  • 青海来电

    手机响了,屏幕显示是“青海海东”打来的。以为打错了,或者说是个不相干的电话。现在时常有这种天南海北七七八八的电话打来。我念叨“青海不认识谁啊”懒得接。 手机搁在茶几上,坐旁边的朋友见铃声一直响,顺手接通并有意粗声厉气地问:你谁啊?电话那边说:我徐老师啊!你是谁?朋友递过手机:哈!还说是你徐老师呢! 一听是徐老师,我赶紧接过电话说:喂!徐老师啊!你好你好!电话…

    2023年2月22日
    3.5K2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9条)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15日 下午5:41

    我家也有这种德生牌的收音机,您比我小,收音机是我的形影不离的好伙伴,也是您的良师益友。虽然现在已经不用收音机了,但是收音机曾经带给我们的知识和生活乐趣永远留在心里。

    • 单翅的头像
      单翅 2022年6月16日 下午3:24

      @蓓蕾含香向老姐问好!文中,我说到的那个小收音机也是德生牌的。90年代以后这种国产很不错的收音机普遍起来了。短波分的很细,收听“敌台”清晰了,嘿嘿。调频立体声广播用耳机听,那声场也是很逼真了。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6月15日 下午8:53

    欣赏佳作,问候学习,分享精彩[花][花][花][花][花]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2年6月22日 上午11:51

    朋友的文让我回忆起那个年代陪伴我的红灯牌收音机,当然也包括那些不平常学习岁月。

  • 金方艺术摄影的头像
    金方艺术摄影 2022年7月5日 下午5:55

    ?呵呵,图发倒了,还是正过来好。

  • 李和平的头像
    李和平 2023年2月20日 下午12:03

    你对广播的情缘引发了许多共鸣,广播是老一辈人的良师益友,在信息时代高度发达的今天,广播更如虎添翼,功能强大无比,收听范围全国各地,清晰度犹如市内广播,还能收听央视节目,感受科技发展带来的信息变化,人们更加离不开广播了。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3年7月4日 下午2:49

    我们是听着广播长大的,我们的孩子是看着电视长大的,孙子是玩着手机长大。
    从小听着广播做广播体操,玩游戏,写日记。广播只占用了咱们的耳朵,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的孩子是眼睛,手,耳朵都被手机捆绑,看着就好辛苦。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