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钩 

2022061411070546

 

尤今旅游随笔:象钩

 

很年轻的时候,到泰国旅行,骑大象是我最喜欢的活动。

木椅紧紧系在大象的背部,两人并排坐在上面,象夫就坐在最前面。大象颠颠簸簸地行经潺潺的溪水、穿越茂密的丛林;白云飘浮,鸟声啁啾,感觉刺激而又惬意。能够把强悍的大象训练得好似绵羊般温驯,我对驯象师佩服得五体投地。然而,对于训练的细节,我却没有深加探究。此外,我也不曾想过,大象驮着三个人攀高爬低,会不会超越负荷?

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大象脊椎脆弱,最多只能承受150公斤的重量。长期驮着游客,导致它的脊柱变形了。游客一趟一趟地让大象驮着走,就等于是把一己的快乐建在大象水深火热的痛苦上。

成家之后,我多次带孩子到清迈、普吉、芭提雅去旅行,孩子最感兴趣的,莫过于看大象表演了。

大象在受过训练之后,会打躬作揖、会双足站立、会闻乐起舞;而许多高难度的动作,如踢足球、投篮、蹬车,也难不倒它们。至于长长的象鼻,更是出神入化,它会把呼啦圈转得像风扇一样快;也会替人进行舒服透顶的按摩。最不可思议的是,它居然还会绘画!在众目睽睽之下,大象以鼻代笔,在洁白的画纸上绘出了一头胖嘟嘟、笑眯眯的大象、画出了一株魁梧的树、一朵娇艳的花……大象居然有潜在的绘画天分,大家都啧啧称奇。

记得当时我还把大象当作励志的对象,对孩子说道:

“瞧,大象经过训练后,能文能武;由此可见,只要努力,铁棒磨成针!“

说这话时,我并不知道,对于“沦落”于旅游界的大象来说,所谓的”训练“,是地狱式的残暴折磨;所谓的”努力“,是扭曲本性的残酷摧残!它在纸上画出了一头快乐的大象,但是,到了死去的那一天,“快乐”依然是它的“绝缘体”!

三年前,从一宗意外事件里,我才知道训练的部分真相。

2017 年,在泰国芭提雅,一个旅游团的领队被大象践踏致死。根据新闻报道,当时大象驮着一个象夫和两名游客。大象走了十几米,便因疲惫而停驻脚步,这时,象夫用象钩狠狠地戳了它的脑门一下,大象立马发狂了,它撞击树木、冲向人群,以鼻子把人卷起,抛进沟渠,继而把人踩死。

悲剧的导火线是象夫以象钩来戳大象的脑门。

象钩,可说是大象的“紧箍咒“,驯象师就是以这犀利的武器来给大象进行种种惨无人道的训练的。每回它不听话,驯象师便将尖尖利利的象钩深深地戳进它的最柔软最敏感的耳朵里,让它痛不欲生;更令人发指的是,驯象师会刻意把钉子打进大象的脚里,钉子取出后,伤口极深,隐痛永在。以后,只要大象违逆意愿,驯象师便会把象钩猛猛地戳进它的旧伤里,让它痛得死去活来。大象的一生,都摆脱不了象钩的威胁与伤害。试想想,把象钩戳进脑门那种贯彻骨髓的痛楚,怎不令大象发狂啊!

现在,到泰国去,我绝不骑大象、更不看表演,然而,想到还有3500头被人工驯养了的大象依然在游客的掌声中熬受着地狱般的历练,我心如秤砣……

要让大象摆脱操纵它们一生那宛若魑魅魍魉的象钩,唯一的途径,就是游客的觉醒。

不骑大象、也不看大象表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628

(4)
上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下午4:39
下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下午9:10

相关推荐

  • 黄粱梦里的葫芦杯

      黄粱梦里的葫芦杯 先说明一下,黄粱梦是位于邯郸市以北十公里处的一个镇,镇内有有一座千年古观,这座古观的名字叫吕仙祠。也许由于黄粱梦的故事名气太大了,所以我们邯郸人一般管吕仙祠叫做黄粱梦。 黄粱梦吕仙祠是河北省著名文物古迹,它根据唐代沈既济传奇小说《枕中记》而建,始建于北宋初期,黄粱美梦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故事的主人公是卢生,传说卢生上京赶考,…

    2022年5月27日
    7.1K80
  • 哈尔滨中央大街游记

           来到哈尔滨,不能不来中央大街。        正如不到春熙路,就如同没来成都。去北京就要逛王府井,去长春就要去重庆路, 去重庆就要游磁器口。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商业中心。但不同的是,哈尔滨的中央大街不仅是商业中心,而且也是历史变迁的见证。哈尔滨中央大街,与天津海河边的民国建筑群、上海外滩的西方建筑群一样, 折射了中国的近代史。  …

    2022年11月18日
    305110
  • 游记:去印度洋上的马尔代夫看大海

    那年,与女儿一起,去了马尔代夫,六天四晚,自由行。 途中经停科伦坡机场约一小时。只能凌空遥望和坐等,通过那些黝黑皮肤的上机来做清扫的男女服务员,些许感受斯里兰卡的气息。   热带的人,神情都有些那个,哪个呢?似乎是介于忧郁和不开朗之间那种,应该是常年气温太热的缘故。   4200多公里航程,历时八个多钟头,从北京时间中午15:40时起飞,…

    2022年7月19日
    899380
  • 云南丽江:未曾有相遇,只是擦肩过

    图文 似水若烟 记得十几年前的丽江,到处飘扬着悠扬的葫芦丝。 记得几年前的大研,到处唱着侃侃的《嘀嗒》 我以为我现在到的古城一定会是葫芦丝与侃侃《嫁给丽江》的混搭。 却不曾想,到处是手鼓与一首叫做《小宝贝》的歌。 都说,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不一样的丽江。 或柔软或繁华;或艳遇或消磨;或日光倾城或夜色撩人。 来之前,有过无数的想象,来之后,更多的是无从下笔…

    2022年8月1日
    992130
  • 浅游巴尔干半岛(一):阿尔巴尼亚

    地拉那的斯坎德培广场   二0一九年七月中,一班老同学,总共十三人,一起参加旅行团到东南欧的巴尔干半岛(Balkan Peninsula)作十天游。从南部的阿尔巴尼亚,向北走到斯洛文尼亚,走马看花游览巴尔干半岛西部的五个国家,看了当年曾经饱受内战战火蹂躏的萨拉热窝等地。    *** 阿尔巴尼亚:地拉那 *** 航机飞了近十二个…

    2022年10月16日
    35739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4日 下午7:53

    喜欢大象,脚踏实地[喝彩][喝彩][喝彩]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6月14日 下午8:40

    开心在这里遇见你。
    写得好啊,大象的表演就是人类把痛苦建立在动物身上的典型,为的换来金钱和快乐。非常残忍,我们也看过大象画画,真是难为了它牠们,那简直是在强迫他们啊!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6月15日 上午10:33

    太悲惨了!以后也杜绝观看类似表演。

    • 尤今
      尤今 2022年6月16日 下午5:23

      @难诉相思是的,唯有大家拒绝看表演,才是对大象切实的帮助。

  • 霁月
    霁月 2022年6月18日 下午4:36

    原来这样的残忍,惨无人道。谢谢大作家文字。

关注微信